民主党会否以同志候选人对阵特朗普

撰写:
撰写:

美国民主党的第一场党内初选2月3日在美国艾奥瓦州落下了帷幕,初步的投票结果令不少人大跌眼镜。根据目前公布的投票结果,前印第安纳州南湾市市长、同时也是公开出柜的已婚同志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获得26.9%选票,以黑马之姿领先了民主党热门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马塞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

尽管布蒂吉格的名气呼声起初不如桑德斯、拜登等大老,但布蒂吉格的民调从去年底有显著的攀升迹象,后来居上的声势更是步步进逼民主党群雄,此次布蒂吉格在第一场投票的获胜就是最好的体现。

民主党初选:布蒂吉格或有胜出可能

就目前形式看,布蒂吉格确实有在初选获胜的可能性。

其一,据《美联社》与英国《金融时报》等各家分析认为,布蒂吉格的优势是抓稳了民主党温和进步派的角色,他的政策倾向没有桑德斯来得“更左、更极端”,又比相对保守的拜登来得有“改革进步”的走向,因而成为中间选民的选择。

其二,民主党的“人气”候选人们的“内斗”,也为布蒂吉格提供了“吸票”的时机。桑德斯和沃伦1月14日的辩论之中发生激烈口水战,沃伦称桑德斯说过“女人赢不了大选”,桑德斯则矢口否认。两人还指责对方称自己的骗子,引起两人支持者之间的冲突。

至于此前民调领先的拜登(Joe Biden)更不必说,从一开始就是众矢之的,家人利用其职务从商、性骚扰、种族平权上不断被攻击。再加上,特朗普要求对亨特在乌克兰和中国的经济行为加以调查。一系列的“丑闻”让拜登的支持率一落千丈,此次拜登在艾奥瓦的得票率仅15.4%(屈居第四)便是最好的例证。

在其他温和派参选人未具独特竞争力、人气候选人们因“争斗”造成他们票源分流的情况下,布蒂吉格可谓是“渔翁得利”,为自己在初选投票前创造了一定的“吸票”空间,让他首战告捷。

在艾奥瓦初选投票之后,下一站是2月11日的新汉布什尔州以及2月22日内华达州的初选。根据综合民调机构RealClearPolitics1月23日至2月4日的统计结果显示,布蒂吉格在全国支持度上只得7%,排名第五,大幅落后一直领先的拜登(27%)、桑德斯(21.8%)、沃伦(14.4%),以及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若布蒂吉格在新汉布什尔州能再次胜出,他党内初选胜出的可能性便进步一提高。

民主党尚未准备好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布蒂吉格虽然有能在党内胜出的可能性,但他能在总统大选中打败特朗普的机率并不高。

首先是特朗普的民调依旧居高,布蒂吉格或难以抗衡。民主党本想借助“通乌门”的弹劾调查冲击特朗普的支持率,却适得其反。民主党2019年12月以滥用职权、妨碍国会两项罪名对特朗普提出弹劾。闹了三个月,参议院2月5日否决弹劾,判定特朗普无罪。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此前外界普遍预期,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参议院不会将特朗普入罪。

让民主党没预料到的是,特朗普的支持率似乎并未受到此次弹劾案的影响,甚至还得到了提升。根据美国民调公司盖洛普1月16日到1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特朗普总统的公众赞成率创下新高,达到了49%,这是他的个人最好成绩。自从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他的赞成率一般在百分之四十的中低段徘徊,过去三个月来,他的赞成率平均为43%。

从现实情况看,布蒂吉格的支持率与特朗普还是有着较大的距离,若非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出现严重的过失,否者布蒂吉格或将难以打败特朗普。

更重要的是,美国社会右翼实力气势还是高涨,还未出现“左转”倾向。就目前美国社会而言,其民粹和民族主义的气焰依旧十分高涨,这样的结果主要是由于美国民众的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在右翼势力的引导下,让许多美国民众怪罪外来移民和其他国家的“不公”,导致整个社会向右转,而特朗普成为总统便是这一变化趋势的最大体现。

而从特朗普目前越发高涨的支持率看,美国社会的“右转”倾向还在继续,作为温和派代表的布蒂吉格显然难以获得这一趋势的认同。再加上,美国社会本身相对于欧洲、加拿大其他西方国家更为保守,很多人在评判布蒂吉格时,考虑的并不是他的政策或人格,而就是他的同志身份。这对部分民主党选民而言或许是加分项,但对今日美国社会主体而言,依旧会是他的致命弱点。这也意味着他将难以“战胜”特朗普,民主党尚未做好与特朗普角逐总统宝座的准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