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冷战与疫情 柬埔寨与中国为何是“铁杆朋友”

撰写:
撰写:

2020年3月23日,中国向柬埔寨送去7名医疗专家,以及包括N95口罩、防护服、红外线体温枪等总计8.1吨的医疗物资。尽管日前中国已先后向意大利与塞尔维亚派出医护专家驰援防疫,但这是中国首度派员驰援邻国与东盟成员协助防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还称:“这不仅是中柬特殊友好的体现,也是中柬作为命运共同体和铁杆朋友的应有之义”。且柬埔寨首相洪森还曾于2月初临时访华,表达对中国防疫的支持。这种“铁杆朋友”般的特殊情谊,实乃中柬双方基于深刻地缘战略利益所做的决断,故才会自冷战迄今两国一直坚定地站在一块儿,而非辞藻响亮的政治空话。

中国援助柬埔寨的医疗物资,包装上印上中柬国旗与以中柬文字书写“守望相助中柬同心”。(北京日报)

二战结束后,柬埔寨如同印度支那半岛(中南半岛)上的邻国一样,都致力排除殖民主义、实现完全独立。对中国来说,如何避免美国在朝鲜战争后利用该地发展反共阵线,也成了严峻的生存危机。因此中柬双方于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上展开接触,周恩来要求柬埔寨外交大臣狄普芬(Tep Phan)勿参加美国筹备的东南亚公约组织:“我们所关心的是美国基地,如果有了这样的情况,我们是不能不加过问的”。毕竟,柬埔寨当时虽反对共产主义,但更担忧南越与泰国基于历史情仇再度征服柬埔寨,意识形态的裂痕终究比不上切身安危重要。

所以尽管美国驻柬埔寨大使麦克林托(Robert Mills McClintock,1909─1976年)扬言“我的使命是把柬埔寨变成另一个美国堡垒”,欲用军事与经济援助拉拢柬方,甚至将柬埔寨拒绝参加的东南亚公约组织防卫范围扩大到整个印支半岛。但柬埔寨仍严守中立,既在1955年万隆会议上同意中国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又与美国签订军事防御协定,但又引进法国军官训练军队。这种游走各方的作法虽引来各方不满,但也凸显柬埔寨不愿卷入冷战斗争的小国无奈。

随着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 ,1922─2012年)于1955年出让王位给父亲,并组建“人民社会同盟”参选获得首相之位后,中柬关系益加紧密。虽然柬埔寨对处于分裂的中国两岸与朝鲜半岛两韩均未给予外交承认,但西哈努克仍数度访问中国大陆争取援助。而中国对柬埔寨的和平中立路线也不吝赞扬,于是自1956年起,中国经援柬埔寨建立磅湛纺织厂、川龙造纸厂、黛埃胶合板厂与窄格亭水泥厂,这让柬埔寨成为中国外援的第一个非社会主义国家。做为回报,柬埔寨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但此举立刻招致美国的反弹。

1973年周恩来(中)于北京欢迎西哈努克(前排右二着西装者)的到访。(人民网)

随着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 ,1922─2012年)于1955年出让王位给父亲,并组建“人民社会同盟”参选获得首相之位后,中柬关系益加紧密。虽然柬埔寨对处于分裂的台海两岸与朝鲜半岛两韩均未给予外交承认,但西哈努克仍数度访问中国大陆争取援助。而中国对柬埔寨的和平中立路线也不吝赞扬,于是自1956年起,中国经援柬埔寨建立磅湛纺织厂、川龙造纸厂、黛埃胶合板厂与窄格亭水泥厂,这让柬埔寨成为中国外援的第一个非社会主义国家。做为回报,柬埔寨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但此举立刻招致美国的反弹。

