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桑德斯的愚公移山与拜登的八面玲珑

撰寫:
撰寫:

77岁的前副总统拜登(右)和78岁高龄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桑德斯(左)是本次民主党初选的热门人选。(AP)

中国古代诗圣杜甫曾道,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二十一世纪的今日,活到古稀之年虽并不稀奇,但看尽繁华七十岁理应是“解甲归田”安享晚年的阶段。然而,在美国2020的总统大选中,古稀之年的候选人们却成为了最强的角逐者。

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用“古稀之争”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其原因是本次角逐总统之位的候选人们基本都已年过古稀。除了现年73岁的共和党候选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之外,民主党的两位“年长”候选人:77岁的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和78岁的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是本次大选中的热门人选。以眼下形势分析,民主党参与总统大选的提名人将会从拜登及桑德斯两位“老人”之中选出。3月10日,美国六个州份同时举行了民主党初选的提名选举,此次选举也被外界认为是决定两人成败的“终极之战”。

从结果看,拜登在这场被称为“小超级星期二”的初选中拔得头筹。根据Realclearpolitics从3月4日至3月9日的普遍民调显示,拜登目前支持率为53.5%,高于桑德斯的35.5%。其中在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和密歇根州,拜登分别以81.1%、60.1%和52.9%的支持率大幅度的领先桑德斯。就目前数据分析,拜登很可能会成为民主党的最终候选人,与特朗普在11月3日一决高下。这也意味着桑德斯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再一次被挡在了总统选举的大门之外。

谈起桑德斯,不得不说的便是他对竞选美国总统的执着,本次已是桑德斯第二次角逐民主党候选人的提名。此前2016年时,桑德斯就曾参与过民主党的初选,一度成为了民主党最为炙手可热的候选人之一,与前国务卿希拉里(Hilary Clinton)角逐民主党候选人的之位。但最终被希拉里打败,未能如愿参与2016年的总统竞选。

从与希拉里争夺,到现在和拜登角逐,桑德斯这位老人家可谓是越挫越勇。即便在遭遇民主党建制派高层的集体排挤的情况下,他依旧没有放下他对总统大选的执念,以78岁的高龄两次参与美国总统的选举,其撞了南墙尤不悔的坚毅,实在让外界为之赞叹。

当然,桑德斯能够两次参选总统光凭坚毅自是不够,他适时应变的政治手腕也是助他获取支持率的重要因素。桑德斯的身份十分特殊,他一直以来是都以无党派独立人士身份成为美国众议员,但期间一直与民主党党团合作,并非完全的民主党人。桑德斯不完全加入“民主党”的原因诚然与其推行的社会主义政策和民主党建制派的分歧有关,但这也是他操作政治的一大方式。

在美国,总统人选一直以来均是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中产生,主要党派的支持是参与大选的重要门槛,桑德斯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参选自然毫无胜算。为了跨过总统选举的门槛,也为了得到主要党派台面上的支持,桑德斯2016年及2020年的均是以民主党人身份参与选举。值得注意的是,“暂时”的民主党人桑德斯并不像其他民主党候选人一般过多的考虑党派利益,而主要关注于自身利益之上,这也是为何他在2016年初选之时开足马力抨击同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希拉里,毕竟桑德斯的民主党人身份仅是帮助他参与总统大选期间的一个入场券。

然而,桑德斯想要进入总统大选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那便是桑德斯所推行的社会主义政策。桑德斯的三大政策是大学免费、全民医保、征富人税,均为典型的社会主义左派政策。虽然这样的政策得到了美国不少年轻人的支持,但却要知道,美国是资本主义世界,资本既是美国发展的根源也是最重要的引擎。桑德斯想要社会主义政策在美国社会推行,这相当于让美国社会、经济、政治体系重新规划。这样的政策显然很难得到美国富人、建制派民主党人支持,更不符合美国大部分群众的胃口。据悉,美国至少50%的美国人根本无法接受桑德斯的政策的,此次拜登在“小超级星期二”上的胜利就是最好的体现。

即便桑德斯有着头撞南墙尤不悔的坚毅,但美国社会乃至人民对社会主义的不认同是阻碍桑德斯竞选总统的一大阻碍。

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在宣布退出民主党初选之后,也转而支持拜登。(AP)

拜登:见风使舵皆是友

与桑德斯不同,作为党内的温和派,拜登可谓是厚积薄发。在民主党初选前三站时,拜登的优势并不明显,直到第四场在非裔美国选民众多的南卡罗莱纳州才得到大胜。并在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中反败为胜,优势竟然超过了桑德斯,还惊人地在得克萨斯州和马萨诸塞州取得领先。

拜登支持率有此逆转与其“奥巴马策略”起到的效果有关拜登是在竞选之中提到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最多的候选人,作为奥巴马的最佳拍档,拜登在此次选举中物尽其用,借助了奥巴马之名为他选举造势。虽然这一策略在白人较多的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并未见效,但拜登支持率在非裔选民众多的南部地区如南卡罗来纳州、北卡罗来纳州、弗吉尼亚州、田纳西州等地非裔支持率维持在60%至70%的结果,足以说明这位美国首位非裔总统的影响力在非裔选民中不可小觑,拜登的策略也得到了成功。

此外,拜登的“左右逢源”也是他获取胜利的关键之一。此前民主党的温和派一直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并无实际的领头人。这一局面在超级星期二之前改变了。原本四分五裂的温和派,突然出现大整合,参选人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与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相继退选,并出面表态支持拜登。而在超级星期二之后,美国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3月4日宣布退出参选,转而支持拜登。

上述民主党人在退选后为拜登站台,不仅是帮助拜登再添声势,更是把自身的支持者们留给了拜登,这也是拜登后来居上斩获了大量支持率的一大原因。

虽说拜登因此在“小超级星期二”之后得到了巩固,但他并非稳操胜券,相较于桑德斯棱角分明的政纲主张,拜登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打出让人印象深刻的政纲主张,其赚取眼球的主要标签仅停留在“温和派”、“建制派”、“奥巴马的副总统”。这些标签自然是他最大的优势,所谓温和,就是不争;所谓建制,就是能代表传统利益;所谓奥巴马的副总统,就是萧规曹随。

然而,面临如今美国急需变革的情况,拜登的萧规曹虽不至有大乱,却也是温水煮蛙,无法为美国带来根本性变革,这也是他难以获得更多选民支持的关键。拜登的优势到底能够支持多久,剧情是否还会出现反转,还需待到民主党候选人3月15日的辩论后见分晓。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