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如果丘吉尔还在 会被约翰逊活活气死吗

撰写:
撰写:

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中、韩、伊、意、西班牙等国,面临病毒进攻都展现了严防死守的决绝态度。其中,中国已经转入战略反攻,并开始外派远征军出征,韩国处于战争胶着状态,伊朗和意大利正和病毒殊死搏斗,西班牙已封锁边境,做好了全面战争准备。

美国因为特朗普(Donald Trump)选举需要在“绥靖”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了事态不对,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已经举国投入与病毒开战。其它绝大多数疫情不太严重的国家,也内肃残敌,外防入侵,努力拒敌于国门之外。

2020年3月13日,在意大利一家医院,医务人员正在做准备工作。(Reuters)

如果用战争形态来形容这场防疫行动,这就是人类与新冠病毒之间的一场世界大战。

这场战争和一战、二战、国际反恐战争不同,前三场战争都是人类不同国家或势力集团之间捉对厮杀,但是这场反毒大战,是全球化后人类第一次大规模携手和病毒作战,医生就是冲在前线的战士,器械就是枪支,药物就是子弹,这是一种全新的战争形态,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

在这场战争中,人类一方出于各自的国家利益或战争认知虽然也互喷互撕,各国政府与政治领袖人物都犯过愚蠢的错误,贻误过最佳战机,但整体而言,大家的作战对象和战争目标是一致的,这种命运共同体精神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

但是在这场需要人类协同一致的战争中,谁也想不到,英国和瑞典,一个昔日的世界领袖“日不落帝国”,一个曾厮杀于海洋令人闻风丧胆的“北欧海盗” ,居然连战斗队形都未展开,更远未到弹尽粮绝的地步,一枪不放,就在病毒面前举起了白旗,选择缴枪投降。

英国首相约翰逊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不负责任态度,使其在国际舆论上备受质疑。(AP)

瑞典也就算了,作为诺贝尔的老家,就让他们去和病毒一起共享“和平”的荣光吧。倒是英国,昔日的世界领袖,全球霸主,维多利亚鼎盛时代的“日不落帝国”,曾经在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领导下因为不屈不挠、殊死抵抗法西斯“病毒”而获得过全球尊重,如今在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领导下却沦落成今天这样一副窝囊废样子,变成了英国的汪精卫和贝当(Henri Philippe Petain)政府,真是可悲可叹!

这是对人类一方的背叛,实质上是一种投敌行为!

提出“群体免疫”这个听起来清新脱俗、好像还蛮有医学原理的概念,其实就是让足够多的人感染新冠病毒,最后形成集体免疫力,使得新冠病毒和人类以后长期共存,占领人类的领地。

在还没有疫苗问世之前,这种可能让数万人、数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丧命的反人类行为,居然能被称为“科学”和“医学”,被称为是“一种残酷的极度理性态度”,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事实上,这种行为,不管用什么样的语言包装,都是对本国人民生命健康和全球防疫极不负责任的表现,是一种懦弱表现。

在病毒的进攻面前,这两个国家如果是在已经弹尽粮绝,山穷水尽,医疗资源已经耗尽崩溃,还挡不住病毒大军汹涌杀来的情况下选择投降,或许还能有一点听起来合理的解释,像今天这样,在病毒的进攻下一枪不放,就说打不过对方放弃抵抗,这不是投降主义是什么?

如果把二战期间的法西斯比为“病毒”,这种用医学语言包装的堂而皇之的投降主义行为,和汪精卫提出“和平建国”主张,选择向日本投降,和日本“共享共荣”,以及法国贝当政府,打着为了“避免法国人民继续陷战火涂炭”而选择向希特勒德国投降,和法西斯共存有何差异?

在和平年代,这就是政府不作为,是政府和政治领袖人物,打着医学和科学的旗号,借助人民赋予的领导决策权力,骑劫人民的选择权,把人民当成了关在实验室笼子里的小白鼠。

人命关天,数十万、上百万人民的性命,就是在这种冷酷的防疫投入的性价比上计算吗?这种政府决策行为发生在英国和瑞典,两个长期以来将“人权”视为核心价值的国家,难道不是对两国政府与政治领袖人物的极大讽刺吗?

再次抛开瑞典不提,就算是姑且不说这种行为对英国人生命健康与全球防疫努力的冲击,不说对英国这个长期将“人权”视为核心价值的国家的讽刺,也不说这种打着医学和科学的旗号,借助人民赋予的领导决策权力,骑劫人民的选择权,把人民当成了关在实验室笼子里的小白鼠的政府不作为行为有多无耻,就是对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的历史,这难道不是羞辱吗?

看到约翰逊今天这个甘当俘虏的样子,不知道在布雷顿教堂公墓里已化作枯骨的丘吉尔在地下是什么心情?如果这种二战领袖人物现在还活着,会不会被约翰逊活活气死?或是会把他公审之后就地枪毙?真是江河日下,丢人现眼呐,昔日的大英帝国!

这种行为,就等于是在病毒进攻面前,在人类的阵地上洞开了一个大口子,人为地制造了一个病毒漏洞,不仅让病毒长驱直入,杀入本国侵害国民生命健康,还使得人类在全球的防疫作战,因为病毒可以借助这一漏洞侵入,持续在人际间感染传播,而面临整体失败的可能。

在战争年代,这就是一种投降主义叛变行为,在和平年代,这是应该被送上海牙国际法庭审判的反人类犯罪。无论用再清新脱俗的医学语言包装,都遮不住这种在病毒面前反人类投降主义行为的本质。

推荐阅读:

围观中国:习近平行动释放信号 西方对华态度现重大变化

避免防疫与经济对撞 韩国模式比中国更好

全球疫情肆虐下 习近平武汉视察释放何种信号

【习近平武汉视察】西媒:中国官方未提及的讯息耐人寻味

两岸两架武汉包机 为何成了文明与野蛮的对比展示

【新冠肺炎】高调回应意大利求援 中国能转危为机吗

对话安邦智库:一场空前复杂的经济危机正在到来

九七后最严峻危机的香港修例风波收场了吗

专论:治理是硬道理 打开中国未来之门的总钥匙

社论:国民党民进党化是死路一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