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韩国疫情为何大爆发 效仿中国谈何容易

撰写:
撰写:

韩国政府在2月21日和2月22日仍继续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的预警级别维持在第二高的“警惕”级别,但到了23日突然正式发布新冠肺炎疫情最高级别“严重”预警。一时间,所有学校推迟开学、禁止集体活动的行政令纷至沓来。

韩国于1月20日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半个月后的2月4日,韩国宣布禁止过去14天内访问过中国湖北地区的外国人入境,访华韩国人回国则需隔离14天。从1月20日至2月18日,每日确诊病例增长缓慢,其中还有几日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但2月19日疫情出现突然爆发的趋势。从2月20日开始,每日确诊病例成倍增长。2月24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当地时间23日16时至24日9时,韩国新增161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累计确诊病例增至763例;新增死亡病例2例,累计死亡7例。韩国已经成为中国之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韩国疫情为何爆发,并且逐步突破防空网?中国采取的措施能够给韩国带来何种启示?

专家批政府漫不经心 民众观念难转变

相对韩国政府一开始的“审时度势”,韩国社会各界对新冠疫情的紧张程度显然更高。

韩国《每日经济》2月21日报道指出,韩国境内新增确诊病例数字“呈爆发式增长”,防疫网络“成为一片焦土”,韩国全境陷入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危险。

韩国《京乡新闻》2月21日发表社论指出,韩国迎来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急剧增加的“非常局面”。目前,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成为新冠病毒大规模扩散的又一“温床”。如果作为韩国社区防疫最前线的大邱和庆北地区“失守”,那么韩国整体防疫工作或将迎来不可承受之重。

韩国《东亚日报》2月23日报道,传染病专家主张政府应将警报级别提升至最高级别的“严重”级别,比起发现确诊患者及隔离接触者等以隔离为中心的“封锁战略”,政府应及早制定最大限度防止病毒全社会扩散的“持久战略”。

韩国高丽大学安山医院传染内科教授崔元锡(音译)表示,虽然还未达到“严重”级别,但是扩散速度比预想的要快,因此不应该在特定地区提升预警级别,而是要提前升级警报级别。

一位曾参加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防疫工作的韩国传染病学专家表示,社区传播是该国在MERS疫情中都不曾经历的,因此防疫形势仍然严峻。2015年MERS因医院内部感染出现大规模爆发,韩国随后对医院的卫生措施做了许多改善,但在社区防疫层面,改善举措实际上并不多。

【武汉肺炎】韩国首都爆发大规模集会 组织者竟这样说

【武汉肺炎】以色列突宣布禁韩国公民入境 韩外交部强烈抗议

预警上调至最高级别 韩国总统:疫情已到重要分水岭

韩国政府一开始的预警不足也影响了普通民众对疫情严重性的判断,一些民众仍然认为新冠病毒主要是从海外传播过来的,只有极少数地区社会氛围较为紧张。

韩联社2月22日报道,韩国市政府已要求在光化门广场、首尔广场等地暂停集会,但2月22日中午,仍有大批民众不顾政府警告聚集在光华门前举行大规模集会示威。其中,“文在寅下台泛国民斗争本部”组织2月23日仍坚持集会。

尽管首尔市长朴元淳等官员到场劝告集会团体“要考虑自己和他人安全”,并要求集会者离场,但遭到现场抗议。有民众表示,“新冠病毒有什么可怕的?反正都是带着必死的决心出来的”。在集会上演讲的一位牧师公然宣称,“在户外感染新冠病毒是不可能的”。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2月23日报道,一名确诊患者曾前往新世界百货江南店餐饮楼层就餐,但该百货店综合考虑多种因素,于2月23日宣布仅暂时关闭餐饮楼层。

截至目前,许多包括政府人士在内的韩国民众仍无法正确看待新冠肺炎疫情,在疫情已进入社区传播阶段的当下,仍有人坚持病毒来自中国的说法。医生出身的韩国未来团结党议员朴仁淑(音译)在2月21日召开的党内对策会议上反复强调,“我已经说过多次,应该立即全面禁止中国人入境”。

“罪魁祸首”新天地教会

被认为是此次疫情大规模爆发的“罪魁祸首”、韩国“新天地”大邱教会及教徒仍然无法正确面对疫情,社会各界也对“新天地”教徒的动向十分关注。

纽西斯通讯社报道,至当地时间23日9时,确诊患者已达556名,其中306名患者同“新天地”教会有关。在新增的123名确诊患者中,有75名患者是“新天地”大邱教会相关人士。但该教会表面上通过官方主页宣布暂停各类聚集活动,私底下给成员下指令,要求成员去一般教会把病毒扩散开来,让人以为这不只是“新天地”教的问题。

