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日本疫情渐趋失控 暴露日本社会文化弊病

撰寫:
撰寫:

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武汉肺炎疫情在日本持续扩大,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月16日宣布进入扩大感染阶段后,17日境内感染案例已达65例;而继和歌山济生会有田病院后,相模原中央医院也成为日本第二间疑似爆发院内感染而停止部分门诊的医院。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若加上停泊于横滨港大黑埠头的钻石公主号乘客,日本已累绩454名确诊病患,并且数字每日增加:继先前一名登上钻石公主号的检疫官、一名消防员被确诊后,17日又有一名曾登上钻石公主号的厚生劳动省雇员被确诊染上新冠病毒。考虑到上述人等在登船时有防护装备、远离乘客、发病时间短,目前也不排除是在上船前就被传染──而这就更加严重。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厚生劳动省才刚刚于16日公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目前还没有开始在国内流行,请放心。”意图安抚民心的表现,却被日本网友嘲讽是不是拿错了75年前大本营的讲稿:当年日本在二战败战前夕还不断对民众宣传日本连战皆捷,美国即将求和云云。

数百人染病的钻石公主号邮轮。(AP)

勤劳敬业反而造成隐匿病情

一般认为日本人勤劳、敬业、努力工作,然而这却造成染病而不自知,最终酿成重症甚至是传染源。

目前已知的确诊患者中,一名和歌山县的医院医师在发烧后自行服用退烧药,继续看诊,最终导致整间医院的医生、患者陆续发病,整间医院被迫停诊关闭。

一名千叶县的上班族同样在发烧后自行服用退烧药,并连续两日搭乘电车上班,直到最终高烧不退才就医确诊。另一名东京县的上班族,则是在发烧后、就医前还搭乘新干线出差。那名登上钻石公主号协助搬运病患的消防员,则是在已经发烧的情况下继续从事救护工作。

光是被日媒披露的患者,就有这么多都是发烧后持续工作,实际上这也是日本职场的常态,由于生病会被质疑是不适任工作,而只要不请假就当作是没生病,所以日本职员极少请病假。

这样的风气常被批评是掩耳盗铃之举,甚至被讥为“社畜”。其实,生病的职员即使不请假也不能专心工作,同样造成效率降低,甚至更糟,就像是这次的武汉肺炎疫情中所显示的,成为病原体散播的可能载体。

遵守规则变成不知变通

许多去日本旅游的经验谈,都推崇日本人守规矩的心态,让社会井然有序。

然而,前述千叶县上班族因为高烧不退,怀疑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却被医院拒绝检验,只因他没有出国史与接触史,根据当下日本政府认定的疫情流行标准,是不可能染病的;直到上班族自行前往第二间医院,才终于得到检验的机会。

此前,日本第一名新冠病毒死亡病患的80余岁妇人,早于1月中就开始发烧,直到2月1日就因为肺炎住院,但直到13日过世后才被检验确诊。其中原因,同样是“根据政府标准她不可能染病”。即使,染不染病是客观的科学事实,和人类订下什么标准无关。

拔一毛以利天下

战国时代的思想家杨朱认为,假如每个人都尽好自己的本分、每个人都不会损失自己的利益,那么也就不会有人需要帮助,社会自然能达到稳定的均衡,也就是“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然而,理想归理想,但在现实的社会运作中,每个人尽本分的目的是为了“他人”还是为了“自己”,却会造成极大的差异。日本社会中,每个人守规矩、勤劳工作,并不是为了“(一起)创造更好的社会”,而是为了“不要(给我)添乱”,结果看似整洁、效率的社会,其实每个人对公众事务漠不关心,只要发生新的变故,就犹如一盘散沙般无法回应。

2016年的日本电影《新.哥斯拉》中,日本政府应对大型灾难变故的颟顸、无变通能力的形象,在四年后的新冠病毒疫情中不幸言中;当安倍晋三于2月7日表示将于下周开会制定策略时,也不禁联想起电影中那些没完没了、却永远赶不上最新事态变化的大量会议。电影里,政府高层惨遭怪兽攻击“内阁总辞”,才让年轻人得以接手决策层面,也是导演对日本文化的弊病的极端控诉了。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