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人数将是中国两倍 美国混乱表象下的防疫逻辑

撰写:
撰写:

美国的疫情出现了告急。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大学实时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美国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感染病例共142,106例,死亡2,489例,该国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两日突破2万例以上。按照这样的速度预估,美国的确诊人数将在24小时内两倍于中国,成为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随着美国疫情加剧,不少舆论开始聚焦美国的医疗物资紧缺和防疫能力的问题之上。

3月2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联合车站,为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候车室的座椅被包裹起来,禁止使用。(AP)

美国防疫能力受质疑

对于物资紧缺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3月30日的一个视频会议上表示,用于测试COVID-19试剂盒的缺口已经得到缓解;至于呼吸机和其他防疫物资的紧缺情况,他承诺将会在不久之后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与特朗普的乐观表述不同,蒙大纳州州长史蒂夫·布洛克(Steve Bullock)表示,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获得试剂盒,那么我们根本无法在蒙大拿州进行COVID-19检测。

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3月29日也在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州还需要两至三周时间才能到达感染人数上升曲线的高点,他呼吁增加物资供应并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协调。科莫还说,各州都在试图从相同的企业购买相同的物资,这种情形抬高了价格。“不幸的是,我们正在与美国其他各州争抢同样的物资。”

此前3月19日,科莫已督促联邦政府满足该州对医用设备的需求。他警告称,纽约州需要数量为目前5到6倍的呼吸机,来治疗预计数量的新冠肺炎病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二)3月19日在华盛顿美国联邦应急事务管理局(FEMA)总部同各州州长举行电话会。(Reuters)

除了蒙大拿州和纽约州,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在3月30日的电话会议中也抱怨称:“两周以来,我们一直在向(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申请试剂,但他们一直在向私人供应商供货,却不断取消我们的订单。”

伊利诺伊州州长普利兹克(J. B. Pritzker)表达了类似的担忧:“虽然你们都在提供测试盒,但我们没有从病人身上采集样本所需的试剂或拭子。”

新泽西州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以及马萨诸塞州州长查理·贝克( Charlie Baker)则在视频会议上表示,他们最为担心的是,州内缺乏口罩、防护服和手套等医用防护设备。

美国感染人数不断上升,以及各大州长的抱怨让舆论开始为美国防疫能力发出了担忧。英国《金融时报》3月26日刊了社论,标题为“白宫应对病毒笨手笨脚”(The White House has fumbled it response to the virus)。该文章强调,疫情暴露了美国几十年来打造的政府管理、经济和社会保障方面的短板。白宫方面在控制疫情上缺乏协调统一的战略和信息,让各地方和州政府自行制定应对疫情政策,并且对重要的医疗资源形成竞争。

此外,白宫首席传染病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预测称“美国或将有多达20万人死于疫情”。 物资的缺乏,以及各州的“混乱”信息都显示出了美国防疫模式不容乐观的情况,那么,美国是否能够顺利挺过此次疫情的冲击?

美国医疗上的抗疫“硬件”

在分析人士看来,美国有着足够的能力和绝对的势力应付此次疫情。首先从“硬件配置”——美国的医疗水平分析。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经济体,美国的医疗水平虽然不是世界首位,但其拥有的医疗技术和诊疗方案都是世界上最成熟,国内的医疗人才更是彬彬济济。从药品研发上看,美国研新药数量约占全球的48.7%,以癌症靶向药为例,截至2018年,美国已经上市了96个靶向和免疫药物。在临床试验方面,截至2019年3月,全球共有近30万项临床试验登记注册,其中约40%在美国进行。这足以体现出美国在医药研发上的优势。

除了药品研发,美国还是全世界最大的医疗器械制造大国。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顶尖医疗器械公司几乎都在美国,例如特医疗(Baxter),贝克曼库尔特(Beckman Coulter),碧迪医疗器械(Becton Dickinson),巴德医疗(C.R. Bard Inc.)等。此外,美国的众多的医疗人才和机构也是其拥有较高医疗水平重要原因。有数据统计,在美国3.231亿人口中,共有96.7万医生,17.5万护师,390万护士,医疗机构784,626家。其中,大约63万医生(占比65%)是诊所执业医生,只有11万医生(占比11.8%)是医院雇员。

