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回音壁:谁是美国疫情的头号敌人

撰写:
撰写:

进入3月下旬,美国的新冠疫情犹如脱缰野马: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机构汇总并统计的资料显示,全美的患者已超过53,000人,死者也超过400人。这种大爆发的局面无疑让所有人大为吃惊:美国患者从4,000人升至40,000人竟只用了一周时间。

很显然,新冠肺炎已经对美利坚发动了攻击。到3月23日,美国道琼斯、纳斯达克、标准普尔三大股票指数也继续维持颓势。其中道琼斯指数已跌破19,000点关口至18,591.93点。虽然到3月25日后,道琼斯指数在美方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的影响下一路陡然走高,但其交易量证明了这种繁荣也是可虑的。

在猛烈的袭击之下,以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组成的“特别工作组”不免焦头烂额。美利坚也仍在瘟疫的迷雾中懵懂地寻找自己的首要敌人,选择向中国而非新冠病毒开火。

+2

华盛顿的中国综合症

特朗普当局可能正处于一系列混战之中。由于特朗普在1月和2月间乃至3月上旬多次曾经就新冠疫情表示过不以为然,仅在3月的头两周,特朗普就发表了33个有关新冠疫情的积极陈述,低估了危机的严重程度。

但随着疫情在3月下旬迅速急转直下,特朗普很快遭到了《纽约时报》、《大西洋杂志》乃至CNN等媒体的猛烈攻击。《纽约时报》特别指出,面对自身在疫情处理上的“灾难性失败”,特朗普和共和党正在试图转移视线,将人们的目光从“总统的糟糕表现转移到言语之争上”。

环顾特朗普的言行,他的确曾称赞过中国的应对行动,但到3月中旬,特朗普就将矛头对准中国,不仅称北京应该为病毒传播负责,还采用了“中国病毒”等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就多次使用过“武汉病毒”等说法。蓬佩奥称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正在“散布”关于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以“贬低”美国和特朗普的防疫工作。

道琼斯指数在疫情之下的暴跌让美国政界财经界人士人心惶惶。(美联社)

随着部分北京要人也参透了这种“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奥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社交网络上发表的一段指责美国引发疫情的个人发言就引发了一片混乱。他不仅转发了美国官方对流感与新冠肺炎界定不明的相关内容,还主动关注了大批美国此前患有“电子烟肺炎”的博主,以至于其推特(twitter)关注数在短时间内暴增了五十多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赵立坚的发言只不过是学习了特朗普当局“网络喷子”(Internet troll)式的发言手段,以个人名义带动了一种颇具煽动性的舆论。这种观点强烈的表达方式也是在信息爆炸的美国网络中制造舆情的常见有效手段。

但对习惯了美国攻击,中国防守的华盛顿各界人士来说,中方的这种手段还是带来了出其不意的“攻击效果”。在大选将至之际,其效果更为拔群。于是,在新冠病毒还在攻城略地之际,美国的一些政要们就开始打算把中国先推到台前了。

赵立坚(右)在美国社交网络成为新晋“网红”的历程让华盛顿人士大为震惊。(新华社)

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等媒体即指出,在3月20日时,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萨斯(Ben Sasse)和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即致信推特公司首席执行官多尔西(Jack Dorsey),两人认为“中国官方”正在推特上“发动一场大规模的宣传运动”,以此改写新冠肺炎的历史云云,两人因此敦促推特方面应“将中国官方在推特上开设的账号移除”。

清者自清的天下大势

但总的来说,即便华盛顿方面能在疫情逼近之际把北京推到台前,批判一番,但更多人仍能发现美国防疫不力的问题终究是他自己的事。

到3月下旬,CNN等媒体转述了抗疫一线的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的抱怨:截至3月22日,纽约州竟未能从特朗普签署的防疫法案和相关拨款中获得一分钱。到23日前后,特朗普还和伊利诺伊等州州长在社交网络上彼此争吵:前者批评各地州长不满联邦应对措施,后者则指责对方浪费了减缓疫情蔓延的宝贵时间。

对美国一切讨厌特朗普的阵营来说,新冠疫情可能是仅剩的能打倒他的机会。(美联社)

事实上,批评特朗普浪费时间已经成为了某种常见的论调。此前一直积极批评中方在武汉前期不力的《纽约时报》,日前竟也刊载了一篇标题为“中国争取的时间,被西方白白浪费”的文章。作者认为,中国应对严重的突发事件,采取的措施“比许多所谓‘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人都更果断”。而西方国家“数周以来即便不是完全消极,也是被动得出奇”。该报还认为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其“民族主义”的特性导致美方将应对新冠疫情的全球领导权让给了中国。

此外,也就在3月23日前后,路透社等多家媒体也先后指出,特朗普当局在2019年7月中断中美疾控中心的传统合作,导致美方也丧失了第一时间了解到中国疫情更多细节的机会。

3月23日,俄罗斯《观点报》认为,中国已经实现了不可能的目标,而以特朗普当局为首的美方则由此将中国视为“主要的地缘政治对手”。

《俄罗斯在全球政治中》杂志也在3月20日指出,如果把1956年的苏伊士危机(即第二次中东战争)视为英国在全球舞台上统治地位终结的标志,那么,如果美国不能应对新挑战,冠状病毒大流行可能就是第二个苏伊士危机,事已至此,或许对美国来说,疫情之下最大敌人就已经显得明晰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在疫情风潮中扮演的角色正呈现一种清者自清的局面。当下,对抗新冠病毒的战斗已经成为一种全球化的竞争,大国所能做的已不仅仅停留在救治本国国民上,更需要在全球范围内担起相应的责任。

因此,这场造成全球大流行的烈性传染病正在迅速嬗变为一场全球竞争。对于身处大选年的特朗普当局来说,他的责任就陡然重了起来:如若美国不能在救治病人、控制疫情、开发药品和疫苗等领域拿出些超过宣传效果的实绩,那么这一切打击的不仅仅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选情,它也将对美国自冷战至今对亚洲、欧洲的制度自信、道德制高点乃至全球影响力带来一场大灾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