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断军事协议的菲律宾 是否能摆脱美国的霸权阴影

撰写:
撰写: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自从2016年就任后,就屡在毒品查禁、人权、南海、军事独立等问题上与美国龃龉不断。尤其2019年12月美国利用涉嫌包庇毒贩的菲参议员德利马(Leila De Lima)遭逮捕一事,对菲律宾展开制裁,激使杜特尔特于2020年1月扬言终止菲美《来访部队协议》(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并下令禁止内阁成员赴美,最后终在2020年2月11日宣布正式终止。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得知后,形容此举“不幸”,宣称“我认为这对我们与菲律宾的长期关系、他们的战略位置、我们人民与我们国家之间的纽带来说,是在朝错误的方向移动”,并示意这不利于向中国施压遵守国际规则。毕竟在美国来看,自19世纪以来,菲律宾始终是美国面向中国的桥头堡,又具有倾销美国资本的作用。因此菲律宾自主性的展现,无疑会妨碍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政府与社会曾长期宣传殖民菲律宾时的“贡献”,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1843─1901年)总统还在1898年美西战争大胜后自称:“其实我并没想过要得到菲律宾。所以,当上帝把它作为礼物赐予我们的时候,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显然刻意遗忘阿奎纳多(Emilio Aguinaldo,1869─1964年)领导的菲律宾军队正期盼获得独立、还以为美国大兵是来协助自己驱逐西班牙人的帮手。迨美军禁止菲军进入马尼拉后,菲律宾人这才发现受骗,随即展开轰轰烈烈的游击战争。而自称要散播“文明”的美国舆情,也在此时暴露帝国主义的嘴脸,义正严词地宣布“这牵涉到国家的荣誉,美国不能在面对起义的时候退出岛屿”,菲律宾就这样沦为美国的殖民地。

西班牙殖民时,透过菲律宾获得对华贸易的巨额利润,美国历史学者舒尔茨(William Lytle Schurz,1886─1962年)就形容过“马尼拉就是中国与墨西哥间的转运站……每年航经中国海到达的商船,着实是它繁荣的基础”。因此远比西班牙重视工商发展的美国一旦占领菲律宾,自然更不会放过这群肥腴岛屿隐藏的经济潜力。美国外交官巴列特(John Barrett,1866─1938年),就直白地鼓吹称:“从那里我们可以扩展商务和贸易,并且随着中国的开放可以大大分沾物质利益”。

麦金莱也坦承:“菲律宾群岛将不仅为美国货物提供一个市场,而且将提供一个极大地有助于支撑美国在华利益的海军基础”。因此在取得菲律宾后不久的1899年,美国之所以要提出中国门户开放政策,除了遏制欧美列强的瓜分野心之外,亦有确保发挥菲律宾区位优势的用意。只要美国将扩张的目光继续瞄准于亚洲,那么菲律宾的军事与经济利益便不会被彻底放弃。

若略述一下美国对菲律宾的剥削与轻蔑,便知道菲律宾在美国殖民下所遭受的压力比西班牙还大得多。1909年美国制定《佩尔─奥尔德奇法》(Payne–Aldrich Tariff Act of 1909),规定美国输菲商品完全免税,替美国资本打开市场;1913年的《安德伍德─西蒙斯法》(Underwood-Simmons Act)降低关税后,又令菲律宾商品加深对美国的依附性。这导致原本外贸多元的菲律宾,迅速转变成经济集中依赖美国的殖民市场。

1906年,美军屠杀菲律宾南部反抗殖民的摩洛人。(Rare Historical Photos网)

原本1900年时美国在菲律宾贸易总值仅占11%,但到了1920年时已高达65%,1935年时更占比72%,对美进口值则占了64%,1933年菲律宾出口的86%全是对美。加上美国笼络菲律宾大地主,以及征收重税,种下菲律宾人民至今都甩脱不掉的贫困根源,甚至连当时的菲律宾政府都苦于收入短绌的窘境。至于军事扫荡更不用说,主张民族主义的人士纷纷遭捕杀流放,质疑美国统治的报刊也屡被取缔。根据估计,光是三年的菲美战争,可能就令20万以上菲律宾人死亡。

如此严酷的殖民统治,美国参议员亨利‧加伯特‧洛奇(Henry Cabot Lodge,1850─1924年)说:“我们把菲律宾人的福利看作神圣的信仰,但我们考虑美国人民的福利是第一位的”。另名参议员贝弗里奇(Albert Jeremiah Beveridge,1862─1967年)则更不客气,他在1900年发表演说时斩钉截铁地宣示:“菲律宾永远是我们的,就像宪法表明的‘永远属于美国领土’。还有在菲律宾之外的中国无限市场,我们一个也不会撤退。”,并蔑称菲律宾人具备“野蛮血统、东方血统、马来血统、西班牙的典型”,质问“这些是自治政府的元素吗?”,连自治权都不肯稍给半分。

面对美国的宰制,虽然菲律宾民族主义的压力,借由1946年的独立暂时得到形式上的宣泄,但美国在替菲律宾制定的宪法保留了驻军与经济特权的条款。且殖民经济与教育同化政策也打造出一批亲美阶级,这使菲律宾始终摆脱不了美国的阴影。即使在打着民族化的旗号下推出一连串经济“菲化”法令,但适用范围竟绕开美侨,结果真正受打击的反倒是大批华人,菲律宾对美国经济的依附结构依旧未翻转、也不敢彻底检讨。至今,美国仍是菲律宾最大出口国,以及第四大进口国。

原本谴责美军驻留的阿基诺夫人,竟于1991年幡然率领群众游行,反对美军撤离。(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至于侵凌主权的1951年《美菲共同防御条约》(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虽然受到不少菲律宾人反弹,但仍有大批菲律宾人认为菲美军事同盟是保障国家安全的根本,同时是刺激美军基地驻地经济增长的成长药。因此当1991年菲律宾参议院否决美军继续驻留的决定后,曾大力抨击美军是马科斯(Ferdinand Emmanuel Edralin Marcos,1917─1989年)专制政权祸首的阿基诺(Maria Corazon Cojuangco Aquino,1933─2009年)夫人,竟幡然变脸支持美军续留,甚至率领数十万群众游行企图施压参议院,这就深切表露菲律宾对美国的矛盾情结:既反感,但又不敢断然一刀切

即使是看似领导稳固的杜特尔特,亦难以撼动沉痾百年以上的亲美结构。虽然杜特尔特多次警告要把美军全部驱离出菲律宾,但在菲国内仍有极高声浪反对此举。就拿这次终止《来访部队协议》来说,菲律宾前外交部长罗萨里奥(Albert Ferreros del Rosario)竟耸动地称这是“民族悲剧”,还呼吁人民起身抵抗。还有值得注意的是,杜特尔特从未表明要废止《美菲共同防御条约》,这彰显他反美与去殖民化的力度终究有现实制约,不应被过度放大。

而特朗普(Donald Trump)虽然也自称对杜特尔特的决定不介意,还喜孜孜地认为“这可省下大笔钱”。但只要菲国对美国的依附关系未根本性地改变,美国一天不放弃独霸太平洋的战略企图,那么自殖民、冷战、再到今日以降,始终背负对华战略与经济制衡目标的菲律宾,就永远不可能不继续被星条旗的阴影笼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