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复活节前解除禁令 特朗普或一错再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不断声称“治疗手段不能比问题本身更差”的特朗普周二(3月24日)表示他希望美国在4月12日的复活节前能重新开放、恢复喧闹繁华。在美国每日新冠肺炎新增确诊个案比例仍在20%以上水平之际,此刻为尚未全国禁足的美国订下解禁期限,似乎是过于乐观之举。

美国版的武汉?

目前,美国疫情集中在人口密集的纽约州,后者被特朗普形容为“非常热的(疫情)热点”(very hot spot),其总确诊人数超过2.6万,占美国总确诊人数近半,远远高于美国疫情初揭的华盛顿州十倍以上。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就表示3月22日晚上才正式落实禁足令的纽约“尚未能压平疫情传播曲线”,而纽约的确诊人数仍以3天长一倍的速度增加,更警告纽约的局势将会蔓延全国,声称纽约是美国各地的“未来”。

科莫因纽约疫情而成为全美最受关注的民主党政客,有电视台更选择播放科莫的疫情更新,而放弃总统初选“头马”拜登参与的节目。(路透社)

面对此等情况,白宫已宣布任何曾经过纽约已抵达美国其地地区的人士应自行隔离14天以避免病毒传播风险;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也马上宣布将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过去三周曾到纽约人士进行隔离。纽约对美国而言已成为了另一个武汉、另一个伦巴第(Lombardy)。

科莫表示纽约将在14至21天内到达疫情高峰,其时将需要14万张病床,而目前纽约只得5.3万张。为此,科莫已宣布将位于曼克顿的贾维茨会议中心(Javits Center)改作可容纳1,000病床的临时医院。

同时,曾一度赞扬特朗普抗疫政策(似乎是想因此博得联邦政府更多援助)的科莫,此刻则指责特朗普政府在纽约需要3万台呼吸机之时,竟只给予400台。此言论引来特朗普迅速反批科莫未有提早“以便宜价格”购入吸呼机;而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则表示将在日内向纽约陆续送交4千台吸呼机。

贾维茨会议中心将由军方负责改建为临时医院。(路透社)

对于特朗普提出以复活节正日为解禁限期是个“美丽的时间轴”,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明言在这个限期前回复正常“完全不能想像”。而曾坦言他不能抢走特朗普的米高风即席更正其言论的美国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福西(Anthony Fauci),亦为特朗普的复活节限期添加了不少“补充”。他指出这个限期是有“灵活性”的,而且也未必会在全国同时落实——“很明显,如果你看到类似纽约市的情况,没有人会想去缓减限制”。

纽约之祸 根不在纽约

其实,纽约的情况可算是美国抗疫种种缺失的结果。这种缺失至少可以分成三大层面,一是策略性的,二是结构性的,三是领袖能力层面的。

在策略层面上,美国如今要面对的正是其“抗疫迟到”的恶果。这不只是3月以前一直淡化疫情的特朗普一人要为此负上责任,也不只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与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造成疫毒检测不足的官僚主义问题,而是整个美国政坛在疫情初揭时的漠不关心。即使是民主党主政的加州、华盛顿州、纽约州等高危地区,到了3月初,其新冠病毒检测总数也只得数百。

“抗疫迟到”导致如今医疗设备与防卫装备严重不足,有医护人员被迫将即用即弃的装备经自行清洁后重复使用,甚至“土法造罩”,自行搜购物资自制面罩。而即使特朗普政府如今要求厂商马上生产急需的医疗设备,也难以马上成事。例如被要求开始生产吸呼机的福特(Ford)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s)就表示生产线要待至6月初才能成事,可谓“远水不能救近火”。

纽约已成为美国的疫情爆发中心。(路透社)

在结构性层面上,美国的医疗卫生与治安民生政策由各州分治,造成各州的抗疫步调极不一致。目前,将于下周一(30日)结束、由白宫发出的减少非必要出行、避免10人以上集会的指令只属指引性质,因此美国各州的社会疏离(social distancing)措施也甚为不同,例如加州的“留家令”带有轻刑罪的罚则,而德州的禁足呼吁则只是一项指引。

此等权力下放的问题是各州抗疫程度不同,日后即使一州抗疫有成也要担心州外传入的风险。同时,州与州之间也难以在物资上进行协调,以因应不同州份的个别情况由他州补充所需。

此等结构性问题并非没有解方。例如特朗普就曾以紧急状态令让医护可以跨州执业。不过,他却尚未有效运用《国防生产法案》给予总统的分配权去分配物资,连3M公司的行政总裁日前也慨叹在医护缺乏防护装备之际,其公司生产的N95口罩竟在不少零售点有售。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其实可以使用紧急状态令宣布全国禁足,统一全国抗疫程度,可是他却表明这不在其考虑之列。

美国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西(左)曾称他总不能抢走特朗普手上的米高风而即席修正后者的说话。(路透社)

在领导能力的层面上,作为总统的特朗普更是完全不及格。他本月内已三度改变立场:迟至3月9日,特朗普仍将新冠肺炎疫情比作普通流行性感冒;到了3月16日,他却承认疫情“很坏”(very bad),翌日更声称他在人们没有把新冠疫情当作是“大流行”之际,他已经“感觉到”它会大流行;如今正想以解禁限期试试水温的特朗普却又重新将新冠疫情与流感作类比。

由于特朗普的表态能左右共和党民意,虽然对疫情表示“完全不担心”的共和党人比例由3月1日的40%,跌至今天的17%(相较之下,民主党人的同一组数字只有从5%到2%的变化),可是此刻特朗普似乎又想再度走回头路。这将导致美国的抗疫步调更难走上一致的方向,也使得联邦政府对于救助疫情严重州份更欠行政动力。

目前,快将70岁的德州副州长帕特里克(Dan Patrick)已公开响应特朗普,呼吁长者们回到工作岗位与正常生活,“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牺牲国家”。

特朗普何以再改变立场?

特朗普此刻之所以会重新走回淡化疫情的路线,直指“人们可以要回到工作岗位,同时运用良好判断(去防止病毒传染)”,很可能是因为他“迟来的”看到了诸如韩国、台湾、新加坡、香港等未有落实全民禁足却能控制疫情的例子。

如果特朗普的此刻的醒觉发生于1月20日美国首次发现输入病例之时,也许可借鉴这些地方的做法,以较为细密的病毒检测与追踪,将一宗接一宗的病例逐一堵塞、防控。可是,两个多月后的今天,美国疫情广泛爆发,这种仔细追纵的做法已难以成事。如果特朗普决定收回白宫的禁足指引的话,这只是会另一种“抗疫迟到”的策略性错误。

而且,即使收回白宫指引,特朗普也没有宪政权力去要求各州取消其禁足令。此举将加剧美国政制分散结构所带来抗疫步调不一的问题。一些民主党州份势将继续禁足,而共和党的州份也许将会对特朗普言听计从。其结果将很可能会使各州跨州传染的状况难以消灭,最终导致疫情在美国国境之内翻来覆去的传染。

如果到了下周一的指引到期日,或者到了复活节之前,在美国疫情未见平复到如中国的状况一般之际,特朗普果真为美国抗疫“解禁”。其换来的经济效益,似乎远远抵不上美国或将因此成为未来新冠病毒新源头的风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