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男子闯女校猥亵 印度强奸案日增罪在莫迪?

撰写:
撰写:

近几日,一宗本月初发生于印度新德里的大规模猥亵施暴事件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舆论不乏“上千男子翻越女校围墙,集体强暴一众女学生”等骇人听闻的“标题党”报导。

事实上,海外中英文媒体对此新闻的报导多有夸张化处理。就事论事,这是一场恶性事件,在外人听来骇人听闻,但在印度听来却在令人愤怒之同时,多了一层“见怪不怪”的无奈。而需要意识到的是,这种愈发不能被现代社会接受的事件,在印度时任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就任以来,颇有愈发猖獗的趋势,至少未有明显改善。

轰动一时 不了了之?

事态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2月6日,新德里加尔基女子大学(Gargi College)正在举办年度毕业活动,并邀请当红的流行歌手Jubin Nautiyal演唱,结果因为校方管制不力,有数千名校外人士从女学生专用出入口涌入,人满为患。随即有男性对女学生进行推挤、污辱、甚至性骚扰的情形。

学生会后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称,外来人员大约在当日16时30分开始进入校园,18时30分左右事态失控,有醉汉和疑似吸大麻的男性翻越校墙和路障,甚至开卡车冲撞大门,以强行进入校内并追逐、抚摸、猥亵妇女,或在女生面前自慰。学生会认为施暴人士破千,而此时新德里警察已经到场,却无所作为。

2019年12月23日,新德里街头爆发反政府游行,抗议政府针对女性安全问题所做工作不足。(Getty)

为了抗议校方和警察的麻木,学生会于2月10日起发动校园周遭的抗议活动。但是学校最初仅表示会“注意”,校长Promila Kumar甚至回应:“既然觉得活动不安全,为什么你们还要来?”引起学生进一步的罢课行动,终于引起当地警方和政府相关单位的重视。

然而,德里警方的处理手段却令人颇感心寒。警方经调查后表示,当天进入学校的男性数以千计,难以一一掌握,但已经锁定30人嫌犯,且逮捕其中10人,尽为邻近公立和私立大学18岁至25岁的男性学生。2月12日,德里警方再度表示,该10人因仅按“擅自闯入”为由拘押,现已全部保释。

照当下情况来看,该次事件在引起一阵舆论风波之后,似乎大可能朝向“不了了之”的方向发展。而且,该校学生会在发布的公告中提到,“校方每年都对参加毕业活动的学生之安全视若无睹”——很显然,今年的此次恶性事件并非孤例,历年都有类似情况发生,若是广而论及女性安全问题,事态就更是如此。

罪在施暴者 更在旁观者

还记得2012年12月的“德里轮奸案”,当年印度一名女医学实习生Jyoti Singh Pandey和她的男性朋友Awindra Pandey当天看完电影之后,在新德里的公共巴士遭到五名男乘客的殴打,之后Jyoti被轮奸。在当地医院和新加坡医院相继抢救无果后,Jyoti于12月29日死亡。

🔻2019年12月,新德里民众以布蒙上双眼,抗议有人向女性施暴🔻

联合国妇女署强烈谴责这一事件,督促印度政府“竭尽所能地开展激进改革,确保司法公正,提供强有力的社会服务,来使女性的生活更加安全”。印度国内也掀起巨大民愤,在印度各大都市乃至世界各地爆发抗议活动。可是,事态就此改变了吗?

即使有,也是有限的。2019年11月27日,印度南部城市海得拉巴(Hyderabad)一名27岁女兽医遭轮奸后被焚烧弃尸;2019年12月4日,曾于同年3月控告自己在2018年12月12日遭到两名男子强奸的一名保密受害人,在从温瑙(Unnao)乘搭火车前往位于赖伯雷利(Rae Bareli)的法院出庭作供期间,被5名男子袭击并拖到附近一个田地。凶徒向她大泼汽油,然后放火。

诚然,这些都是个案,人们可以质疑其普遍性。但纵览印度女性受害者在遭受强暴等暴行后,还需进一步承受社会对她们的歧视,便可以得知问题的根本所在:人们的认知。

2012年的“德里轮奸案”后被拍摄为纪录片《印度的女儿》,在该纪录片中,犯人之一的Mukesh Singh依旧“大义凌然”地表示,受害者之所以有生命危险,是因为她当时做出了反抗,否则他们只会殴打她的同行男性友人,强奸她,却并不会杀掉她;该施暴者甚至表示,被强奸的女性比施暴者责任更大。而被告辩护律师M. L. Sharma则进一步表示,女死者不应与陌生男性外出,并直言印度有很好的文化,只是当中没有女性的位置。

这种态度说明了什么?问题的根本,不仅仅在于施暴者,实则也更在于社会大众,在于印度社会当下依旧严重的性别歧视。

印度女性受性暴力威胁严重,图为曾于2017年遭当街掳走性侵的印度女星巴瓦纳(Bhavana)。(Bhavana Fans@Facebook)

印度女性安全问题迎来解决的时刻了吗?

