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美国正在借新冠肺炎向全球挥舞指挥棒

撰写:
撰写:

一度因武汉新冠肺炎(NCP)疫情、援助等问题而瞠目相见的中美关系正在2020年2月上旬的最后几天里发生一点变化。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月7日上午通了电话,大约17.8吨挂着美国政府名义的救援物资也在当天送到了中国。两国在1月下旬因疫情而产生的不快气氛似乎就消散了一些。

但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口径来看,按该国政府名义发去中国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终究还是有其附加意义的:他不仅要证明美国“仍是且将继续是全世界最慷慨的捐赠者”,更要鼓励其他各国“向美国看齐”。

由于这两句之间不是逗号,而是句号,一时间,美国站在“援华物资”的集装箱上向世界各国挥舞指挥棒的样子就跃然纸上了。

的确,美国在2月7日送来的这批医疗救援物资的总量不可不谓大,这是不容否认的。但华盛顿当局在疫情爆发之后的表现也是同样可堪表率的吗?这一点恐怕是要大打折扣的。

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返回大城市,开始在惶恐中工作时,美国“特效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入华的消息令其颇为激动,甚至还有谣言称特朗普曾亲自为其放行,但这终究与美国政府无关。(路透社)

环顾中国外交部自1月下旬以来的对美表态,外界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虽然北京对华盛顿的某些言论可能尖锐,也让不少华文媒体产生了应激反应,但总的来说,中方认定的“美国对中国疫情作出过激反应”这一评价是大致没错的。

从武汉疫情升温之初,美国就在这个问题上率先挥舞其指挥棒。他在1月23日时,第一个从武汉撤出其领馆人员,后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这种指导性措施很快就被陷入新冠肺炎恐慌的其他国家所采用。由于此前各国对待疫情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美国借助其影响力,开始展示其所谓权威的一面。

1月23日,美国国务院將对中国的旅行警告升至第三级,也即“重新考虑是否前往”,1月30日又再次。到2月2日又再度提高到最高级第四级,也即“请勿旅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mpeo)还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大谈肺炎疫情,称“美国将帮助石油储量丰富的哈萨克斯坦防御邻国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的侵袭”。

幸而,仍有不少国家仍未完全受美国的影响。而北京也在尝试与其他大国合作,突破美国指挥棒的影响。

也就在2月9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已经应约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通了电话,并就防控疫情的具体操作与后者交换了意见。

当北京方面强调“希望包括德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保持理性”,更表示“希望德方为中方通过商业渠道从德国采购医疗物资提供必要便利”时,默克尔一侧很快就领会了北京的意图,直接称德方“未采取过度限制措施”。这句话也是北京最希望听到的。

这已经不是欧盟方面第一次表达类似意愿了,李克强在2月1日也曾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通话,并得到了后者“愿尽己所能、动用一切可能的资源向中方提供帮助,将协调有关成员国为中方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的承诺。

事实上,美国借助疫情挥动的指挥棒其效果可能也不尽如人意,譬如此前在孟晚舟案等风波上惟美国马首是瞻的加拿大,此番就没有跟随美国节奏,限制中国人以及去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日本、新加坡等区域大国也没有采取类似措施。更不用说美国企业早就先于华盛顿当局,向中方送去医药设备,这其中的反差无疑是突出的。

此外,七国集团(G7)成员国的卫生部长2月3日举行电话会议,寻求应对疫情的统一做法。然而会议之后,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在公开表态时却未提及美国,仅表示“各国卫生部长同意尽可能协调旅游控制、防疫措施和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并与世界卫生组织、欧盟和中国合作”。德国卫生部发言人另外表示,“斯潘与美国卫生部长艾萨(Alex Azar)对话,双方同意孤立做法不太可能成功抵御病毒带来的全球风险”。先后表态,颇有启示性意义。

这种局面也是可以理解的,它与此前中美贸易战风波期间的日、欧等第三阵营形成了某种重合,也和贸易战期间美国企业循资本流向转移中国的大势趋同。由于中美双方的深层结构性矛盾并没有,也不可能因为此前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而得到根本解决,贸易战在今后时日仍可能扩大。

从1月下旬以来,中美政府因疫情而产生不快,无论是北京还是华盛顿,或许他们都有必要从该进程中吸取教训,并开始为以后的长远斗争做好充足准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