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扬言“清算” 西方保守派声讨中国露本色

撰写:
撰写:

随着全球疫情的快速扩散,中国近期加大了对外援助的力度,在疫情期间的特别G20峰会之后,也有更多国家表达了希望和中国加强防控合作的意愿。然而与此同时,西方一些主要国家对中国作为“疫情发源地”在爆发初期的防控不力、信息不透明等问题的批评甚至是声讨之声,在疫情日趋严峻的当下再次回潮。

英、法、美对华指责声再起

疫情爆发于中国武汉,届时西方舆论对中国的应对已进行过一轮猛烈的攻击,披露真实问题的同时,也出现“病毒中国制造”等带有歧视色彩的声音,后来又有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几度称新冠肺炎病毒为“中国病毒”的言论。

实际上,由于中国疫情的缓解、防控措施的生效,以及世卫组织(WHO)对中国防控的认同,外界一度对“中国方案”出现肯定的声音。然而,随着美国、欧洲很多国家的疫情进一步恶化,指责中国的声浪再度翻起。

英国《每日邮报》3月28日报道称,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政府官员已经准备把流行病危机的矛头指向中国。报道援引英国政府部长和高级官员表示,中国在自己如何处理疫情的问题上将面临着“清算”,并有可能成为一个“贱民国家”。政府人士还称中国向各国提供的援助是“掠夺性援助”。

日前,英国内阁办公室部长戈夫(Michael Gove)日前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也指责中国当初没有及时通报情况。他说:“去年12月中国就出现首个新冠病毒病例,但来自中国的报告并没有清楚地说明疫情的规模、特质和传染性。”

法国媒体则将批评声指向了中国的宣传措施。法国《费加罗报》3月28日也刊登有一篇题为“中国是怎么利用病毒发起反攻的?”的评论,称中国似乎战胜了新冠病毒,但是中国耽误了全球疫情防控的时机,现在用中央帝国的姿态吹嘘“中国方案”,是发动一场“全球性的反攻”。

法国《世界报》把中国给法国输送物资的活动描绘成为了宣传“中国在拯救世界”, 而目的是“掩盖他们否认疫情,说了两个月谎话的行为”。

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过中国后,虽然特朗普本人似乎对“中国病毒”的说法有所降调,但是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对此仍然坚持,还要求把“武汉病毒”写入此前的G7峰会的联合声明之中。

美国参议员科顿(Tim Cotton)称“中国共产党仍在撒谎,中国政府1月就知道该病毒可能成为全球大流行”,而卢比奥(Marc Rubio)则直接质疑美国病例超过中国的数据,抨击中国信息透明度,称媒体的相关报道“除了荒唐,还是糟糕的新闻”。

中国捐赠物资的相关宣传,被西方舆论质疑是树立“拯救世界”的形象。(新华社)

西方疫情 错在中国?

其实,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批评集中在几个问题——首先是指责中国在疫情初期的瞒报和防控失误,认为中国贻误了全球的战机;第二是质疑中国援助的目的,是为进一步宣传和渗透所谓的“中国模式”;第三是质疑中国的数据,不承认现在西方疫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中国。

从第一个问题来说,批评中国在去年12月到1月的防控不力本来无可厚非。然而中国贻误全球战机一说则存疑。

根据世卫组织的官方信息,中国于1月12日分享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信息,当时已经有很多国家开始开发检测试剂。中国外交部此前在2月表示,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也就是说,全球各国得到病毒基因序列已经有至少超过2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如果仍然说是中国“贻误战机”,未免有些牵强。

第二,近来中国媒体的确高调宣传了中国对全球进行的援助,对于中国的批评一方面是在于相关的媒体宣传,另一方面在于中国物资的质量问题。

中国对外界援助近来增加,但是目的遭到了质疑。图为中国医疗队援助意大利疫情。(AP)

对于中国出口物资的质疑,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比如有媒体披露从中国进口的新冠病毒快速检测试剂错误率达到80%,又出现荷兰进口中国60万口罩被召回的情况。虽然捷克政府已经澄清检测试剂的错误率和使用方式不当有关,但是在全球医疗用品供应链承压,中国很多企业临时改造生产线的情况下,出现质量的问题的确可信。甚至说对于很多本就存在质量漏洞、且急于加大产能的中国企业来说,几乎是难以避免。

但是,解决具体物资的质量问题是必要的,将出口物资的问题政治化则是另一回事。外界从疫情开始就试图把疫情和政治制度挂钩,西方舆论从不同方面试图凸显“非威权体制”民主国家的优势,这和中国媒体的“宣传”策略类似。舆论持有立场实属正常,不过如果政府内部也炒作这种舆论,那么就不得不说有推卸责任的目的。

第三,质疑中国的数据,在此时有转移视线的嫌疑。各国的检测标准和数据统计的确有所不同,特别是中国无症状感染者的数据近期很受关注。目前,中国卫健委已经表示将从4月开始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数据,且多维新闻网在此前的文章《外界担心“二次爆发”:中国为何不将“无症状阳性”列入确诊》中提到,这个群体很难引起疫情的“二次爆发”。

退一步讲,各国的疫情防控都在关键时刻,比较各国数据实在不是时候。此时指责中国更像是一种转移公众视线的手段,以此来淡化政府防控反应滞后、措施不力的问题。

在各国都需要加强合作的今天,相互攻击显然没有益处。(Reuters)

保守派本色尽显

值得注意的是,发表这些言论的大多数是西方的保守派。

比如在美国,同样批评中国的民主党,相比之下对中国防控的看法显得更加理性,有议员还为反对共和党的“中国病毒”说法要求向公众道歉。《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代表左翼的主流媒体也就中美之间的舆论战刊文,认为此时掀起矛盾对美国不利,中美应当在防控疫情上更紧密地合作。

保守派成为此次就疫情声讨中国的主力,也并不意外。英美的保守派都是以经济自由主义和反共主义为主要思想,反对政府对社会的诸多干涉,在现今甚至向民族主义和民粹的方向倾斜。疫情之下,以“自由民主”之名不愿及时采取措施,又以意识形态甚至是文化种族的优越感把责任完全推给中国,这两者最终都是在推卸责任。

秉持自由主义原则,不代表政府可以“无为而治”,也不代表政府对如此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不用负任何责任,更不代表疫情带来的重大损失,都可以完全归咎于中国或另外任何国家的身上。然而从约翰逊提出“群体免疫”,再到西方政府对中国指责的升温,都说明保守派已经将自由主义变成执政失误的借口,这是政客操作话题的惯用手段,但也暴露出保守派治理思想之中固有的弊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