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火接力仪式有史以来的最严峻冲击 奥林匹克精神陷入危机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的猖獗,迫使东京奥运的圣火甫在希腊赫拉神庙遗址点燃和传递后不久,希腊奥委会就于2020年3月12日宣布中止境内的圣火传递。紧接着日本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于3月17日声明火炬接力开幕式将采闭门举行,且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与奥运大臣桥本圣子俱取消前往雅典,参加于19日举行的圣火交接仪式。尽管国际奥委会仍宣称会继续致力东京奥运,但因疫情中断的圣火接力传统,无疑给这回奥运蒙上了层不安的阴影。

虽然希腊奥委会提醒人民不要围观圣火传递,但最后仍因人潮聚集不得不宣告中止境内传递。图为英国演员杰拉德‧巴特勒(Gerard James Butler)于希腊斯巴达传递奥运圣火。(AP)

在古希腊神话里,火焰既代表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替人类自上天盗取来的文明之火,又是灶神赫斯提亚(Hestia)不能熄灭的永恒之火,因此象征奥运开始的圣火得于赫拉神庙的祭坛里,由比拟贺斯提亚(Hestia)女神的女祭司借由凹面镜,采集太阳神阿波罗(Apollo)的光芒点燃火炬。这既复兴古代仪式的宗教意涵,表明现代奥运乃承继古希腊传统;同时通过圣火传递串联各地宣扬和平,扩大了“四海一家”的团结精神。

不过圣火传递的仪式,并未随着1896年顾拜旦(Charles Pierre de Frédy, Baron de Coubertin,1863─1937年)擘划第一届现代奥运而复兴,待至1920年比利时于安特卫普奥运开幕式上点燃火焰与望弥撒,借以悼念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的协约国士兵与庆祝战胜,才重新燃起了奥运圣火。接着1928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奥运与1932年美国洛杉矶奥运,又引入高塔作为点燃奥运主火炬的构想。最后迟至1936年德国柏林奥运时,才由柏林奥组委秘书长卡尔‧迪姆(Carl Diem,1882─1962年)提议在希腊奥林匹亚点燃后再传送至柏林,恢复并发扬了圣火接力传递。

1936年柏林奥运恢复了圣火传递的仪式。(AP)

正因圣火点燃与传递的复兴过程,又寓意着团结友好,因此各国人民对于迎接圣火常展现极大热情,主办国也希冀在此发挥巧思。譬如1968年墨西哥奥运刻意选在10月12日开幕,该日乃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1451─1506年)抵达美洲大陆的476周年,故墨西哥让圣火自奥林匹亚点燃后,先送往哥伦布的出生城市─意大利热那亚,再传递至哥伦布舰队的首航地西班牙帕洛斯港(Palos de la Frontera),再依循其航迹自非洲、南美洲逐步北上至墨西哥,重现几百年前的欧美接触史。同时主火炬由时年20岁的女性田径短跑选手诺玛‧恩里克塔(Norma Enriqueta Basilio de Sotelo,1948─2019年)点燃,这也是女性首度点燃奥运主火炬,很好地传达男女平权的用意。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的圣火则首度利用科技输运,加拿大将传递至雅典的圣火放在可感应火焰离子的传感器前,将离子转换成脉冲讯号发射给人造卫星,再由卫星转发至渥太华的激光装置,最后转换成激光点燃火炬。尽管这项创新歌颂人类科技的进步,也延续1972年加拿大首度发射兄弟(Anik)系列人造卫星的骄傲,但传递仅费时四天,又失去完整体现人际与国际接力的友谊意涵,因此国际奥委会认定这不利传播奥林匹克精神,故使用卫星传递圣火只出现这么一次后便成绝响。

此外,圣火的传递并不总是那么平和,政治与商业的干扰不时出现。例如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时,芬兰就坚持不让圣火经过苏联等东欧共产国家,只因自己在二战里曾受苏联入侵。为此芬兰也立下首度使用飞机运载圣火的创举,直接将圣火空运至丹麦,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破坏了呼吁团结与公平参与的奥林匹克精神。

还有1984年洛杉矶奥运前,则苦于美国加州公民投票反对政府编列预算举办奥运、加州政府也不许发行彩票筹措经费的窘境,不得不开放给民间企业承办。结果接手的洛杉矶奥组委主席彼得‧尤伯龙斯(Peter Victor Ueberroth)首创商业结合奥运的经营模式,不仅出售电视转播权,连火炬手资格也跟着明码标价,每位3千美元、限额4千名。这虽然有助添补洛杉矶奥组委的羞涩钱囊,但希腊奥委会秘书长菲拉雷托斯(Nikos Filaretos,1925─2007年)等人强烈反对,批评此举亵渎希腊人民的神圣仪式,甚至威胁不提供圣火火种。最后双方各退一步,洛杉矶奥组委允诺将挹注资金给奥运体育项目以及残奥委会后,这才让圣火顺利点燃并传递至洛杉矶。

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途经巴黎时,藏独份子举着“雪山狮子旗”试图破坏圣火传递,负责接力的中国残疾击剑选手金晶则双手紧护圣火。(中国网)

但最盛大、又受到最多破坏的,当属2008年北京奥运的圣火传递。对中国而言,举办奥运是昭示和平崛起与民族复兴的大国气象,因此民众无不热烈支持与关注,还首度推出跨越五大洲的庞大圣火传递路线。尤其同年5月12日发生伤亡惨烈的汶川大地震,奥运遂成为抚平伤痛与凝聚上下的绝佳场合。

然而部分国家以“违反人权”为借口抵制北京奥运,主张藏独、疆独者更伺机滋事,在圣火传递时故意骚扰火炬手、抢夺圣火,引起相当大民愤。加上欧美媒体的镜头刻意多聚焦于破坏圣火传递的抗议团体,渲染北京奥运的负面意象。时任中国驻英大使傅莹事后因此撰文感叹西方的对华妖魔化:挡在中国与世界之间的这堵墙太厚重了。

因此这回东京奥运圣火传递横生波折,虽是首度因疾疫缘故不得不缩减规模,而非政治或商业因素的干扰。但观诸当前各国防疫措施宽严不均,个别国家又一味抹黑卸责与自扫门前雪,再回首审视这象征和平与团结的奥运圣火也被迫低调传递,委实不能不喟叹世界大同的艰难。只能期盼有关各国赶紧通力合作止住疫情蔓延,勿以种族主义或政治偏见行事,让世界人民能回复正常生活,亦能迎接四年一度的奥运盛事,在同一个世界里重拾奥林匹克精神,也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再迈进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