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回音壁:为何担忧东京会成为疫情下一站

撰写:
撰写: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的风潮还在继续。中国的各种情报仍然吸引着全球各大主流媒体的目光。但到2月中旬,情况正在起变化,媒体的焦点也逐渐调整。

本次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感染人数最多的分别为日本、新加坡两地。相对于身处热带,自然环境有助于控制疫情的新加坡来说,与中国“风月同天”的日本就成了观测疫情最为重要的地区。东京当局面对从“钻石公主号”邮轮到国内疫情蔓延的举措,也成了判研局势的重要参考项。外界的忧虑也因此在观察过程中逐渐加深。

在2月中旬于日本发生的疫情,已让很多人的忧虑因此加剧。此前,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高级顾问近藤奈邦子已在2月14日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等媒体采访时披露,日本已成为中国之外“唯一一个无法追踪感染病例的传播途径”的国家。这一点让外界不得不对日本另眼相看。

的确,日本对疫情是早有应对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在1月15日就确认了新冠肺炎患者的相关细节,还在1月16日宣布治愈一名患者。但日方在面对疫情时的具体表现还是令人侧目,如东京方面应对豪华远洋客轮“钻石公主号”的做法就是如此。

据包括加拿大广播公司、美联社、《华盛顿邮报》的众多媒体披露,日方在得悉船上载有新冠病毒确诊患者后,就出于“检疫”措施,禁止船上3,700余名乘客、船员登岸,并使之自行隔离于舱室中。

相对于日本国内医院、检疫部门的松懈,日本自卫队在防化检疫上的用心是罕见的。(美联社)

对此,部分乘客便投书媒体、直播船上经历,哭诉身陷“漂浮监狱”。但东京方面竟不为所动,除2月11日将部分高龄患者运出游轮,由日本医院收治外,其他乘客最终在2月15日后由各自所在国家、地区派出包机分别运回。

对此,《今日美国》虽在2月15日刊登了一名美国乘客的文章,并认为“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让我们选择乐观”。但面对心肠刚硬的东京方面,媒体就很难乐观起来。加之该国还已出现第一例死者,日本《每日新闻》报就在2月15日的社论中直接批评“政府已经落后于局势”。

事实上,从2月15日之后,伴随着“疫情进入新阶段”,从日本共同社到英国《卫报》在内的多家媒体就在逐步渲染一种紧张气氛,即“日本是仅次于中国的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

这种气氛的形成是有一些事实根据的。譬如日本TBS在2月15日不幸在采访中接触“无症状感染者”,导致采访人员被隔离观察的遭遇,就让屏幕前的日本各界民众深感不安。而节目中日本检疫部门给出的“如无症状就在家隔离”,“发病之前不做检查”的态度,更让外界瞠目结舌。

当然,东京方面的这种看似消极的态度也有其客观原因。

在2月14日到17日间,英国巴克莱(Barclays)银行和日本政府先后发表了有关日本经济的不利消息。前者在一份长约20页的报告中指出,在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下,日本的复苏期有可能会因此推迟,日本更有可能进入技术性衰退。后者在2月17日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萎缩6.3%,创2014年二季度以来最大降幅,远大于市场预期。

即便新冠疫情可能难以马上平息,东京仍要寄希望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顺利举行。(新华社)

这种局面让《纽约时报》在2月17日刊发了一篇署名报道《日本经济急剧萎缩之后又遭冠状病毒》。路透社也在同日指出,在新冠病毒疫情损害了日本的产出和旅游业之际,日本经济可能连续两个季度下滑,从而陷入技术性衰退的风险就越来越大。由于留给东京的“政策弹药“越来越少,许多分析师正在怀疑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是否有有效措施应对经济再次衰退。

而这个时候,预定于7月下旬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似乎就成了东京各界人士的最后希望。虽然不少人认为,东京奥运会带来的消费需求将有力支撑2020年上半年的日本经济景气。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还在2月14日一同表示,称东京奥运会仍旧如期举行,主办方”没有B计划”,这种介乎于自信与孤注一掷的表现,无疑将让外界进一步加深对东京的忧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