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欧洲为何没能阻止疫情加速扩散

撰写:
撰写:

3月以来,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防控焦点,逐渐从中国转向了海外。随着中国国内病毒的传播逐渐受到控制,患者逐步治愈,海外的现存病例已经远远超过中国国内的现存病例。

欧洲疫情迅速增长尤其引人注目。截至3月11日,海外确诊病例最多、死亡病例最多,且死亡率全球最高的国家是欧洲的意大利,该国仍然以日增千例的速度增长。目前,意大利已经宣布全境封城,并且关闭大部分的商铺。

同时,法国、西班牙、德国三国的病例总计超过6,000人,丹麦、荷兰、瑞典和英国等8个国家确诊人数也呈现上升,欧盟国家悉数“中招”,有加速扩散的趋势。欧洲累计确诊2万余人,占全部海外病例超过一半,可以说已经成为海外防控的主要战场。

实际上,早在1月欧洲境内就发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1月底申根国家就决定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限制,各国政府也在密切专注疫情的发展。然而,各国采取的防控措施没能在第一时间抑制疫情的扩散,一些疫情防控和治疗中的乱象让外界感到意外。

欧洲和世界联系紧密,更容易发生病毒传播,但是除此之外,各国和欧盟在处理疫情上暴露的问题,也没能更快转变疫情扩散的原因。

防控措施的安排失误

首先,普遍的“轻敌”让各国错过了最佳的窗口期。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疫情的爆发,揭开了欧洲疫情扩散的序幕。其实在此之前,除了入境限制之外,意大利和欧洲各国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提前采取行动遏制社区防控,但是各国显然没有足够的重视,甚至在伦巴第疫区情况恶化后,法国里昂还继续举行足球欧冠联赛,数千意大利球迷到现场观赛。

其次,防控措施之中存在漏洞。意大利封城措施步步收紧,但是其中的漏洞让这些措施失去本应有的效果,体现安排的失误。意大利在2月底最先对北部11个城镇采取封城,随后3月8日决定对伦巴第大区整体及北部14个省进行封锁,3月9日封城指令扩展到全国。这些看似强力的举措,细节处则缺乏全面的考量。

意大利封城之后出现很大的出逃现象。警察和士兵检查从意大利米兰火车站出发的乘客进行检查。(AP)

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表示,封城地区只有经过验证下,确认与工作相关、紧急状况或健康原因才允许进入或离开。但是这些特殊状况的范围模糊不清,造成执行困难。据悉,封城地区给每人派发出行表格,只要填上身份信息、居住城市、目的地以及出行理由,出示表格后边检会给予考虑放行。至于考量的标准具体是什么并不清楚。这些原因间接造成了北部封城的窗口期,短短两天时间就有9,000余人从北部逃亡南部的普利亚大区。即便全境封城后,如何执行也是个问号。

另外,政令相互矛盾、朝令夕改也加剧了执行的困难。如法国教育部长刚刚表示全国150座学校封闭,暂停游学项目,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就在当天表示未来15天甚至是8天内就会要求境内学校复课,以免“制造慌乱”。意大利一些民众也表示,政府一会要求放下一切应对疫情,一会说多洗手就可以抵抗病毒,中央政府和地方官员的信息常常相互矛盾,令人感到困惑。

诚然,由于欧洲民众的文化习惯和国情的背景,政府的政令本身就存在执行困难,比如意大利20多所监狱发生暴动,法国的抗议游行照常举行,都让防疫工作更混乱。但是,若意大利在采取封城措施时,有更加考虑周详的计划,恐慌的情况是否会有缓解呢?在暂停监狱探监之前,意大利政府是否准备好应对可能的反弹?这些问题值得执政者思索。

欧盟内部的协调的不足

疫情正在考验欧盟内部的协调能力,这也让欧盟成员国之间矛盾更加突出。意大利作为疫情的重灾区,近期不断对欧盟“抱怨”支持不足。意大利驻欧盟大使马萨里(Maurizio Sarri)称,欧盟成员国之间缺乏团结,意大利求助欧盟竟“无一国回应”。世卫组织(WHO)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瑞安(Michael Ryan)也强调希望看到欧盟内部能够在支持意大利时表现出团结性。

