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中国之外全球确诊量暴增 欧美为什么也错在一开始

撰写:
撰写:

欧美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连日来持续暴增,目前,意大利确诊量飙升至59,138例,德国确诊23,921例,法国确诊16,018例,美国确诊量已经破3万。

3月22日,欧盟累计确诊148,117,中国累计确诊80,977,每百万人病死数欧盟为18.47,中国为2.27。病死率欧盟为5.54%,中国为4.03%。由于疫情蔓延的程度不同,3月22日的美国相当于2月6日的中国,以及3月12日的欧盟。从每百万人确诊病例数看,3月22日美国每百万人确诊病例数为91,2月6日中国每百万人确诊病例数22,3月12日欧盟每百万人确诊病例数为66。可见欧美的疫情严重程度远超过中国当时的状况,未来的防控形势并不乐观。

而危局之下乱象频发,互抢物资屡见不鲜,法国扣瑞士手套、德国扣美国口罩、捷克截留中国援助华人的物资,美国纽约州物资将在未来两三周告罄,以往公开声称可以不戴口罩的特朗普(Donald Trump)现在竟然建议医护口罩消毒后可再用。

新冠肺炎疫情并非第一天爆发,中国抗疫已经经历了一开始物资紧缺、医疗资源紧缺的情况,为什么欧美重蹈覆辙,没有利用中国提供的两个月时间未雨绸缪?

疫情严重的情况下,2月15日,在日本冈山西大寺举行的裸体节上,人们准备抢夺一根由牧师投掷的名为“shingi”的木棍。(路透社)

无论中国还是欧美,一开始的应对都不尽人意,有疫情独特的因素。新冠肺炎的致命性高于流感低于SARS,但传染性很高。人们对它的认识是在疫情爆发后才刚开始,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如何防治处于摸索状态,高传染性造成了医疗资源紧张、人人自危的混乱局面。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挑战。

默克尔(Angela Merkel)3月18日发表电视讲话称新冠肺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大挑战、“关乎生死存亡”。《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称,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中国官方将新冠肺炎疫情称之为中共建政以来在中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些话的背后是对疫情前所未有严峻的基本判断。情况“前所未有”,所以一开始难免应对不力。

不过,中国和欧美在一开始都犯错误的具体原因不同。中国一开始的慌乱局面有公共卫生制度不完善的一面,有官僚失误的一面。

而欧美国家之所以错在一开始,首先是对中国的疫情警觉不够。中国的疫情已经开始两个月了,欧美的疫情管控仍然没有任何的起色。一开始各国纷纷撤侨闭航,试图用简单的方法来避免被传染。当中国的确诊人数暴增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需要认知和了解这一病毒的防控与防范。傲慢与麻痹大意让他们认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

3月10日西班牙人蜂拥到超市购物。(AP)

其次,欧美国家的传染病防治法非常完善,各国都不缺少采取行动的依据。但是封城锁国限制自由,涉及到每个人,靠选票上位的各位政客,并不想拿自己的选票做赌注。换句话说,无论是叫停社会活动还是征用物资出动军队,等等举措都需要议会各党派的认同。一开始政客们过于追求程序正义,不敢做出改变,不敢承担责任,没有做出改变的勇气和魄力。

疫情已经很严重的情况下,法国仍然在进行巴黎市选举。特朗普多次称不会停止竞选集会,西班牙还在举办万人马拉松活动。随着确诊人数暴增,事态发酵到一定程度后,各国才采取紧急应对措施,这顺理成章、无可厚非。

但是未雨绸缪,在事态还未充分爆发时就调动物资来预防事态,显然不会得到更多的支持。西方社会的特性决定了其善于应对而非预警。

第三,一部分国家在应对疫情上一开始就犯了投降主义的错。

英国提出群体免疫的概念并不是一国独有的现象。法国教育部长布朗盖(Jean-Michel Blanquer)3月15日接受FranceInfo电台采访时,似乎表示法国政府的看法与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类似。默克尔3月11日在柏林一场记者会上也提到“面临病毒的存在,而人口没有免疫力,亦没有治疗措施,那么60%至70%的人口将会被感染”。瑞典政府的流行病学专家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在谈及英国的“群体免疫”策略时称,“我听到了英国人的做法,他们和我们在瑞典做的很相似”。

法国总统马克龙(中)同官员和专家讨论疫情。(路透社)

英法德都认为无法采取中国式的防控模式。他们无法动用大量社会资源,而且经济一旦停摆,社会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远远超过疾病本身。从经济层面考量这并不为过。

一些国家有投降的文化传统,他们普遍认为战场上指挥官带领部队在死伤惨重之后是可以投降的,而且一点儿也不丢人。在应对疫情上,无法管控因此萌生消极念头,也算正常。

但是在事关每个人健康的生死面前,在不断发酵的疫情面前,必须采取积极措施已经迫在眉睫。遭到社会各界激烈反对后,英国被迫采取积极措施,每日召开记者会介绍疫情。

英国国防部宣布为伦敦增派1万名军人,与之前已经部署的1万人组成“新冠肺炎支援部队”。特朗普宣布将分别派遣医疗船前往纽约港和西岸地区,以缓解当地医疗力量不足的情况,他还考虑启动国防生产法案,命令企业加速并扩展工业生产,来支持军事、能源、国土安全等工作的需要。

法国宣布国家征用出租车和酒店,由军队负责在重灾区转移病患并部署野战医院,将在全国部署超过10万名警察和宪兵,确保限制出行的措施得到执行,将采取一切措施支持法国大企业,包括“国有化”。

封城闭关军事介入,这些措施在以往绝对不可想象,但愿亡羊补牢犹未晚,希望各国接下来能够顺利管控疫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