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答问获好评 白宫为“中国病毒”降温

撰寫:
撰寫:

就在中美围绕此次新冠病毒(SARS-CoV-2)发源地武汉的“阴谋论”展开舆论战之际,3月22日,美国新闻网站Axios公布了它和美国HBO电视网在3月17日对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联合采访。采访中,崔天凯回答了有关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美媒体关系、新疆等话题的提问。其中,崔天凯明确提到,散播“新型冠状病毒源头来自美军”的谣言是疯狂且十分危险的。这和他2月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节目“面对国家(Face the Nation)”访问时的回答一致。

对此,华府舆论普遍认为,崔天凯的回答专业且成熟,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有关“病毒可能来自美军”划清了界限,特朗普政府也应该借机对“中国病毒”的说法进行降温。

比如,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ael D. Swaine)认为,崔天凯在华府广受尊重,明确否认了“病毒源于美军实验室”的荒谬言论,这才是真正的勇气可嘉,作为回报,美国官员也应该拒绝“病毒源于北京”的阴谋论。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研究员哈斯(Ryan Hass)也认为美国应该做出积极回应,比如白宫48小时后不再使用“中国病毒”的说法,同时美国也可以借机要求北京停止全球范围内的假信息宣传。然后,中美可以将重心放在共同合作抗疫方面。就连特朗普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也发推认为,崔天凯否定此类阴谋论的做法是中国政府迈出的正确的第一步。

可以看出,华府舆论圈对崔天凯这一表态看法非常积极。如果追踪此次有关病毒起源的阴谋论发展,以及美国舆论对崔天凯答问的这些反应,不难发现美国一些微妙的心理变化。

赵立坚3月12日发表“病毒可能来自美军实验室”的言论后,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助理国务卿立即召见了崔天凯。3月1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和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通话,各自表达立场,未达成任何共识。同日,特朗普及白宫上下弃用“新冠病毒”,改称“中国病毒”。特朗普甚至说:“中国说病毒可能是由我们的士兵引起,这不可能,只要我是总统,这绝对不可能。病毒来自中国。”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的怨气。

美国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反应,一方面是他们无法适应中国新任的外交部发言人对美国极具讽刺意味的“反驳”言论。在他们看来,美国借中国疫情防控漏洞指控中国是理所应当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公开指控美国就是“不正常的”。他们无法适应中国的这种指控,更不希望中国因此把握舆论战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另一方面也和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有关。赵立坚的言论恰好给了特朗普将国内危机转嫁给中国的借口,毕竟这是他入主白宫以来的一贯的做法。2018年中期选举面对共和党不利选情,特朗普就曾指控“中国干涉美国民主选举”。

但是,当他们熟悉的中国资深外交官表达更为温和的看法后,他们又认为,中国内部对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存在“分歧”。采访崔天凯的Axios网站分析称,崔天凯这次明显与他的同僚划清界限,是中国政府驻美最高官员发出的一个重要信号。彭博社一篇报道也认为,这体现出中国政府的“深思熟虑”。

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对美国一些官员和学者来说,赵立坚完全是一个未知数。他们只能从赵立坚过往任职经历和发布的推文当中寻找蛛丝马迹,难免会误判他个人的角色。美国舆论将崔天凯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差异过度放大,才有了中国内部存在分歧的结论。

一些美国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外交部网站刊登崔天凯答问记录不同寻常,说明中国有意对争议进行降温。事实上,除了崔天凯的采访,中国外交部前后几日还公布了中国驻沙特、俄罗斯、刚果、阿尔巴尼亚、丹麦等国大使的采访或署名文章,都和疫情的防控和公共卫生安全有关。

当然,赵立坚的发言不可能是无计划的。在特朗普政府要和中国打贸易战、技术战和舆论战的大背景下,中国政府提拔赵立坚充实发言人队伍肯定是有原因的。中美舆论战当中,中国有“忍”的一面,当然也会有“争”的一面。这是很正常的。赵立坚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难道只允许特朗普及其幕僚利用推特(Twitter)发表各种不着边际的话,而不允许中国强力反驳一句?

美国要真正适应中国外交团队舆论战线的这种新变化。

当美国保守派议员和媒体从1月底开始宣传有关“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阴谋论时,美国舆论似乎有些“习以为常”的态度,中国官方驳斥和谴责后也未上升到外交层面,毕竟相关表态不代表“特朗普政府”。但是那些议员和媒体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政府官员,他们助推的阴谋论效应不可小觑。

当中国政府出面反驳此类舆论时,美国保守派舆论却接受不了。赵立坚怀疑“美军可能是病毒来源”后,美国保守网站《华盛顿时报》甚至呼吁驱逐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想当初,特朗普及其保守派政府集体指控中国干涉美国选举时,中国舆论当中有提出驱逐美国驻华大使的选项吗?

美国保守派参议员科顿多次称爆发于武汉的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化实验室。(Getty)

但无论如何,两国利用阴谋论升级舆论战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不利于双方重新建立互信。既然美国舆论认为崔天凯此次答问是一个好的开始,特朗普政府就应该以此为契机做出调整,为“中国病毒”这样的说法降温。双方在疫情防控层面开展合作、积累互信才是正确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3日崔天凯答问被公布后的第1天,白宫上下并没有使用“中国病毒”一词。美国抗疫工作组组长、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同一天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甚至再次称赞了中国的透明度,提到和中国的合作。他提到,虽然中国期初本该可以遏制病毒的爆发,但事实上,和前几次处理疫情相比,中国此次防控保持了更大的透明度,美国在2月也派遣了医疗专家团队赴中国查看一手数据、了解中国疫情。彭斯说:“我们将继续在合作的基础上开展工作。”

3月24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决定不再使用“中国病毒”这一说法。“我决定不再用这一点大做文章了。”不过,特朗普似乎是从保护国内亚裔视角做出这一决定。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对中国的姿态是否真正发生转变。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