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前的黑夜 黑死病带来的危机与转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20年3月起,新冠肺炎(COVID-19)迅速在欧洲蔓延。尽管欧洲各国于1月时就采取多项预防措施,但便利的交通与防疫漏洞还是让许多欧盟国家纷纷“中招"。日前,西班牙成为意大利之后第二个宣布实施全境封锁的欧洲国家,欧洲快速“沦陷",让人不禁联想起曾流行于14世纪欧洲大陆的黑死病。造成约有60%欧洲人因此死亡,使欧洲经济越发萧条、各行各业陷入停摆与瘫痪。不过以长期来看,黑死病打破了社会阶层流动僵化,促进土地分配、艺术与文化的发展。

日前意大利宣布全境封锁,不少意大利民众在自家阳台唱歌提振士气。(Reuters)

病毒、细菌不分贫富贵贱,人人都有机会被传染到。但由于穷人能够获得的医疗资源有限,导致传染病流行时,贫民成为最主要的受害者,据19世纪历史学家索罗尔德.罗杰斯(Thorold Rogers,1823-1890年)对于黑死病下的欧洲社会研究记载:“众所周知,至少在英格兰,黑死病放过了富人,夺走了穷人的生命。这并不令人奇怪。穷人住在密不透风、肮脏污秽的棚屋里,空间狭小,没有窗户,采光靠点灯;喝汤为生,穿麻布衣服……因为生活艰苦,不注意清洁卫生……各种疾病在穷人之间非常流行",可以看到贫民在来势汹汹的传染病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但那些在黑死病中幸存下来的老百姓们,日子也并不好过。当时欧洲社会人口结构发生改变,20岁至59岁的劳动人口只占41%,他们不仅必须承担庞大的社会责任,且要做的苦差事变更多了。由于各地都严重缺乏劳动力,不够人手来收割庄稼、耕种土地、放牧牛群,但是老百姓的收入并未因为劳动变多而增加。这是因为上层社会的贵族为了维护自身的政治、经济地位,因而透过法律加强对农奴的控制,让社会矛盾更加尖锐。

比如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1312-1377年)于1349年和1351年颁布《劳工条例》(Rdinance of Labourers 1349、1351),反而种下日后农民起义的种子。该法要求所有60岁以下的人民必须工作、且禁止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并规定工资不得调涨;没有工作的人将被处以严厉的刑罚。当时的英国史家亨利.奈顿(Henry Knighton)写道:“国王谕令诸郡,收割工人及其他工人不能索要高于以往的工资,否则依律论处。但工人们春风得意,斗志旺盛,对国王的谕令不闻不问。如果有人想雇劳工,则不得不按照劳工的要求付报酬",公文也记载:“各行各业的劳工都非常缺乏,全英格兰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土地无人耕种。劳工及熟练工人非常难以控制,即便是国王、法律、法官、执法者也无法惩罚他们。"

黑死病导致劳动力严重缺乏,改变了原先对领主有利的情况,农奴不愿再争相出高价来承租土地,而是反过来向领主提出自己的要求,如减少地租、提高工资。尽管农民的要求遭到领主否决,并透过制定相关法规来控制工资上涨,甚至尽可能地立法维持原先的农奴制度,但终究抵挡不了这波浪潮。无数的农奴们为此激烈的反抗,除了罢工外,更有舍弃原有的家园,移居至城镇成为“自由人”,让过去中世纪盛行的农奴制度因黑死病,加快其瓦解速度使其无法再继续维持。

图为黑死病大流行时欧洲盛行的“死亡之舞"绘画,象征死亡的骷髅活蹦乱跳地将人们带往死亡。(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除了造成社会阶层与土地分配的改变外,在这场令人感到相当绝望的疫情面前,人们的宗教信仰开始走向两极:一边是害怕被感染而有了更虔诚的信仰,为此建造许多教堂,如始建于黑死病大流行的米兰大教堂(建于1386年),或是因黑死病而停工的意大利锡耶纳大教堂(Siena Cathedral )。另一边则是不再信任过去宗教领袖,且对宗教信念产生动摇,为此提供日后思想解放的契机。高死亡率不仅带来劳动力缺乏,也带走无数学者与知识阶层的人数,让这段期间的艺术文化表现,多围绕在“死亡"上,像是能够看到死神混杂在生者之间,出没在各种日常生活的场景中。

经过了数百年时间,欧洲才从黑死病疫情中逐渐恢复元气,并付出庞大的代价。但也让欧洲有了不同以往的面貌,如城市经济兴起、人文主义的复兴等,并埋下宗教改革、思想脱离神学的种子。每当一次大规模的传染病出现时,虽然是危机,却也有可能是未来的转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