可是,纵然女性安全问题愈发得到讨论,诸如《厕所英雄》等印度电影,也引起国内外广泛共鸣,但如今印度又真的迎来解决问题的关键时刻了吗?

重男轻女的情况古而有之,源于经济作业分工。远古时代“男狩猎、女采摘”的经济作业分工,意味着女性能带来稳定的食物来源,当时人类文明多是母系社会,男女地位相对平等。随着近一万年前农业革命爆发,重体力的耕种工作令男性地位愈发加强,粮食的储存也意味着人类有了财富积累和传承的概念,父系社会随之形成,并传承千年,与宗教、文化、习俗等一系列行为准则相互固化,深深塑造着人类各个文明。直到20世纪全球大规模步入工业革命,才为女性社会地位的重新提高带来了契机。

在此过程中,一些国家因经历战争,劳动力紧缺,女性得以“撑起半边天”,其社会地位也随之加强,美国、中国、俄罗斯,皆为此例;而在另一些国家,政府也采取了更为直接的干涉,或如欧美一般比较温和的渐进式平权运动,或如中国1949年之后颠覆性的社会改造运动,最终都对男女平权产生了正面效果。

要点明的是,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经济作业分工是男女平权的必要前提,却并非唯一因素,文化和习俗也有着很大影响力,且变化总是需要时间。诸如日本、韩国等工业发达的国家,在仅百余年乃至几十年间完成工业化进程,其文化习俗的变化相较之下就显得滞后。

随着印度国力日增,其国内问题愈发受到国际舆论的关注,女性权益问题是其中颇为显著的例子。(Getty)

因此,在此框架下看向印度,便会发现,其工业化进程依旧“路漫漫其修远兮”,而其重男轻女的习俗又是如此根深蒂固,且尚未推动颠覆性的社会改造运动,这也注定其“改风易俗”为女性平权的进程,会是异常缓慢的。

更有甚者,从国家发展角度而言,平权工作纵然应持续推动,但恐怕并非印度政府当下能够集中资源攻克的重点。

需要坦然的是,自莫迪2014年担任印度总理以来,诸如加尔基女子大学等恶性事件反而还越来愈多。论其原因,莫迪所主导的“平民政治”起到了很不好的副作用,鼓舞了这种事件的发生。

与印度独立后历代出自精英家庭的总理不同,莫迪是一位从人民中走出来的总理。作为家中六个孩子的老三,莫迪从小便帮助父亲在火车站、公车站贩卖茶水,并于8岁便加入到民族主义团体“国民志愿服务者联盟”(RSS),学习古典经文,接受初级教育。18岁的他用了两年时间游历北印度和东北各邦,对基层人民的生活有着深刻的了解。直到1971年印巴战争爆发,孟加拉国脱离巴基斯坦而独立,21岁的他才以RSS全职成员的身份,正式投身政治。

到12月22日,人民党也出动大队人马前往对抗示威者,不少示威者还顺带表示了对莫迪的衷心支持。(美联社)

因此,深知国民艰苦的莫迪,其执政理想便是致力于为全国8亿乡镇贫困人口脱贫,为一个个平民家庭提供可维系的生计:

遍览过去数年,莫迪扩大对外开放、吸引外资、大建基建,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在此基础上,他亦集中于改善民生,包括让2.6亿户家庭通上电的“幸运计划”,让8,000万户农村家庭用上燃气的“光明计划”;覆盖3亿人口的“普惠金融计划”;覆盖印度40%人口的“国家健康保护计划”;旨在于2022年3月前为城乡贫民提供2,000万套经济适用房的“为所有人提供住房计划”,截至2019年已取得1,000万套乡村贫民住房和近400万套城市贫民住房的成绩;至于“清洁印度行动”,则一如电影《厕所英雄》里刻画的那样,大力主导在农村修建厕所,为贫民提供掏粪、清扫等配套职业培训及机遇。

而在此过程中,莫迪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有尚未能做好的地方,亦有政敌不懈的批评。作为一个民选政府的领导人,他必须带动平民百姓的支持,必须采取近乎民粹的调动手段,譬如简单易明的口号,譬如宣扬印度教和印度文明的伟大,譬如盛赞印度传统文化的渊源——只是,在这么做的过程中,传统文化中的很多糟粕,也随之被更多地暴露,重男轻女的认知,便是最为负面的例子之一。

各个国家都有各个国家的挑战。莫迪政治之路的成功,带来了其负面效果。只是,印度政府当下的主要工作,依旧是改善最基本的民生需求。至于男女平权,绝对是政府应该通过教育、就业、文化、社区工作等方面发力,持续改善的工作。印度民众越来愈敢于表达对这种事件的不满,也显现了其进步的一面。但该问题的解决,恐怕是愚公移山,仍需假以时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