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安邦智库:一场空前复杂的经济危机正在到来

撰写:
撰写:

油价暴跌、美股熔断、全球股市应声暴跌,连日来,全球资本市场出现剧烈震动。而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出现持续蔓延迹象。围绕此轮资本市场震动,以及有可能引发的系列危机,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安邦智库课题组。

美国当地时间3月11日,特朗普就股市暴跌及疫情防控发表电视讲话。(AP)

多维:在全球经济低迷及新冠疫情冲击的背景下,该怎样来理解时下正在进行的这场石油战?

安邦智库:油价暴跌的直接原因是,OPEC与俄罗斯等产油国爆发全面的石油价格战。为挽救油价, OPEC曾在3月5日建议从4月开始每天减产石油150万桶,直到今年年底。但俄罗斯在3月6日拒绝了进一步减产的考虑。俄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在维也纳举行的OPEC+会议上宣布:“从4月1日起,我们不再遵守此前的配额或减产承诺。”随即,沙特阿拉伯宣布将下调4月份官方石油售价,并准备将日产量从目前的每天970万桶石油提高到1000万桶以上,最大产量可以提高到每天1250万桶。

在全球经济低迷及新冠疫情冲击的背景下,全球石油需求本来已经明显萎缩。现在OPEC与盟友开打石油价格战,对国际石油市场无疑是一次重击,不仅会造成石油价格大幅下跌,还会在全球资本市场制造新的混乱,引发一系列后续的负面冲击。美国风险投资业内人士表示,OPEC与俄罗斯的价格战将产生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这一事件与新冠病毒疫情叠加在一起,会对全球的石油需求造成重大打击。

多维:目前市场对未来的油价走势也十分悲观,而回顾OPEC以往的数次价格战也不难看出,每一次的结局都不会好。这一次的价格战,跟以往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而这样的不同,又会导致怎样的结局?

安邦智库:以往的先例都不是发生在需求大幅收缩之时,更不是发生在致命病毒蔓延全球之时。这意味着,当前多因素之下的国际油价下跌,可能是极为严峻的形势。全球经济低迷、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叠加新冠疫情冲击,再加上OPEC与盟友开打价格战,未来国际石油市场的动荡将十分剧烈。

在复杂的形势下,国际油价大跌将会产生十分广泛的影响。

第一,OPEC及主要产油国的石油产业及经济将会受到直接冲击,OPEC国家的债务问题会凸显,包括财大气粗的沙特在内,不少OPEC国家很可能出现财政风险。价格战对石油生产国来说是多输局面,对石油输出有依赖的俄罗斯,也会受到较大的打击。此外,包括美国的石油出口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第二,部分资本将会逃离石油市场。国际石油市场向来是实物市场与金融市场的特点兼具,此次油价大跌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止住,石油期货的投资者可能会大规模解除多头,转向空头,还会有相当一部分资本会担心全球金融危机来临,而趁势逃离石油市场,导致油价进一步下跌。

第三,OPEC在全球石油市场的地位会进一步降低。在一个油价持续低迷的世界里,OPEC在国际经济和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地位都会下降。经此一役,OPEC可能会大伤元气,甚至出现近乎瓦解的态势。未来全球围绕石油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也可能受到一定影响。

第四,全球央行的政策可能面临重新评估。全球央行已经在应对潜在的经济衰退,资本市场已经在做出调整——全球股市大跌,避险资本大量涌向债市,美债收益率创记录下跌,现在石油市场大跌会雪上加霜,部分资本逃离石油市场,加剧市场的避险操作。

第五,对于石油需求大国(如中国)来说,油价大跌本来是一个降低购买石油天然气成本、降低能源投资成本的机会。不过,由于市场需求减少,中国石油产业的很多中间环节面临库存增加,导致中国公司“吃不进”低价能源。中石油日前已提出,因不可抗力因素而推迟进口天然气。不过,当前是降低成本增加战略石油储备的机会。

第六,全球石油资产面临重新估值。包括石油及天然气、油田气田、石油企业、交易公司、航运公司、石油期货市场等,估值都会降低,这会影响到相关产业链的投资和交易估值。

多维:的确,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石油战的双重影响下,市场的反应很迅速也很剧烈。刚刚过去的周一,对于美股市场来说,就如坠深渊,三大股指期货纷纷遭遇重创。尽管特朗普在当晚即发布推特表示油价下跌“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并将股市下跌的原因归咎于假新闻,以期安抚因疫情而恐慌的市场,但仍然很难化解人们的担忧。此轮美股下跌和市场波动,从长远来看,对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的实质影响会如何?真的会带来一场经济危机甚至是大萧条吗?

