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宣布退选 美国少数族裔的竞选挑战

撰写:
撰写: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初选情况又出现了新的变化。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Yang)2月11日宣布退出了2020年大选。

凭借华裔的面孔,以及“全民基本收入”(给每位18至64岁美国人发放每月1,000美元)的提案,杨安泽在众多民主党候选人中“名声大噪”,并拥有着一群自称“杨帮”(YangGang)的忠实支持者。但就在杨安泽参加艾奥瓦州初选之后,他突然宣布退选。

对于此次退选,杨安泽表示,我们让“深爱的国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虽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你知道,我是搞数学的,从今晚的数据来看,我们显然不会赢得这场竞选。”他还说:“我不是那种想在一场不会赢的竞选中接受捐款和支持的人。所以今晚我宣布我将暂停我的总统竞选活动。”

虽然杨安泽有着一定的支持率,他本人也对此前艾奥瓦州的投票结果(1%的得票率)表示满意,但1%的支持率确实无法助他赢得总统竞选。如此结果或许杨安泽早有预料,这也是少数族裔候选人,尤其是华裔在参与总统大选中存在的一大挑战。

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少数族裔候选人的身份一直以来是把双刃剑,以杨安泽此次的参选为例,他的华裔身份是一个很特殊的因素,素以主张种族平等、保护少数族裔的进步派在口头上必然会表现出对杨安泽参选的支持;而保守派即便内心并不支持,但为避免在族裔问题上受到抨击也不会在他参选问题上进行过多的表态。

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进步派还是保守派绝大部分的民众都并不会全然支持这位华裔候选人。这诚然有其选举投入的因素,也与美国政坛对少数族裔候选人束缚有关。

从美国独立至今,已有45人担任过美国总统的职务,在这45人之中,仅有奥巴马(BarackObama)一人为少数族裔,其余总统均为白人,按此计算,少数族裔当选总统几率为2%的概率,这显然与美国人口比例并不相符。

据美国皮尤调查中心2014年的数据显示,美国黑人的政治参与度并不低,他们的投票率达到44%,与白人的48%相差不大,再加上其他有色人种的投票率,按此推算,少数族裔当选总统的概率应该大于2%,但事实却非如此。这足以说明虽然美国进步派口头上大谈“不以族裔评估一个人”,但族裔就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就以奥巴马为例,当年他便是因为收获93%的非裔美国人投票和69%的拉丁裔选票才最终奠定胜局。

但杨安泽华裔候选人的处境相较于奥巴马而言更为局限。虽然亚裔家庭收入中位数为全美之冠,2016年时高达79,653美元,其次才是白人家庭61,349美元,但相对于非洲裔和拉丁裔而言,华裔在美国的政治敏感度和参与度并不高,华裔2014年参与政治投票率仅为31%。本来华裔人数基数(占美国人口约5.4%)在美国本土并不占优势,如今政治参与度也较低,这便是导致了华裔候选人难以在选举中取得惊人成绩,这也是杨安泽无法在初选脱颖而出,赢下总统选举的重要原因。

当然,杨安泽支持率的低下并非仅是族裔的因素,还与其提出的政策有关。“全民基本收入”是杨安泽提出的政治理念,也是他竞选的重要主张。这一主张看似基于人道关怀,听起来也十分诱人,但实际上只是一种停留在理论上的政治概念,在实施方面却有诸多困难,并且始终没有获得成功。此前芬兰在2017年时进行为期两年的基本收入实践,但在2018年初芬兰政府便宣布停止实践,原因是得到基本收入的人群丧失了寻找工作的意愿。

美国、瑞典、丹麦等国也曾在一些城市和区域进行过小范围的实验,得出的结论与芬兰相似。更何况美国社会整体而言较为保守,相信自由市场,这样的倡议显然违背大多数美国人认可的“勤劳者富,懒惰者穷”的思维。基于此,杨安泽“全民基本收入”自然无法获得更多选民的青睐。

作为数学学霸,并精于计算的杨安泽极可能早已知晓作为华裔候选人需要面对的困境与挑战。而他毅然选择参选并非意在入阁,而是借此机会为自己赚取和积攒“名望”。从结果上看,杨安泽的目标似乎已经达成,并且一定程度上为华裔候选人们在美国政治中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未来他是否还会接着此次竞选积攒的声望继续在政坛中活跃,能否一改华裔在美国政坛中的刻板印象,还将有待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