经韩国KBS广播节目证实,一名以“新天地专门咨询师”身份参加教会活动的传教士称,教会要求教友“不要接电话”,以躲避相关搜查。此前,触发“超级传播”事件并引爆疫情连锁效应的“第31例病例”隐瞒活动历史,导致1,001名“新天地”教徒在家隔离。该教会有9,336名教徒,已追踪到4,475人,其中544人称身体不适,另有670人目前仍处于无法联系的状态。

文在寅于2020年2月23日在新闻节目中表示,将针对“新天地”教会信徒采取特别行动。(AP)

面对当前不断扩散的疫情,“新天地”教会创始人李万熙声称,“这次疾病是魔鬼为阻止新天地迅速成长挑起的”。

牧师申显旭(音译)告诉香港《南华早报》,该教会开展传福音活动时十分“大胆”,但行事“隐秘”,布道者会潜入其他基督教会,参加他们的礼拜活动,劝说他人皈依“新天地”。

韩国《东亚日报》2月20日报道指出,“新天地”教会这种紧密的宗教联系,将会极大地改变新冠肺炎疫情的走向。一位宗教专家告诉该报,“在新天地教会,成百上千信众都聚集在一个地方,礼拜、聚餐、交谈,病毒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能造成感染”。

另据韩国SBS电视台2月21日报道,韩国社会对于“新天地”教会恐惧四起,韩国社交网站上出现多个辱骂该教的文章,大邱多家餐馆更是挂出“拒绝新天地信徒用餐”的告示。大邱当地民众抱怨,去超市犹如“奔赴战场”,鸡蛋、方便面等食物很难抢到。大邱地区是目前韩国疫情最严重的区域。还有人称,仅仅过去1天生活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担心大邱会像武汉一样封城。

一位专家指出,如何将防疫体系进一步渗透到社区及每一个大型聚会,成为韩国下一步面临的考验,“即便配了一批口罩,如果大家都坚信某种歪门邪说,不戴口罩,那也没有什么用”。

目前,韩国大部分确诊患者已同海外传播源的关联度极低,而与爆发大规模集体感染有极高关联性的“新天地”教徒人数众多,9,336名教徒中目前仅有一千多人在家中隔离,大多数教徒很难追踪行动轨迹。曾经前往大邱、庆尚北道地区的韩国士兵也将新冠肺炎带进军队,未来几周韩国确诊患者人数恐继续翻倍。

文在寅压力倍增

有不少声音认为韩国政府一开始的防疫重点是防止病毒从境外流入。韩国民众的不重视的心理也使早期隔离措施不够严格,为今天疫情的爆发埋下了“祸根”。

显然,韩国政府应实施进一步的严厉措施。中国的疫情管控效果非常显著,新增病例正在逐日降低。其采取的强制居家隔离、社区封闭管理、封锁道路、运用大数据捕捉各个地区流入人员信息等强制措施,但这在韩国来说并不具有可行性。参加过什么活动,接触过什么人等信息的采集由于涉及隐私并不容易开展。也就是说,韩国政府采取和中国类似的各种强制措施的法律支撑不够。

【武汉肺炎·韩国】应对措施缓慢 胡锡进:武汉失误重演

【武汉肺炎】韩国宣布疫情非常严重 突破防疫网全面扩散

【武汉肺炎·韩国疫情】韩国11名军人确诊 覆盖四大军种

此外,韩国政府行政令对于宗教主张的影响有限。韩国是个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外来宗教与民族宗教、一神教与多神教等同时并存的多宗教国家,享有“世界宗教博物馆”之称。韩国宪法规定国民享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不承认国教的存在,主张宗教应与政治分离。韩国政府公务员有自身宗教信仰的并不少。疫情最为严重的大邱西区新冠疫情防控主任经确认为“新天地”教徒,科学防控措施在信教教众中较难普及落地。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因经济低迷、就业困难始终遭到反对派攻击,这些对于韩国政府采取雷厉风行的措施也有一定的掣肘作用。随着疫情发酵,观察隔离设施的征用,测试试剂、医务人员、医疗设施物资的供应等都需要筹措,中国动用举国体制提供保障的模式很难在韩国复制。

在流行病领域,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专业知识是——早发现、早隔离,才能最有效防止病毒传播。尽管今天科技发达,这还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传统应对方式。唯有最大可能地进行严格阻断,病毒才有可能失去传播链条、直至失活。文在寅如何在疫情迅速蔓延的情况下采取符合韩国实际的有效措施备受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