安邦智库:如果美股下跌,美元走贬,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这有可能意味着美元体系在持续走弱。令人担心的是,在美国政府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下,美元可能不得不进入利率和资本收益相互促进的恶性循环,收益率下降意味着美元利率会不断下调,这种循环是值得警惕的重大风险信号。正如我们此前的分析,美债收益率如果突破了底线将会带来重大调整,造成资本市场崩溃。这种“塌台”式的崩溃如果持续下去,可能导致美元货币出现重估或者重构。

2020年3月11日,Servpro灾难恢复小组的工作人员在清洗设施后离开华盛顿州Kirkland的生命护理中心,他们身着防护服和呼吸器,并为其提供了洗手液。疗养院位于华盛顿州爆发COVID-19冠状病毒的中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新的冠状病毒只会引起轻度或中度症状。对于某些人来说,它可能导致更严重的疾病。(AP)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全球资本市场的普遍大跌,不是个别因素或某个市场的风险所致,它来自多个带有系统冲击力的“坏消息”:一是2008年以来全球资本市场泡沫长期积累,美股等主要股市面临一次大调整;二是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带来了新的市场恐慌,不仅冲击全球资本市场,还加剧了全球经济低迷,导致需求萎缩;三是在“沙俄”石油价格战的阴影下,全球油价日前大幅下跌,冲击了全球石油市场。不论是经济基本面,还是泡沫化程度,以及风险触发事件,目前的金融市场上都已经具备了,一场系统危机席卷全球金融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多维:如果只是时间问题,各国在目前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这场正在到来的经济危机?

安邦智库:从2008年的经验来看,在金融层面,全球主要央行采取及时、一致的行动,仍是不变的“法宝”。安邦的研究人员在内部讨论中曾估计,主要央行在可能需要迅速出台竞争性大减息或者动用量化工具的局面,否则金融市场就可能出现无法收拾的局面。

目前我们看到,美联储已经快速出手。3月9日,纽约联储决定将日常隔夜回购的规模由1,000亿美元提高到至少1,500亿美元,并将于3月10日和3月12日,将14天期回购规模由200亿美元增至450亿美元。通过这种操作,美联储加大了对市场投放流动性,让有崩溃风险的金融市场稳住阵脚。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也表示,日本央行将采取紧急行动。深陷困境的欧洲虽然麻烦一些,但不可能不采取行动。实际上,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日前也表示,欧洲央行密切关注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及其对经济、中期通胀和货币政策传递的影响,随时准备采取适当的针对性措施,“这些措施将与潜在风险相称”。

多维:对中国来说,又该如何应对呢?毕竟新冠肺炎疫情最先在中国爆发,为应对疫情,中国停摆了这么长时间。

安邦智库:对于中国的石油公司来说,市场急剧动荡带来了战略调整的机会。与很多着眼于市场价值进行对冲操作的建议不同,安邦的智库学者认为,中国石油公司最重要的战略,不是去关心买卖石油和天然气,而是要建立一种平衡的“对冲战略机制”,积极推动、参与氢能社会的建设,在一个新的能源利用领域掌握控制权和主动权,这才是未来50年发展的关键。

而对于由石油战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全球资本市场动荡,中国是否应该行动?将会如何行动?这可能是中国央行当前需要重点考虑、慎重决策的问题。从独立机构角度来看,一个基本的决策逻辑是,不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资本市场,以及疫情冲击经济,现在都是全球同此凉热,完全无从逃避,那么,加入到全球央行的放松行动中,可能是应对金融危机的理性之举。

多维:您提到中国需要在一个新的能源利用领域掌握控制权和主动权,有没有可能中国借此机会推动与沙特石油交易用人民币结算?沙特要增产,中国是全球最大买家,如果用人民币结算,不仅可以低价购买原油,还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还有一个大的背景和可能是,如果这次石油战激化了沙特与美国的矛盾,瓦解了美国和中东的联盟关系,进一步冲击美元原油的结算体系,这对人民币也是一个契机。

安邦智库:似乎中国一直是这么努力的,但成效和进展不算大。原因是沙特作为一个国家是石油经济,这个国家主要就靠石油,而石油收入如果是人民币,对于沙特来说,等于依附于中国,这是钱,还是纸,说了算的是中国,沙特不至于看不到这一点,所以不会很积极的在这方面做出实质意义的努力。不过,中国的确是有可能在能源领域做出其他战略性努力的,但这完全是另外的一个话题,与石油无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