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从经济到抗疫:世界如何看待中国

撰写:
撰写:

新冠疫情发展至今,全球已有超过22万人感染,将近9,000人死亡,各国相继出台停课、隔离、宵禁、封城等措施,引得人心惶惶,不仅导致各地出现抢购潮,也催发新一波仇外情绪,更是对全球化的一大冲击。而因疫情而产生变化的,还有世界的对华认识。

自打苏联崩解,国际社会便沉浸在“历史终结”的欢快中,认为将来便是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天下。自此各式针对中国的预测便层出不穷,其若不是宣称中国必将民主化,便是预言中国崩解之日近了,彷佛自由民主便是人类制度演化的完美终点。

然而,30年过去,现实发展明显没能按照剧本出演。例如中东,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起初还被称作第四波民主化,没想到最后不仅没有重现东欧共产集团解体之景,还促成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崛起,并让多国陷入血腥内战。结果难民危机的人道之火延烧欧洲,引发当地左右阵营残酷互撕,自由民主阵营因而自腐。

难民危机冲击欧洲的自我认同。(AP)

中国的发展则更是出人意料。其不仅没有崩解,还逐渐在经济与科技上超赶欧美,甚至发展一带一路,耕耘全球治理。而面对此次疫情大考,中国起初腹背受敌,内有疫情民怨,外有舆论讪笑,崩溃论更是再次甚嚣尘上;但随着中国交出和缓的答卷,西方疫情却开始在不及格边缘徘徊,甚至反向中国求援,舆情也由“中国崩溃论”,悄然过渡到了“西方衰落”。

从经济到疫情,中国的迥异发展引发不少反思。这段过程不仅照见世界对华认识的变迁,也促成中国对自我现代化的审视。

西方的失势焦虑

当“中国崛起”成为热门关键词后,有两种论调也成了西方朗朗上口的流行语,一是中国威胁论,二是中国崩溃论。如今前者虽比后者更有市场,但后者却总能在某些时刻迅速复苏。而这两种论调看似结局不同,却有着类似的基础,即中国本身是对现行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只是前者极有可能修正成功,后者则会导致自身崩坏。

而世界之所以会有如此看法,则与美国的中国观脱不了关系。长年以来,美国的对华认识便在两种思想视角间摆荡,一是“异端”,二是“异邦人”。前者意指不可改造的异教徒,必须围堵后消灭;后者则是尚可接受福音者,还有改造希望。这两种视角决定了“美国究竟对中国负有什么责任”,再搭配不时窜出的孤立主义,遂成各阶段不同的对华战略。

例如在中共建政之初,美国本视中国为与“异端”苏联交好的“异邦人”,并未大加介入,但没料到中国后来会出兵朝鲜战争,俨然成了东方小“异端”,美国遂改为强力围堵;珍宝岛事件后,中苏交恶,美国又认为中国“尚有教化之可能”,于是改采和解政策,直至苏联崩解。

珍宝岛事件令中苏关系急遽恶化,从而为中美建交埋下基础。(Getty)

冷战结束后,当时美国一来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二来其重心几乎都在中东等无序世界,故一时顾不上同为有序世界成员的中国。结果待其回过神来,才发现中国已是今非昔比,反观自己则因深陷军事泥淖而伤痕累累,再加上苏联一去不复返,中国遂再度担起异端角色,成为美国的主要围堵与针对对象。但这般舆情塑造,若无整体西方世界配合,光凭美国也是孤掌难鸣。

这些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屡屡在国际舆论上声讨中国。例如面对中国提出一带一路计划,其虽不与西方现行国际建制相冲突,却也遭遇一股脑的宣传战攻击,直称其为新殖民主义;中国在海外设立孔子学院,也被大肆批斗成“要操控所在国心灵、扭曲国际信息”的锐实力(sharp power);华为发展5G,就被国际舆论围剿,打成意图窃听全球的间谍公司。

一带一路被批评为新殖民主义。图为斯里兰卡与中国一带一路的重点合作项目:卡科伦坡港口城。(新华社)

