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中韩 仰赖代工的日本动画业濒临崩解

撰写:
撰写: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延烧全球,当地时间2020年3月12日,日本确诊病例已经来到1,330例,日本政府喊停大型展览活动,包括春季甲子园高中棒球比赛,是自二战以来首次停办。然而受影响的不只是户外活动,就连日本近年力推的“宅文化”也受到影响,许多部动画被喊停与延期。

于2016年上映并且大受好评的动画《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原本将于2020年4月上映续作的第二季,就因为受到疫情影响,已经顺延到7月播出,也不排除继续延期的可能性。日本“国民动画”的《哆啦A梦》,于2020年的新作剧场版《大雄的新恐龙》也从原本的3月6日上映无限期延期。除此之外还有多部动画已经宣布延期。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第二季已经延期。(翻摄《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官网)

为什么会如此?除了在电影院上映的剧场版会担心受到疫情影响而减少票房之外,一般在电视频道、串流平台播出的长篇动画,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受到疫情影响因为无法如期完工。

代工产业受到考验

日本动画业长期依赖外包代工并不是新闻,早在“日本漫画之神”手塚治虫的年代,动画工作室也将许多后期工作外包给其他工作室。1970年代起,台湾动画代工业兴起,长期承包日本的动画后期工作,直到1990年代后又陆续移转到韩国与中国大陆。

如此长期的外包作业,造成的后果就是如今的日本面临严重的动画制作人才不足的情况。一旦外包地出了状况,日本国内完全没有足够的制作能量继续制作。曾参与《银魂》剧场版制作的动画师なわスタ就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日本的动画师)就算再增加十倍也不够啊。”

即使动画制作是在室内进行,除了动画师本人受到感染外,看似不会影响制作,但这个外包产业链会断在“将制作完成的动画原稿运送至日本国内”的环节上,因为日本目前已经对中国大陆和韩国进行了大规模的停飞作业,也暂停了与韩国间的免签协议,使得动画业界长年以来“由工作人员带著制作完成的原稿搭飞机产地直送”的模式遭到重创。

这种模式看似滑稽,实际上是为了能够在开天窗前多争取一点制作时间的最后手段,但长期以来日本业界已经将“最后手段”当做了常态,也使得产业越来越畸形。

畸形的业界还能走多久

担任过《OVERLORD》等多部著名动画的作画导演、演出导演等职务的知名动画师中野彰子,就表示:“制作动画的单价太低,在日本接外包活不下去。”通常动画制作是由工作室做出有如漫画一样的原画,而原画与原画之间的画面就外包给其他工作室来衔接。目前日本动画一个镜头的原画(平均约5至10张)报价约5,000日圆(约47美元),而外包的衔接作画一张仅200日圆。

因为单价太低因此只能外包,找不到日本动画师做,就外包给其他国家;又因为利润太低所以外包也请不起太多动画师,只能增加每单位动画师的工作时间,如果赶不及在开天窗前交稿就只能降低作画品质。

日本动画业界就长期在这种畸形环境下“好像还过得去”,其实是处在只要一个环节崩解就会连续崩解的状态。即使日本动画产值年年增加,但分配给基层动画师的成本并没有增加,只能用外包、加班、偷工减料的三板斧一再敷衍过去。

知名日本声优绪方惠美也于3月9日为动画界发声,表示在中、日、韩如今的情况下,动画画面“这没有在动吧”都已经是尽全力的状况了。只是长期以来,日本动画界光鲜亮丽的表面下,忽视密集技术、劳力的下层,也许目前正是付出苦果的时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