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亲历美国防疫:一场被政治化裹挟的非常规战疫

撰写:
撰写:

导语:在中国范围内的疫情得以基本控制之际,全球疫情的蔓延与扩大化却开始牵动人心,被网友称为“中国上半场、全球下半场”。这其中,美国的防疫情况尤其引人关注。日前,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有着“中国通”之谓的政治观察家龙安志(Laurence J. Brahm)。龙安志早在2001年出版过《中国的世纪》一书,认为中国在21世纪的强大程度将超乎世界多数人的想象。同年,龙安志还获得了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的接见。

多维:就您在美国了解到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虽然特朗普在全美确诊人数突破2,000人之际,终于宣布“全国紧急状态”,但他同时也信心满满地说,面对肺炎疫情考验能应对自如。但目前来看,美国的情况似乎不容乐观。简要谈谈您在美国的所见所闻。

长期居住在中国的政治观察家龙安志(Laurence J. Brahm)。(多维新闻)

龙安志:我回到美国的时候,是1月24日,也就是中国的春节,不少人还是很宗教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认为这是中国病毒,是中国制造,所以有不少反华的情绪。而美国的媒体,也不少偏见,觉得武汉被封城了,是戕害人权,类似集中营的想象都出来了。更有极端的论调认为,中国因为这次肺炎就要崩溃了,至少是经济崩溃。

后来随着武汉的疫情得到一步步控制,人们的想法改变了些,但偏见其实是不那么容易彻底改过来的,只是相对不那么激进了。为什么美国民众会认为中国政府做的过了?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不少人在政府的引导下认为这就是一个感冒,没有必要那么紧张。再加上一些政客也不断淡化这个病毒的威胁和影响,人们也就不当回事儿了。

现在疫情扩大了,尤其一些知名人士先后确证,比如影星汤姆·汉克斯,大家开始警觉了,抢购物品等事情也就随之而来了。再看政府层面,早已经开始变得政治化了,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似乎都在利用这次疫情来寻求政治目的。所以,很多问题上,各说各的,特朗普的表态也是说变就变。

多维:如您所说,在中国防疫最为紧张之际,美国媒体给出了很多标签化的盖棺定论,比如认为这次的病毒是“中国制造”,《华尔街日报》还因为“东亚病夫”一说掀起了一场外交战。中国的很多做法,也被西方舆论批评为侵犯人权,不够民主。但纵观这一次各国的防疫,似乎中国的“专制”、“集权”比标榜“人权”、“民主”更有效、更管用。这对西方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往东方主义的想象,有没有可能被打破甚至是瓦解?

龙安志:什么是人权?在这场疫情面前,最大的人权就是保护人的生命。中国用那些非常严格的手段,为的就是控制病毒扩散蔓延,为的就是保护人的生命。中国人常讲,人命关天,这就是人权。那些拿着人权说事的人,嘴巴里说着人权、民主,但实际上是怎么做的呢?比如瑞典,已经停止统计新冠肺炎确诊数字了,这是什么人权?开玩笑。再看英国提出的“群体免疫”策略,被骂惨了。民主、人权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取决于具体做了什么,实践了什么。通过这一次肺炎,人们至少应该破除以往的迷思。

但话说回来,能不能真的因此打破西方的东方主义想象,我觉得很难。从《华尔街日报》的风波就不难看出来,西方世界对发展中国家或者一个非白人世界,还是抱持着很殖民主义的思维方式。

而且更进一步来看,很多人轻易说出“中国崩溃”,也是对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变化不了解,还是在按照以往的框和镜像来看中国。也因为这样,当中国集中力量防疫的时候,很多媒体和智库根本没去真正了解中国做了什么,也不去了解这个病毒,一股脑儿上来就是批评。反正高举着自由、民主、人权这些大旗,总归是没错的,是政治正确的。如果一开始不是偏见,不是盲目的批评,而是科学地面对病毒,倾听中国的防疫经验和教训,美国是可以有很多预防措施的,不至于到今天这样。

多维: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有美国媒体近日报道了西雅图传染病专家海伦·Y·朱(Helen Y. Chu)无法推进病毒检测的遭遇,批评政府在面对公共卫生事件时,未能及时做出灵活反应。这是不是现在最棘手的问题?

龙安志: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统一。不仅关于疫情本身的情况介绍信息不统一,而且怎么解决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应对之策。目前各个州、各市、各单位,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和应对,一些学校虽然停课了,但人们又都到迈阿密等地度假了,相当于又集中在一起。按照目前这样的应对,要想很快控制疫情基本不可能,不会像中国那么快。

多维:特朗普日前在推特上批评了美国的CDC,称“数十年来,美国疾控中心一直在审视、研究其检测系统,但却什么也没做。在面对大规模流行病时,它一直反应不足,还慢。他们甚至还希望全球大流行永远不发生。”美国CDC真的这么糟糕吗?美国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究竟如何?

龙安志:美国CDC这一次确实有很多力所不能及的,比如经费和人员的问题,而且还要考虑经济影响,但不至于像特朗普说的“什么也没做”。而说到美国公共卫生防疫体系,这一次也暴露出不少问题,比如在疫情面前,很多事情不是在尽量往前推,反倒不断在往后延,耽误了太多时间,沟通、协调的成本太高。这是美国的“官僚主义”,同样很严重。

所以,CDC批评美国联邦政府没有足够的准备和拨款,反过来,特朗普也批评CDC,好像两方面都很无辜,说到底是没有人想负责。这就是我前面说的政治化,一切为了政权,一切都成了工具。现在不管是哪一方,亟需要回归科学,最科学的办法是怎么样的,各方都应该这么做,都得配合起来,但现在看不到。

2020年3月22日,周日,在华盛顿,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一次冠状病毒工作组简报会上发表讲话。(AP)

多维:美国从上到下前期的不重视,会不会是因为对标的参照系不一样导致的?美国对标的是流感,而中国从一开始对标的,就是SARS,所以也就产生了全然不同的应对?

龙安志:我没有听到美国任何一个医生说这就是一个流感,都说这是比流感严重得多的肺炎,存在很大的危险。只是美国政治圈一直用流感来对标,一方面是为了避免社会恐慌,另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就是政治目的。

多维:您作为长期生活在中国的美国人,怎么看中国这一次的防疫表现?虽然疫情控制住了,但这一次却是暴露出来很多问题,包括公共卫生医疗方面的,官僚主义的。从您的角度看,与美国相比,中国防疫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

龙安志:我觉得最突出的,还是中国医疗体制的问题。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我自己也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来到中国,见证了中国如何通过一步步工业化走到今天。但与此同时,代价也是惨痛的,那就是环境问题,污染太严重。而且医疗领域的进步,一直没能追上经济增速,看病难、看病贵还一直困扰着很多人。包括很多医生,工资和地位都很低,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下一步,中国可能需要在医疗卫生领域加大投入,从习近平几次讲话来看,这也是接下来改革的重点领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