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中美角力 中国转守为攻的本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诚可谓各地的一张考卷。小至新加坡、香港、台湾,大至欧盟、美国、中国,都必须参加考试。全世界都在看谁答得更好。

如今东亚各地似乎都已取得不错的成绩,而以往东亚所仰视的西方各国却不甚乐观,尤以欧洲和美国为甚。

与此同时,中美之间的大国角力不仅没有减弱的态势,反而正借着疫情于舆论、外交、物资外援等多方面发酵。在此过程中,中国似乎开始采取愈发主动的“攻势”。

60天,舆情翻天

时光回到2月初,中国疫情仍未看到拐点,治愈率虽开始上升,却远跟不上每日新增确诊和死亡人数的涨幅。被迫居于家中的人们,一面忧心每日物资的不足,一面将家中仅有的寥寥几片口罩或水洗或微波消毒,期待着能重复使用,然后再于氛围抑郁的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翻看着一篇篇文章。

“官方去年12月便已知道疫情传播,意识到病毒的严重性,竟隐瞒不报,否则怎至于这么严重?”即使是最乐观的人,也少不了愤怒与忧虑。恍惚间,“中共的切诺尔贝利时刻”的说法,在防火墙内外的网络,都一度成为热词。

可在短短两个月内,情形全变了。

为应对疫情,武汉兴建了大量方舱医院。(新华社)

人人居家隔离,令社区感染急速下降;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及方舱医院的建立,各省医务人员的驰援,让确诊者很快得到了看护;疫情拐点的出现,令十数亿人逐渐心安;各大国有、私有企业转产口罩,官方派递果蔬米肉,令物资很快不再紧缺;虽然社区管制依旧严格,虽然依旧吃不到火锅,走不到街头,但网络上的“正能量”文章视频,正得到越来愈多人的按赞。

“瘟疫始于大雪,发于冬至,生于小寒,长于大寒,盛于立春,弱于雨水,衰于惊蛰,完于春分,灭于清明”,古老的节气规律,似乎已在华夏大地得到验证。随着天气转暖,3月下旬的中国大陆,已然迈入亲友相约去踏青的暖春。

可是,中国之外,全球疫情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幅景象。两个月前中文网络世界的焦虑、忧心与愤怒,正在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的网络世界爆发。当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乃至临近的韩国、日本、新加坡都已迈过上一个阶段的挑战,颇有余力地应对国际疫情,东亚人心目中的欧美“模范国家”,却正成为负面范本。

2020年1月22日,中国河北省邯郸市的一家工厂里,工人们正在制作防护口罩。(路透社)

中国犯错 他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临这份考卷,欧盟显然因应对迟缓而丧失了凝聚成员国的机遇,进而面临着2014年难民潮之后的又一次解体危机,以至于法国广播电台3月24日刊布“谁是意大利的朋友?法国反思中俄援助”一文,直言“这场疫情带来的健康危机,很可能是欧盟致命性的打击”。

美国在疫情和2020年总统大选的交织下,白宫一再朝令夕改、自我矛盾,国会则党争依旧,只得依赖民间及各州县担起抗疫工作。紊乱的现况亦正加速消磨国际社会对美国领袖地位的信任,加速美国政要对美国软实力的担忧,亦加速美国与中国乃至各国的冲突。

延伸阅读:

【新冠肺炎】从身陷旋涡到领导G20 中国为何能夺取主动

在G20提要求 中国对世界形势的一次进攻性表态

【新冠肺炎】全球疫情告急 中国危与机并存

【新冠肺炎】中国的对外援助不是在赎罪

还记得两个月前“中共的切诺尔贝利时刻”的说法吗?步入3月下旬,“美国的苏伊士危机时刻”也开始受到越来愈多的讨论——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即第二次中东战争)被视为英国全球统治地位终结的标志。《纽约时报》便在3月23日一篇“面对新冠危机,美国不再是一个慷慨的全球领导者”的文章中直言,“面对这个病毒,一个更民族主义的美国正把其领袖角色让渡给中国”。

相形之下,中国国民已经在准备报复性消费,详列美食清单和旅游目的地;各地政府亦与商家合作派发消费券,政府官员带头去餐厅就餐;各省市皆将重点放在复工复产。

可以预估,随着欧美迈入疫情高发期,未来数周,国际主流媒体将一面报道欧美各国的社会惨状和对政府的批评,一面报道中国社会走出阴霾。再待数月后欧美走出疫情,又将面临严峻的经济问题,届时已然贴近零利率、大发QE的各国,又有何工具走出经济大萧条的阴霾?中西鲜明的对比,势必激起更多讨论。

外援模式开启 中国合纵连横?

