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中国驱逐美三大报记者的是与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外交部3月17日晚宣布针对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反击举措,要求《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三家美国媒体部分美籍记者在10日内交还记者证,这就意味着他们10天后必须离开中国。中国政府还禁止他们今后在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地区从事新闻报道工作。

针对中国此举,美国国务院和所涉媒体的总编或执行编辑以及业内管理人士第一时间表达谴责和反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对中国驱逐美国记者的做法表示遗憾(unfortunate),称他希望中方能够“重新考虑”,但他同时强调,美国国务院之前之所以限制中国媒体工作人员,主要原因是相关个体并非媒体,而是中国的宣传媒介。

2020年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就冠状病毒防控工作发言时,个别不允许进入简报室的记者从外面观看。(AP)

针对中国政府此举,美国媒体的第一反应大体接近美国政府立场,忽略中方对“对与错”和事发缘由的重视,倾向聚焦于“新闻自由”的争议。

驱逐力度最大

三家所涉媒体一致认为,这是中国自毛泽东时代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驱逐记者行为,都认为是对特朗普政府“争锋相对”的“报复”。三家媒体自己的报道几乎都将中国此举放在了“中美两大强国关系愈加紧张”的背景下,也就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两国贸易关系的持续恶化,直至2019年双方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它们还提到,除了贸易以外,两国在技术和战略层面以及当前的新冠肺炎防控领域都存在龃龉。

其中,《华尔街日报》认为,中美围绕媒体运营的冲突正在不断升级。《纽约时报》的报道提到了中国这种做法是对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媒体在美工作人员数量的一种回应,但该报认为,五家中国媒体机构被广泛认为是中国的宣传媒介。《时代》周刊认为,中国驱逐美国记者很可能被自由新闻倡导者和媒体组织视为中国打压记者的方式。

另外,美国舆论似乎认为“美国媒体被驱逐出中国”,但这并非事态全貌。实际上美国之音(VOA)以及时代杂志(TIME)等美国媒体依然可以在中国报道,只不过他们被要求申报在华工作职员、采取和经营的相关信息。另外,最近刚刚拿到记者证、2021年到期的美籍记者依然可以在中国从事新闻报道工作。

借疫情误导背景

《纽约时报》将中国此举和应对冠状肺炎联系了起来。该报17日的一篇报道说,在新冠肺炎疫情刚刚爆发时,这些外国记者曾在1月和2月广泛报道疫情。而当时的中国政府寻求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在3月17日的社论中,该报甚至认为,在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之际,中国这一打压“新闻自由”的做法非常不合时宜。

这种报道视角契合特朗普政府。就在中国宣布驱逐美国记者的举措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发布两条推文,批评中国驱逐美国记者是“朝着剥夺中国人民和世界获取中国相关真实信息的权利迈出的又一步”。NSC直接将新冠病毒称作“武汉冠状病毒”。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将新冠病毒成为“武汉病毒”。在另一则推文中,白宫呼吁中国转而专注于帮助世界抗击新冠病毒疫情。

在这种白宫及美国国务院的舆论的引导下,《时代》杂志、《纽约时报》等媒体的主编批评中国新闻自由的同时,都提到了应对肺炎疫情的必要性。而事实上,中国做出驱逐美国记者的决定,和肺炎疫情防控没有直接关系。

三家媒体也基本上都报道了中国在声明中提到的理由。《纽约时报》承认,美国官员对北京这一报复行为并非没有准备。

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五家驻美中国官方媒体指定为“外国使团”,要求他们向美国国务院申报所有人员,以及登记旗下物业;3月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了对四家中国国有媒体驻美机构的员工人数限制,要求这些机构将驻美中国员工总数从160人减少至100人。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布推文,表达了“美国既然宣布游戏开始, 中国愿意奉陪到底”(Now the U.S. has kicked off the game, let’s play)。之后,中国因为《华尔街日报》一篇充满对华偏见的报道而驱逐了该报三名外国记者。

提到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时,《纽约时报》似乎混淆了他们被驱逐的原因。《纽约时报》反而强调华尔街日报“中国是亚洲病夫”的文章旨在批评中国应对冠状肺炎不力。而事实上,中国驱逐他们的理由比较充分,即该报文章视角充满种族歧视,且拒绝做出道歉。

华尔街日报宣称中国是“真正亚洲病夫”的文章,引发中国舆论的反弹。(华尔街日报网站截图)

当然,该报也提到,国务卿蓬佩奥也曾时不时斥责新闻记者,特朗普则更为频繁,甚至将记者形容为“人民的敌人”。中国等国近来频繁使用的“假新闻”(fake news)一词一定程度上就源于特朗普对记者的频繁批评。最后,该报引述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的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前美国负责东亚事务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的话,似乎寄望两国能够通过外交渠道解决这次纷争。

谢淑丽担心两国在媒体博弈层面撕破脸搞不好会弄巧成拙,她呼吁两国尽早“休战”,两国外长应该就此争议性话题开启“谈判”。但从蓬佩奥和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3月17日的通话结果来看,美方目前并没有表现出通过外交手段化解这一矛盾的政治意愿。

推荐阅读:

【新冠肺炎•舆情】四大病毒起源说搅动中国舆论场

美国零利率“放水” 特朗普将引发又一轮中美“货币战争”

全球15国百名高层政要感染新冠肺炎 谁会是首个确诊元首

【新冠肺炎·美国】疫情升级 白宫多次闭门密谈了什么

中共一号工程迎来收官 陈全国面临考验

【新冠肺炎】舆论场:群体免疫的“罪与罚”

习近平行动释放信号 西方对华态度现重大变化

【新冠肺炎】西方为何难以复制中国防疫经验

【新冠肺炎】没有被读懂的“群体免疫”

【新冠肺炎·美国】疫情升级 白宫多次闭门密谈了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