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剥削未成年少女 韩国“N号房”揭露恐怖的性犯罪和厌女情结

撰写:
撰写:

3月20日开始,韩国Telegram群组“N号房”性剥削少女事件在韩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从去年9月开始追踪“N号房”的警方目前已经逮捕124名嫌疑人、拘留18人,包含赵姓主嫌。目前已经确定有至少74名受害者,其中更有16名未成年,最小的甚至只有11岁。而加入该Telegram群组,付费观看这些性虐待影片的人数居然高达26万人。

虽然韩国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但是民众的愤怒无法止歇。截至3月21日,韩国民众在青瓦台,要求公开N号房嫌犯个资的请愿案联署突破250万,成为史上最多人参与联署的案件。对此,韩国总统文在寅除公开严厉批评这是“毁灭人性”的残酷案件,下令成立特别专案小组,更要彻查所有聊天室会员。韩国国会也正在研拟立法,遏止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韩国媒体打破惯例公布嫌犯的长相和姓名。(截图自SBS电视台)

而在韩国政府和警方尚未决定是否要公布嫌犯照片和信息前,韩国媒体已经抢先一步打破惯例,将N号房中的情节最重大的博士房赵姓嫌犯正面照和个人资讯公开。但韩国民众要求的不只有这样:他们希望能公布Telegram群组26万人的名单和信息────因为他们认为这26万人也是N号房的共犯。

这些民众眼中“共犯”的不只是付费购买性剥削影片的会员、更在群组里有露骨的发言以,加以及事件爆发后疑似有群组成员认为自己无辜,甚至检讨受害者的声音……N号房揭示出的不只是令人发指的性犯罪,更有严重的厌女情结,而这样的问题其实已经存在韩国社会已久。

N号房的奴隶和受性爱影片威胁的女星

“N号房”的嫌犯以招募打工名义骗取受害少女的个资和私密照片或是挑选有自拍性感照的女性,冒充公务员恐吓女性涉及性犯罪,使其而成为N号房的受害者。受害的女性在N号房里不被当成人来对待,而是宠物、奴隶,不只身上被刻上奴隶字样,群组成员更以“收拾宠物”来合理化强暴并且付费支持这种将少女物化、凌虐的行为,(但根据韩国目前的法律,只要非拍摄者,单纯持有或散播并不会有法律责任);加以事情爆发后,仍有疑似是群组会员的网友认为观看者无辜,将责任归咎于这些受害者“自愿上传照片行为不检点”才该惩罚,遂引发猛烈的批评和舆论谴责,许多艺人也纷纷声援要求群组的26万人都该被公布个资和照片。

韩国女星孙秀贤转发“进入房间的都是杀人犯”,要求要公布所有进入N号房会员的名字。(sohnsuhyun@Instagram)

将时间拨回到2019年6月,女星具荷拉自杀。具荷拉在过世前因为与前男友互殴及被前男友以偷拍的性爱影片威胁等事而身心俱疲。2018年10月4日,对于具荷拉前男友拿性爱影片威胁的行为,韩国女性发起网上联署并且超过万人走上街头,对抗偷拍性爱影片并以此威胁的性犯罪。游行群众高举“My life is not your porn”、“偷拍的人、上传的人、观看的人、冷漠旁观的人都是罪犯”希望能遏止这种性犯罪。

然而,最终具荷拉一案法官却以性爱影片中有快门的声音以及两人当时是恋爱关系,对具荷拉前男友与性暴力相关指控判定为无罪,其前男友最终只被以财物损坏、伤害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而后具荷拉仍面对来自网络四面八方的攻击,最终自杀结束生命,而在具荷拉过世后,韩国网友又再次发起联署,要求要提高加害者的刑罚,并迅速突破20万人。

两起事件都可以看出韩国女性因为害怕不雅的照片被流出会受到社会的谴责而噤声,因而容忍暴力对待或层层剥削,在N号房和具荷拉的事情中加害者不只主谋,帮凶也绝对不只一人。

年仅28岁的韩星具荷拉在2019年轻生。(Getty Images)

讽刺地是,日前韩国数位男艺人因为涉嫌迷奸﹑性侵偷拍等罪名而面临刑罚,有韩国网友写下这样的批注:女艺人因为被偷拍性爱视频害怕被传播而下跪挨打,却还是被议论纷纷,道歉了还是被骂是不检点的女性,男艺人嗑药强奸偷拍影片,还传给别的男生炫耀。将韩国社会的性别歧视下了难堪的注解。