虽然中国在疫情初期犯了瞒报疫情、应对缓慢等巨大错误,但这是各国都犯下了的错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当下的情况是,中国很快有效地管理了危机,正为其他国家在隔离措施等方面提供学习经验。

与此同时,中国还向近百个国家和欧盟等多边组织提供急需的口罩、检测工具、呼吸机,派病毒专家和医疗团队予以支持等等。虽然近日曝出“西班牙、荷兰等商家买到质量不合格的核酸检测盒及口罩”等新闻,但也是极个别案例,不影响中国逐步树立起的领导性角色,也无怪《纽约时报》会发出那种感叹。

有意思的是,在此轮高调的外援模式中,中国似乎有意区别对待美国。

对内,各大官方账号在微博、微信、抖音上在报道西班牙、意大利、塞尔维亚等国疫情时,皆有浓郁的人道主义关怀意味,可是在报道美国疫情时,却更多展现部分美国政客的偏激主张、白宫“不可思议”的诸多表态,以及美国在医保、社会安全等方面的缺陷。

对外,习近平主席频频与各国通话,“关怀备至”,可直到3月27日G20特别峰会之后才与疫情最严重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通话;而中国外交部等对外部门在提及他国时,也多是“相互合作、共渡难关”的语调,在提及美国时,却是好一番明枪暗箭。

纽约民众仍有外出到公园草地晒太阳。(路透社)

在上文提及的《纽约时报》同一篇报道中,该媒体提到,这场危机也可能标志着一个全球发生根本性转变的时刻,并进而引述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国际安全分析师梅杰(Claudia Major)的话问道,“这对未来五年的大国竞争意味着什么?”“我们会在10年后说,‘这是中国崛起、美国衰落的时刻’吗?还是美国的地位会重新回升?”

这个问题,有待历史来作答。不过当下我们隐然能看到的是,中国在经历了,又或者用中国人自己的话说,在忍受了至少十数年的美国攻势后,已经开始“转守为攻”。当中国对塞尔维亚外派的医疗援助团队,专程前往该国首都贝尔格莱德的原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遗址祭奠,便是再明显不过的一个标志……

工业生产力才是最强大的保护伞

近几日,美国纽约州州长与白宫围绕呼吸机采购的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大洋彼岸的西班牙,有医生痛哭“我们必须拔下年长患者的呼吸机,给治愈机会更高的年轻人使用”。医生们并非不想救人,可是医院仅有极少数的呼吸机,在老人和年轻人之间,只能忍痛选择年轻人……种种惨状,不禁令人怆然动容。

真实世界是非常残酷的,能多一台呼吸机,就能多救一个重症患者的命。没有呼吸机,就很可能只得在人命间做出这种残酷而无奈的选择。

中国医生协助意大利治疗后,对危重病人加大用氧已经成为治疗常规,图中右下角就是一个医用氧气瓶。(美联社)

当下,欧洲疫情严重,可是从数据而言,德国可谓一枝独秀,虽然确诊58,000余人(截至3月29日),但病死人数却不到500人。不到1%的病死率,远低于世界各国。这一方面或许是因为大量患者皆为近期确诊,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德国是全球医疗级呼吸机的主要生产国之一。这个老牌工业强国,再次展现出了其厚实的实业基础。

中国的情况其实也是类似,1月2月期间,湖北在短时间内面对大量病患对医疗体系的挤兑,情形一度异常惨烈,最终能够越过难关,与鱼跃医疗、迈瑞医疗这些厂家加班加点生产呼吸机密切相关。

在这场危及全球的“抗疫战争”面前,人们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审视机会,得以清晰地意识到,所谓抗疫,拼的既是行政效率、决策力、人力动员、资源调配等“政治治理能力”,更是朴实无华的工业生产力。其实不仅是呼吸机,检测工具、口罩、手套、消毒液等等,都是工业生产力的体现。

近期有大量海外华人华侨返回中国。(中新社)

中国凭什么转守为攻?

生死关头,正是一个国家的工业生产能力为其国民提供了强大的保护机制。每一个痊愈的患者,每一个因有足够防护物资而未被感染者,都是工业能力的受益人。

可是,工业生产能力又岂是说有就有的?任何一套医疗设备的生产系统,都需要至少三四年的时间方能搭建。而支撑医疗设备制造的相关产业,又需要更长时间的积累。

二战之后,尤其是冷战之后,国际社会迈入资本全球化时代,“富国”大多追求利益最大化,将产业链向低生产成本的国家转移;有资源的“穷国”大多仰仗自然资源,产业单一;没资源的“穷国”,则陷入了或出口劳工,或依赖旅游的窘境,乃至依旧仰仗人力农业。为何仅有极少数国家成功构建起了成体系的工业实力?

归根结底,社会的安全、政治的稳定、政策的延续性和可预测性、劳动力的充沛及教育水平、出口渠道的畅通、资金技术及人才的流入,这些都是决定一个国家能否顺利构建工业生产力的基础。

在这些领域,中国通过过去数十年的耕耘和铺垫,确实取得了令国民满意的成绩。而正是这些“成绩”,让国民在面对此次疫情的考验时,获得了相对较好的保护,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是首个遭受疫情肆虐的地区,没有其他可供参鉴的案例。

国力是外交的支撑。中国得以“转守为攻”的本钱,庶几在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