综上看,无论是药品研发,还是医疗设备、医护人才,美国的水平都是处于世界一流之位,基于如此强大的硬件设配判断,美国在抗击疫情方面并非是毫无准备,在对抗COVID-19方面,该国还是有着绝对的实力。

2020年3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举行的一次冠状病毒工作组简报会上发表讲话。(AP)

慌乱现象下 纽约州的有条不紊

目前,纽约州病房总数是53,000张,14万人住院意味着需要填补87,000张床位的缺口。在科莫的方案中,他提出对现有医院进行改造的方案,让大多数医院的病床数能增加50%(多出27,000张);还有一部分医院经过改造后床位能增加5,000张;另外纽约州正在修建四个临时医院,每个临时医院1,000张病床,总共是4,000张;纽约州立大学的宿舍也改造成临时病床,以此增加29,164张床位;耶鲁佩恩·惠特尼体育馆也改为方航医院,以备不时之需。另外纽约州政府还在考虑征用酒店以及疗养设施。

在医疗人员,纽约州目前已有4万医护人员线上报名参与防疫工作,还有6,175名心理医生已经报名当志愿者,为有需要的纽约人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

而医疗物资的问题,目前贾维茨会展中心里已经堆了339,760个N-95口罩,861,700个医用口罩,145,122套防护服,353,300双手套,197,085副防护面罩。通用和福特也宣布,将投身呼吸机和口罩的生产,以缓解疫情需求。

至于呼吸机的缺口,科莫也并非毫无准备。纽约州目前采取的策略是:轻症患者线上治疗,无需到医院就诊;全力救治那些年老、体弱、或者原本就有免疫系统缺陷的重症患者。之所以有此策略是因为在所有确诊病例里,80%以上可以自愈;目前需要入院治疗的仅占12%,3%需要进入ICU。按这样的比例计算,美国入院治疗的14万人种,大约有3万人需要呼吸机。

纽约州的呼吸机原本的储备只有4,000台,后经过满世界采购买到了7,000台,联邦政府也许诺会给纽约州再送4,000台。与此同时,科莫还呼吁美国其他州能够暂时把呼吸机支援给纽约。此外,美国特斯拉和SpaceX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先前从中国采购了1,255台呼吸机供加州医院使用,并承诺还会继续免费向美国有需要的地区提供呼吸机,这也意味着他向纽约援助呼吸机的可能性很大。

从科莫详实的数据和方案便可知,美国并非对这场疫情毫无准备,该国防疫策略主要都是数据模型进行推算的,每当疫情出现变化,他们都会立即对此作出最快的反应,出台更严厉的防控措施,他们非常清楚疫情的变化情况,更明白自身对疫情控制底线到底在哪,这也是他们与众不同的防疫逻辑。拥有高端医疗水平,又对疫情有着如此深刻解读和了解的美国,怎么可能会没有足够的能力对其进行防控呢?

正如中国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3月26日所言。美国的医疗条件和卫生专业人员素质是没问题的,现在有点慌乱,都和体制执行有问题。

美国有50个州,每一个州政府都有着不同的治理模式和执法流程,在保持着这样的独立性下,各个州政府在执行防疫工作时定会与联邦政府及其他州政府出现“混乱”和差异,但这样的“混乱”并不代表美国没有能力和实力对抗疫情。不过,纽约毕竟是美国最富有的大州之一,虽然疫情最严重,但较于其他州而言资源还是甚为丰富,且颇受全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各种救援都会来。但其他各州并无纽约这般实力,譬如蒙大拿州,在医疗资源上比起纽约更加有限。若疫情持续加剧,物资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那么这些与蒙大拿州有着类似处境的州政府或将会面临着比纽约州更严峻的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