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舆论战攸关国运 中国需要更多“傅莹”

撰写:
撰写:

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于2月中旬举行,中方也由外交部长王毅、副部长秦刚、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等人出席。与会期间,中方代表与西方代表交锋辩论,表现是很优秀的。其中,傅莹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围绕华为威胁及民主制度稳固性的讨论,令傅莹赢得了在场人士的掌声——问题在于,这种“中国明显胜人一筹”的情况在该会上仅为冰山一角。

2月21日,《环球时报》刊布了傅莹“在慕安会感受西方对华复杂态度”一文,详细描述了该次会议的整体氛围,也理性地表达了中国在国际环境中所处的窘境:“区区几位中国学者要应对美国人铺天盖地的反华遏华声浪,深感力不从心,哪怕仅仅是争取出现在所有涉及中国议题的场合都分身乏术”。

对此,傅莹建议“当世界形势如此快速变化之际,中国的国际角色和地位面临复杂挑战,我们应该有更多重量级人物出现在慕安会这样的国际论坛上,也应该有更多的中国学者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直接走向国际,参与到外交斗争中来,否则很难改变当前国际舞台上,尤其在欧美的主场上,在中国话题上中国声音较弱的状况”。

这是个很好的建议,也牵扯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很多时候,重要的并非事实,而是人们如何认知事实。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个“世界百年不遇之大变局”的当口,“能否讲好中国故事”将直接关乎各国人民对中国形象的认知,继而影响各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乃至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的接纳程度。

近年来,中国官方亦愈发认识到“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性。西方政界学界纵然未必认同中国的叙述、态度、立场和思维,乃至抱有敌意,但整体而言却是感兴趣的,且越来愈期待听到更多的中国声音。这都是好事。

然而,当下的情况是中国参加各类国际会议的代表依旧太少。举例而言,此次慕安会的美国代表团包括众议长、20多名议员、国务卿、国防部长、常驻联合国代表,以及众多前高官在内的学者团队。反观中国呢?若中国的政客学者根本不出国门,不参与讨论,西方断不会将话语权拱手相让。

诚然,这不是一场人多就胜的战场,正如美国代表团虽然规模庞大,傅莹依然可以出类拔萃。可是,一位“傅莹”终究敌不过众多“佩洛西”。今日中国能够代表出席的合适人选十分有限,不是英文不济,就是水平不够;不是思维及看法过于西方化,就是过于“红”。这样是讲不好中国故事的。

在诸如慕安会这等国际场合,面对各国政治学术精英,中国的政府官员、学者、媒体人若想讲好“中国故事”,就必须熟悉西方人的思维与逻辑,以思路清晰、话锋平静而不失犀利的方式予以陈述。傅莹就是最好的范本,中国也需要更多的“傅莹”。

这当然是个循序渐进的漫长改进过程。但当对华强硬的态度在美国政界学界俨然成势,当美国政府愈发采取恶意抹黑中国形象,在各个国际场合宣扬“中国威胁论”,国际舆论战已然是一个重要的战场。留给中国的时间并不充裕,甚至可以说国家发展的“关键机遇期”正面临着窗口缩窄的危机。

仅仅“做好自己的事”是不够的,这是中国必须意识到的挑战,亦是中国必须加速克服的短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