然而这种狂炒中国威胁论的策略,近年却似乎不那么管用了。原因一来是中国确实已非吴下阿蒙,而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各国互赖加深;二来是西方近年受难民危机冲击,左右翼阵营严重撕裂,已开始自疑是否仍为自由民主价值的守护者;三来是即便美国声称中国是国际秩序的挑战者,但其近来在许多议题上屡同欧洲交恶,特朗普更退出诸多国际建制,导致美国其实已在自保之际成为国际秩序实际的破坏者。于是就在这一片混乱中,中国逐渐突破威胁论的封锁。

这些年来,即便美国舆论攻势猛烈,一带一路仍有所斩获,孔子学院也逐渐拓点,5G虽被贴满了窃听疑云大字报,却也开始为少数国家所接受。新冠疫情爆发后,则又是一次对华认识的图景重塑。

疫情下的国际舆论战侧写

疫情爆发之初,中国明显成了众矢之的,国际社会不仅歧视华人,也抨击武汉封城是食古不化的中世纪防疫法,眼见病势猛如虎,中国崩溃论于是再起。然而随着疫情态势逐渐逆转,舆情也起了变化。

首先,谴责中国的声音仍有,但所谓崩溃论已近乎销声匿迹,现下炮火多集中在谴责中国传播病毒上,更有甚者认为中国强制封锁消息,遮掩尚在严重状态的疫情。然而前者明显是双重标准,2009年美国爆发H1N1疫情,不仅导致本土近6,000万人感染,也演变成全球大流行,但国际上却几乎没有要求美国道歉的声音;后者则可视为崩溃论的遗绪,只是更为隐晦,且毫无证据,已逼近末世幻想。

其次,西方也出现了赞扬中国的回音。在这些声音中,一来是赞扬中国的制度优越性,故能实施硬核封城、上门排查等强硬措施;二来是感念中国为世界争取了反应时间,只是各国还是没能准备就绪。而正是这谴责与赞扬交织时,让中国有了治理国际对华认识的空间。

中国派往意大利米兰协助抗疫的医疗队。(AP)

在国际层次上,中国政府双管齐下,一是积极派遣医疗援助队、捐赠医疗物资,协助意大利与伊朗的等重灾区,此举确实收获一定好评,颇有在一带一路外,拓展防疫丝路的展望;二是中国意图重塑疫情论述,故而才有人称“推特上最红战狼外交官”赵立坚的那番“美军起源说”,其看似为个人行为,实是外交部门一次试水温,意在引发讨论,松动目前定调的“武汉起源说”。

以西方自我临摹

中国内部也因西方抗疫催生了舆情的版块碰撞。疫情和缓之势渐显时,民族情绪明显上扬,各式自媒体与公众号上便渐有夸大他国抗疫惨状的文章,尤其是英国提出群体免疫思路时,声讨之势简直勘比洪水滔天;然而在这波水漫金山下,仍不乏自由派发声赞扬,认为西方防疫之道也有其道理,尤其是群体免疫。结果两派纷争最后因一篇文章而正式白热化。

英国提出群体免疫思路,引发众怒。(AP)

3月15日,《中青报》刊登了一篇名为《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国人世界观别被毁了》的文章,呼吁民众勿要过分贬低西方抗疫策略,也不要藉消费西方苦难来提升国家尊严。这篇文章就内容来说,可谓极度政治正确,但在中国现下语境与氛围中诞生,自然会踢到铁板。

对许多民众而言,中国承受来自世界各地的污名,不是近两个月的事,也不只有疫情这一议题,此次西方沦陷,刚好能让自己出口怨气,何必忍让?上述情绪难言对错,但不可否认确实颇有市场,而这也与中国在现代化过程中的矛盾心结有观。

清末诸战令中国割地赔款,史书将其记载为中国近代之始。然而这种由列强带来的近代,与其说是时间概念,不如说是空间概念,自此天朝体系便在地图上便被画进了落后一隅,中国内部因而萌发自我改造的需求。

然而在改造过程中,中国又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自我鄙视的情绪,结果就是导致国族的精神分裂,既将西方无止境浪漫化,也将其无限妖魔化,并分别化为两种人格的自尊根源。这段现代化过程大为重塑了中国人自己的对华认识,西方从此便像个魅影,深据于民族灵魂内,其既是要抵抗的对象,却也是要依赖模仿的目标。疫情下的国内舆情碰况,便是最真实的体现。

这场疫战,旷日废时,影响深远。其不仅是中国崩溃论与西方衰落的角力,也是世界对华认识的变迁缩影,更是中国经历现代化的再次阵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