韩国的ilbe网站的仇女言论

在韩国,这种物化女性、谴责女性最有名的就是在极右派网站ilbe上。这个韩国网站共有300万会员,里面可以看到各种对女性歧视的言论,厌女更是已经上升到仇女。例如用“泡菜女”形容韩国女虚荣拜金以及喜欢抱怨,用“妈虫”形容不用上班的全职妈妈是吸血虫,更有处理两性关系要用“打”的这样偏激的言论。在2017年#metoo运动蔓延的时候,更有反女权的声音出现,这些网友认为女权太过泛滥,女性根本没有受到歧视。

而这样的风气不只出现在该网站,2019年以女性视角剖析韩国女性处境的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改拍成电影,主演的演员、分享小说的公众人物或艺人都遭到网友出征,女主角郑有美更被威胁说将成为“她最后一部作品”,也有偶像因为分享看了这本小说而被粉丝抨击,这样的厌女仇女言论在韩国的网络上随处可见,韩国社会的厌女更是因此“名扬国际”。

厌女背后的父权焦虑

厌女其实不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台湾批踢踢论坛存在“母猪教徒”,乡民们对于不符合期待的女性冠以“母猪”的称号,也时常有针对台湾女性的批评。

只是谁是母猪呢? 根据这些教徒的标准,举凡不符合他们期待:暧昧却不肯跟他们在一起、出去不付钱、公主病、太丑意见又多…..这些女性都是母猪,也因为标准浮动,所有社会上的女性都有可能成为母猪。

韩国的ilbe虫和台湾的母猪教徒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其一在于觉得自己社会的女权已经很高涨,女生仍不知足,受苦的是男性;其二是对于女性的所作所为拿自己一套标准检视,不符合期待的女性角色就会被冠上难听的绰号。这样的问题更早就出现在日本,2015年上野千鹤子出版《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一书,探讨“厌女” (misogyny)情结出现的因素。

《82年生的金智英》讲述韩国女性在社会和家庭中面临的问题,却引发抨击。(车库娱乐)

上野千鹤子认为,解释厌女的来源要先从“父权” (patriarchy)说起。父权其实原本是中性指称人类社会中由男性担任领导的现象,但后来则被解释为以男性为中心,认为男性更优越并存在支配权力,并有依托父权而生的人际关系社会架构。在这样的架构下,与男性相关的特质就较为高尚,反之与女性相关的特质则成为次等,这样的二分法是形成厌女现象的温床。

而在凯特.曼恩(Kate Manne)所著的《不只是厌女:为什么越文明的世界,厌女的力量越强大?拆解当今最精密的父权叙事》更揭示出即使经历过些过女性主义运动、文化变迁、法律改革的现代社会如美国、英国,厌女情结仍然存在。

原因在于,过去男性透过这种父权不对称的道德支持角色利用女性,因此厌女情结就是用来监督与执行这些社会角色,并且从这些女性身上取得到道德好处与资源,以及用来抗议这些女性的不参与,轻忽的态度或背叛。

书中指出,厌女情结反映的是当代社会男性一种剥夺感心态,例如原本预设女性应该是奉献、关心慈爱与体贴的,而不是渴望权力、冷漠并且支配的。凯特指出,厌女情结涉及一种独占心理,用来为那些一直以都是“受益者”的男性们保留某些假定的集体道德认可和赞扬位置。

透过这样的论述,就不难理解日本、韩国和台湾的厌女现象。因为随着女权高涨和女性自我意识抬头,女性得以在许多领域发光发热,也跳脱赋予他们的特质和角色,这些在父权社会为男性“保留”的掌声目光落到了女性的身上,也因此引发男性的焦虑,看到网络上抨击女性政治家或公众人物的言论就是很好的例子;此外,在两性关系上,女性随着经济自主、对身体自主权有更多的认识后有了更多的选择,跳脱以往父权规范的价值,同样地也引发男性的焦虑。

厌女言论的倾巢而出反映的是男性对无法如过去社会般支配女性,及在两性关系上面临的挫折,从中可以看出现代许多社会仍旧没有走出过去父权的框架。不过,在父权价值下受害的不只女性,背负养家压力的男性、阴柔气质的男性也都是牺牲品,只是对抗它的方式,并非把痛苦发泄在另外一个性别上。

女性主义者与法学理论家凯瑟琳.麦金侬(Catharine MacKinnon)在1999年的论文中写到,“女人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人?什么时候?”这句话在这次的N号房事件后被反复的提起。女性在N号房里沦为被宰制满足性欲、猎奇欲望的物品;在网络上被塑造成为一个个不知感恩、过于骄傲的符号,但在现实生活中,她们都是会恐惧、会痛苦、会哭泣的活生生的人。

N号房事件的悲剧,不只需要反思对于网络时代愈加张狂多样的性犯罪如何管制防范,也可以思考时至2020年,对于麦金侬的疑问,社会能够做什么,才能有回答这个问题的一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