意大利监狱发生暴动,囚犯的家属在监狱门口和警察发生冲突。(AP)

法国、德国、捷克等国实施医用防护设备出口禁令,引起欧盟其他国家的不满,特别是缺乏生产能力的国家。这也引起欧盟国家和非欧盟国家瑞士之间的外交纠纷,德国已经两次扣留输往瑞士的医疗物资,甚至第二次“截胡”的物资还没有在德国入关,而意大利也截住了一批发往瑞士的消毒水,外交事件由此发酵。

对于申根国家是否要重新管控边境的问题,各国也有争论。一方面,奥地利等国开始限制意大利公民入境,被马克龙批评为“坏的决定”,但另一方面,欧盟国家的居民自由流动,除了边境检测体温之外,难有其他的信息追踪,对阻止疫情的确不利,疫情扩散最终的后果是由各国承担。

3月10日,欧盟27国官员紧急开视频会议进行协商,并确定了4个疫情防控的优先事项,分别是遏制病毒传播、寻求联合采购医疗设备、加快疫苗研究和关注对中小企业及员工的影响。实际上,在一个月前,2月13日欧盟各国卫生部长已经有过一次紧急会议,决定要加强合作协调,也提出联合采购物资,但是具体如何采购、采购数量和物资配置现在并没有细节,反而是种种市场障碍引起成员国之间的矛盾。

有分析指出,由于公共卫生管理主要由各成员国政府负责,各国基于本国利益很可能拒绝让步,也就是说会议的协调作用有限。此次疫情已经成为欧盟凝聚力的巨大挑战,也暴露了欧盟一体化在很多方面还有矛盾和短板。

意大利疫情严重的地区医疗系统压力巨大。图为意大利北部克雷莫纳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Reuters)

医疗系统的弊病暴露

疫情在欧洲爆发,医疗系统暴露了薄弱的一面。疫情严重的欧洲国家多数是发达国家,医疗资源丰富、医疗水平先进,且医疗系统和社会保障体系是全球最为完善的。其中,意大利曾经还被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全球医疗质量排名中,进入过前十名。

然而疫情之下,意大利伦巴第大区10%以上的感染是医疗人员,人员短缺不得不用护士学校提前毕业、退休返聘等方法弥补,专家甚至建议给ICU病房设置年龄上限,医生在“谁该插管”上进行艰难选择。法国瓦兹的一间医院面对疫情爆发,只有3人回复每日上千通咨询电话,疫区普遍出现了医护人员和设备不足的情况。

事实说明,发达国家医疗系统的隐患仍然存在。意大利卫生部在2018年的调查数据显示,2003至2013年期间,意大利医疗系统有20%的急救中心因设备老化、医护人员短缺被迫关闭。2015年,政府再次大幅度削减医疗财政预算,造成了医疗系统28%的急救中心无法正常运转。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09年之后,美欧国家医疗支出占GDP的比例增速普遍减缓,其中意大利该比例还出现负增长。

另外,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公立医疗体系效率低下、政府调动资源能力不足的问题也可能让疫情前线雪上加霜。虽然意大利公立医疗对全民免费,但是一些地区存在就医程序繁琐、等待时间过长的问题。2018年,意大利医疗研究机构称,经过对伦巴第大区、威尼托大区、拉齐奥大区和坎帕尼亚大区公私立医院调查,数据显示公立医院病患进行专科检查平均等待时间为65天,私人医院也需要7天。加之疫情之下许多私人诊所没有检测能力和防护设备,不得不将病人指引到检测点自行检测,增加传染的风险。

不止是意大利,英国同样存在就医等待时间长的问题,而法国和德国的乡村地区也出现“医生荒”的隐忧。法国医生公会理事曾预计,2020年法国将会出现“医疗人口过载”。

不可否认,欧洲在医疗水平上和资源上是全球领先的,然而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对公共卫生支出力度减小也是事实。这次疫情应当成为对这一现象的一次提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