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意大利医疗资源濒临枯竭 欧洲疫区压力陡增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截至当地时间3月6日,作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欧洲最大的疫区,意大利已确诊了4,636例患者,另有197人病死,523人出院。但这一系列数字并不能完全代表意大利当局在新冠疫情侵袭下的窘境。

相对于患者数量的增加,该国一线医护人员在疫情中的损失更为突出。根据意大利卫生官员情报显示,意大利头号疫区,即经济最发达的伦巴第大区约10%的医务工作者已被感染。目前,当地70%的外科手术已被迫延期,当地其他门诊服务也因调拨人员而将从3月9日后全部暂停。至此,伦巴第地区的医疗资源已彻底被新冠疫情所消耗。

不可否认,意大利是欧洲医疗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每千人约有4.09名执业医师,即相当于意大利全境约有近25万名专业医护人员。但救治新冠肺炎患者需要传染病床位、防护物资和专业的传染病医生,加之一名新冠患者需要4至6名医护人员全副武装陪护,这一系列特殊需求使惯于以社区全科医生应对老人就医的意大利顿时捉襟见肘。

在医疗资源最丰富的第一大疫区,即伦巴第大区,当地在3月1日检出984名患者时,就只能在全区900个床位中提供120个传染病床位用于救治患者。这种收治紧张的局面导致意方无法收治全部患者,只能要求51%的新冠轻症患者“回家隔离”,这一安排又有可能导致部分轻症患者因不能及时得到收治而转为重症。

虽然意大利军方一度许诺将提供两千个传染病床位,但这一部署仍需时间。在患者数量陡增之际,很多身处一线的医生、专家和卫生官员也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抱怨意大利卫生保健系统已经达极限。

这种医疗资源濒临枯竭的信号不仅对意大利是危险的,对他身后的欧洲也同样可怕:因为欧盟地区也在3月5日后出现一天检出千名以上患者的危险局面。由于意大利是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老龄化国家,该国还是七国集团(G7)中医疗水平最突出的一个,因此,意大利对疫情的控制程度或许正在成为外界研判欧洲综合抗疫能力的试金石:如若意大利失守,欧洲全境恐都将不可收拾。

资料显示,意大利疫情自爆发之初就伴随着医护人员的损失。在疫情的起点,即伦巴第大区的科多尼奥,当地医院在2月14日收治一名新冠患者后不久,就因院内感染,导致至少六名医护人员被确诊。此后,意大利各地医院也先后出现社区医师、护士因密切接触而感染的事件。

不可否认,意大利当局曾在疫情爆发之初采取过“封城”等积极手段,意方也因此一度在中文世界得到过好评。不过,意大利的政界、医学界和媒体却对疫情过度乐观,这种情绪也影响到了欧洲其他各国。

意大利媒体一度称其为“一场大型流感”。疫区伦巴第大区的区长丰塔纳(Attilio Fontana)也曾在2月21日称“病毒并不危险”,当地传染病权威,米兰萨科医院的主管吉斯蒙多(Maria Rita Gismondo)甚至称“意大利卫生条件尖端、公民生活习惯良好,居民收入高”,因此不会发生中国式的疫情。在这种乐观情绪感染下,德国卫生部部长施潘(Jens Spahn)也一度在2月下旬认为“德国医疗系统先进”,因此德国人也不必戴口罩。

教皇方济各(中)也几乎在这场风潮中罹患新冠肺炎。(美联社)

到2月25日后,意大利的疫情就陡然爆发,其确诊患者数目也一路飙升。在24日时,意大利仅查出229名患者,一周后,患者人数就已过千人。从2月下旬到3月上旬,意大利方面加大了对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检测的力度,每天都能检出大批患者。

遗憾的是,因为染疫而退出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却无法即刻补充。以至于在意大利疫区的很多医院里,新冠病毒就像“海啸一样”肆虐。这时,医护人员的缺口就很快让意大利感受到新冠肺炎的未知威胁。

随着新冠肺炎患者不断涌入医院,各界人士不免惊恐地发现,此前的综合性医院或诊所已经被传染性较强的新冠肺炎所挤占,且不说其他病患不仅无法接受治疗和手术,就连迫切需要接受治疗的新冠患者都难以立刻接受治疗。

意大利医生工会组织(Anaao Assomed)指出,全意大利约5%的感染病例是医务工作者短缺造成的。意大利国家卫生高级研究所所长布鲁塞法罗(Silvio Brusaferro)也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等媒体采访时指出,该国在近一时期的确诊病例数还会以较高速度增长。在罗马方面已经考虑设立新的红色隔离区,并升级疫情防御措施时,遭遇新冠肺炎大举攻击的意大利就显得一筹莫展。

当然,作为一个具备医学传统的国家,意大利当局也在尝试以非常规饱和式救援的方式来面对威胁。譬如在意大利经济、教育最发达的地区,即伦巴第大区,当局已经发起总动员,不仅要求政府重新征用已退休的医生和护士,还让护士学校的学生提前毕业,直接参加医护工作。此外,受灾最严重地区的医院也开始推迟不必要的手术,还增加了50%的重症监护床位。到3月5日,意大利米兰等地医院还紧急连线中方同行,第一时间学习救治方案,得到了患者需要大量吸氧这一关键情报。

但即便如此,该国各界人士仍然深感忧虑,当伦巴第的医疗系统已经到了危急关头时,意大利的其他地区在疫情之下的应对能力就可想而知。考虑到意大利各地在2月时已经出现口罩等物资断供的局面,加之意大利各地也出现了抢购生活必需品物资的风潮,这使得当地的局势似乎开始转向令人不安的局面。

更糟的是,意大利的问题也和欧洲牢牢绑定,目前,欧洲全境的新冠患者大都有意大利旅游经历。在欧洲全境的新冠疫情正在呈现爆发态势,欧盟总部甚至也出现了新冠患者之际,意大利的局势已成为欧洲能否稳住大局的关键。但意大利能否在防疫问题上像中国一样举全国之力,不惜一切代价,呈现出发达工业国应有的能力呢?这一切恐怕意大利人自己都难以马上作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