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巴拉克已逝 穆巴拉克的埃及仍在

撰写:
撰写:

自1981年统治埃及长达30年,至2011年在阿拉伯之春浪潮中倒台的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周二(2月25日)逝世,享年91岁。

曾是西方世界处理中东问题的首要接头人,让埃及30年来处于紧急状态管治的穆巴拉克,在2011年2月11日,被军方迫令下台。此前一天,心中似乎还在想办法安排自己儿子继位的他,面对持续在开罗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超过两周的示威,坚持留任总统一职,只愿将职责交由副总统处理。然而,当时由突尼西亚漫延开去的阿拉伯之春民主激情,没有给他留下体面离场的余地。当时推翻其管治的军方也声称:“只有来自人民的,才是合法的。”

被迫下台前一天的穆巴拉克向全国人民发表演说。(路透社)

1928年出生的穆巴拉克21岁便在军事学校毕业、加入空军学院。随后近20年,皆浮沉于埃及空军,曾多次到莫斯科接受训练。由于在扩展人员方面成就甚佳,穆巴拉克至1972年被任命为副国防部长、主管空军。这转变造就了穆巴拉克弃军从政、强势管治埃及30年的命途。

不经夺权 走上专权之路

1973年,赎罪日战争随着埃及对苏彝士运河(Suez Canal)东岸的突击空袭爆发,穆巴拉克领导的空军攻击准绳度高达90%,为阿拉伯世甲和埃及一雪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的耻辱,使他成为了埃及的人民英雄,于1975年被时任总统萨达特(Muhammad Anwar el-Sadat)任命为副总统。

赎罪日战争的结果促成了埃及在1978年有关中东和解的《大卫营协议》(Camp David Accords),以及翌年以色列将西奈半岛(Sinai Peninsula)交还埃及的双方和议,为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至今尚未完满的正常化打开序幕。虽然萨达特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可是却为自己埋下了杀身之祸。

2010年,穆巴拉克到访白宫,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会面。(路透社)

此时,穆巴拉克获得萨达特重用而权力渐长,多次在阿拉伯世界与西方国家代表埃及进行外交谈判。可是,曾游说阿拉伯各国与以色列和解的穆巴拉克,最终却没有完全支持《大卫营协议》,让他未来既可继承萨达特的务实外交温线,却又不必因此马上成为阿拉伯人的众矢之的。

当萨达特1981年因其和解路线而遭埃及极端伊斯兰圣战组职成员刺杀时,穆巴拉克正坐在他身旁。在国家危机之中,这位民送英雄不经任何夺权操作而终于坐上了总统宝座。

“稳定”压倒一切

上任之初,穆巴拉克对国内异见份子初见宽容,然而亲眼目睹总统近身卫队被极端圣战份子渗透,最终促成萨达特之死的经历,却让穆巴拉克深信稳定就是一切。此时谈吐谦恭、经常将“我不知道,请给我建议”挂在口边的他,逐渐加强国安维稳力量,收紧对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甚至非伊斯兰左翼人士的打压。

到了上世纪90年代,穆巴拉克继续强硬压制异见份子,也得到不少民众的支持——毕竟伊斯兰武装份子时有杀害游客、基督教徒、学者、政客的行动,连穆巴拉克本人也曾多次险遭刺杀。

可是,高度强调国安维稳之下,国内经济成果分配严重不均。根据2000年的数据,财富最多的10%埃及人占有了61%的财富。而由於穆巴拉克为求安稳而用人唯亲,其国内贪腐问题也日趋严重。“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0年公布的廉洁报告中,埃及排在178个国家中的98位,而穆巴拉克及其家人的财富更被多方估算为超过400亿美元。

同时,紧急状态管治下的政府对任何异见者也绝不留情。埃及虽有选举,可是最大反对力量穆斯林兄弟会却一直被列为非法,而无论组党还是以个人身份参选,也有难比登天的极高要求。任何反对势力也几乎会被扣上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帽子,因而受到酷刑对待。根据维持解密(Wikileaks)泄露的一则2010年外交通讯,单在开罗一市,每天至少有上百宗警局中的虐待事件发生。政府对媒体与少数族群的打压更是无日无之。

国内外形势不改 埃及旧政治依然

不过,上任后重新与阿拉伯国家交好,又能保持与以色列“冷淡的和平”的穆巴拉克,却是个可以与西方“谈生意”的人,被普遍被为阿拉伯地区对抗极端主义的稳定力量,得到美国历年来以十亿美元计算的军事援助。英国首相贝理雅(Tony Blair)更曾称他是“深具勇气的正义力量”。

国内外长年的利好形势,也使得穆巴拉克越来愈骄纵。其自我形象可在一张2010年由官方媒体发布的照片可见。其中,穆巴拉克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ohammad Abbas)、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一同走在红地毯上,图片显示穆巴拉克走在众人之先,俨如首领。可是,这却是改图而成,原图中的穆巴拉克只走在旁边,五人之中由奥巴马先行。

去年曾担任非洲联盟轮任主席的埃及总统塞西(中)。(路透社)

2011年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人选出穆斯林兄弟会执政。翌年,他就因策划谋杀示威者而被判囚终身。不过,穆斯林兄弟会不改埃及管治者集权的倾向,又引来非穆斯林的不满,最终由时为埃及军方总指挥官的现任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推翻,而穆斯林兄弟会则重新被订为非法,法院也于2017年为将穆巴拉克的所有罪名一扫而空。此时,埃及重新落入军方势力笼罩下的强人统治,以往的高压政策,以及西方世界渴望阿拉伯地区稳定而对埃及管治者的宽容,又再牢固起来了。

穆巴拉克此刻得以长眠的地方,还是他被迫下台前的那一个埃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