美国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沃尔特(Walter Spencer Robertson,1893─1970年)向柬埔寨驻美大使农金尼发泄不满道:“即使没有支持共产主义的话,至少也给人以支持共产主义的印象”,甚至傲慢地质问柬埔寨是否受了印度等不结盟国家的影响,为何不肯像泰国与菲律宾般亲西方?接着1957年泰国与南越入侵柬埔寨边境,令西哈努克怀疑美国是否在背后唆弄。加上美国规定美援仅能用于私营企业,借此将柬埔寨纳入美国资本的体系内,令想实行佛教社会主义的西哈努克感到主权受冒犯。而中国又不失时机地表态支持柬埔寨,这种对比让柬埔寨感到中国比美国无私许多,于是拍板决定于1958年正式同中国建交。

中柬建交,是中国拓展同非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的突破,对柬埔寨来说也是摆脱西方势力干涉的重大决策。但美国不愿又一个国家脱离自身掌控,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竟建议利用柬埔寨军队里的亲西方将领“阻止柬埔寨滑向一个更容易被共产主义颠覆和控制的处境”,即动用军队除掉西哈努克。西哈努克察觉到这些危险,加上美国支持叛徒山玉成在南越组织“自由高棉”袭扰柬埔寨,于是在1963年首先同南越断交,接着在眼见吴廷琰遭美国支持的杨文明推翻杀害后,更当机立断拒绝美国军援。

美国侵略柬埔寨的惨烈程度不下于越南,但受到的关注却远小于越战,图为1975年遭美军轰炸后的金边。(Getty)

随着1964年美国以北部湾事件(东京湾事件)为由升级越战,柬埔寨受到的侵扰也就愈加严重,毕竟美军与南越军队一直以清剿“胡志明小道”为由攻击柬埔寨。这迫使西哈努克向中国寻求安全保护,周恩来遂向其保证“美国侵略柬埔寨,中国就要全力支持”。

但美国仍旧不肯收手,美国空军参谋长李梅(Curtis Emerson LeMay,1906─1990年)威胁北越道“我们会把他们炸回石器时代”,其实就包含被视为北越与中国盟友的柬埔寨。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1913─1994年)甚至在1969年2月至1970年4月期间,批准多达3,530架次的战机轰炸柬埔寨,以及允许美军与南越军合谋越境屠杀与强奸柬埔寨人民。最后趁着西哈努克外访时,美国怂恿朗诺(Lon Nol,1913─1985年)发动政变,让柬埔寨重新回到美国阵营里。

讽刺的是,美国虽再度控制柬埔寨,且尼克松有意逐步退出越战,但轰炸柬埔寨的行动却依旧持续。这也成为尼克松与基辛格秘密访华时,中美争论的焦点之一。尽管中美双方没有交集,接着柬埔寨又陷入红色高棉的恐怖统治、以及越南入侵的乱局,但中国仍努力撮合红色高棉、西哈努克领导的“柬埔寨民族解放运动”与宋双的“高棉人民解放全国运动”等各派合作,共同推进光复柬埔寨的艰苦战争。

因此旨于结束柬埔寨各方冲突的1991年《巴黎和平协定》,中国实费了不少气力。这不单单是出于同西哈努克的友好,更是因为柬埔寨的中立牵涉中国安全,且斡旋柬埔寨问题让中国又拉近了同东盟的距离,宣扬和平共处的外交原则。最重要的是,中国拒绝美国想排除红色高棉参与重建柬埔寨的提议,坚持新政府得纳入各方党派。这是因为红色高棉在当时仍握有一定军力,若贸然拒斥肯定燃起内战战火。而这种包容性的态度令柬埔寨得以和平地重建君主立宪政体,柬埔寨各方力量也因此多感念中国的主张,不认为中国刻意偏袒了哪一方。

正因中柬双方都能明确认识自身利益所需,六十多年来一直能跳脱意识形态的窠臼交好至今。因此举凡中印战争、老挝中立化,以及中国大陆取代台湾、获得在联合国的中国代表席次等重大事务上,柬埔寨也时常声援中国。故在表面主权平等、实则弱肉强食的当代国际环境下,中柬的深厚邦谊自然显得“特殊”又“铁杆”,这实在不能不让成日高倡自由人权、却动辄欺凌他国的西方国家汗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