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国】纽约州的疫情防控给中国的省长们上了一课

撰写:
撰写:

特朗普作为商人出身的总统,经常朝令夕改。但是纽约州的州长科莫作为传统建制派精英,非常懂得如何从政。(AP)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发布的即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18时4分,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超过93万例,其中美国确诊病例飙升至21万。伴随着中国的疫情防控告一段落、美国成为新的全球疫情震中,中美的形象在各路媒体的笔下正在形成鲜明的对比。

比如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3月23日在首页显著位置如此评论中美全球领导力。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援助各国抗击疫情 打造全球领导者形象》,另一篇文章题为《面对新冠危机 美国不再是一个慷慨的全球领导者》。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3月25日发表题为《冠状病毒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情报失败》文章。《华尔街日报》同日的一篇报道直接批评西方政府手段不够严厉,学中国学不到点上。美国《纽约杂志》3月18日刊文《面对目前的困难,我们唯一的出路是与中国合作》,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29日发表题为《白宫从中国空运抗疫物资》的文章指出美国各界竞相从中国购买防疫物资。

一时间,美国疫情防控失败、中国疫情防控成功,由此引发的中美两国在世界的影响力存在感对比讨论开始增多。

但我们也不禁要问,美国的疫情防控真的如此不堪吗?

实际上,疫情防控考验的是各国的治理能力。中美所处的疫情阶段不同,体制不同,并不能简单拿美国政府的表现同中国政府横向对比。美国疫情防控成败的关键在各州。以疫情最为严重的纽约州为例,州长科莫( Andrew Cuomo)的记者会表现、资源筹集的能力,堪称在面临自然灾害和重大公共事件时政府官员与公众沟通的样板。这一点中国任何一个省份的主官都很难与之相媲美。

3月2日纽约州州长科莫(左)在纽约和同事们讨论疫情防控工作。(AP)

纽约州每日的疫情发布会,会通报最新的疫情数字,在汇报这些数字时,官员用幻灯片现场演示。除了公开基本的数据,州长科莫还坦言正在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正在如何解决问题。

比如纽约州正在为疫情高峰做准备,科莫承认未来可能需要14万张病床。他给出的方案是:改造现有医院增加病床数,通过联邦政府援助搭建临时医院,将校舍改造成临时病床,考虑征用酒店和疗养设置。

针对医护人员短缺,已经动员了已退休的医生护士、有尚未毕业的医学院学生、有曾经当过医生护士但现在已经转行的人、也有来自其他州的医护人员,足足四万人报名作为储备。医疗物资筹集方面,已有多少、联邦政府筹措多少、未来的缺口还有多少,都如实告知。呼吸机缺口很大,科莫除了表示正在全球搜罗,也没有办法解决。

尽管情况严重超乎想象,但是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能够做什么,还没做到什么,一目了然,非常有序。民众不会感到恐慌,反而很踏实。

面对民众质疑日常生活受到影响,科莫直言,“我为此负全责。如果有人不高兴,想要撒气,想要抱怨,那就来怪我吧,没有任何其他人需要为此承担责任”。这种担当精神更是迅速成了乱局下团结人民的利器。

处理疫情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需要民众的理解配合。如何同民众沟通、如何说服民众配合,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幻灯片展示数据是为了让民众能够听得懂发生了什么,完全是从对方立场出发的沟通。科莫面对电视镜头侃侃而谈,丝毫没有拘谨不适,任何记者抛出来的刁难问题照单全收。信息的透明度高,沟通的诚意大。每天美国各大电视网联机同步播出纽约州的新闻发布会,收视率非常高。现在,科莫已经成了全美国最火的政治人物。

疫情之下,往常繁华的纽约曼哈顿第七大道非常空旷。(AP)

同样是疫情严重的地区,中国湖北省领导人的表现和纽约州州长的应对形成鲜明的对比。湖北前省委书记蒋超良在记者会上照单念稿、答非所问的情况令人印象深刻。一开始湖北的官员们在记者会说湖北物资非常充分,事实却是各大医院紧缺防护物资不得不网上求援;官员们一边在记者会上宣布入户排查率百分之九十八,一边却是大量的病患并没有收治。各种乱象频发。

中国的一省主官权力并不小,可能他们真的做了很多事情,只是不善言辞,并有体制内的难言之隐,比如即便是要求中央政府支援也不会公开像美国州长一样向联邦政府求援。但不得不说,单就如何安抚民众的恐慌情绪,取信于民来讲,纽约州州长的水平远超中国很多省长书记的水平。

疫情期间中国各省大多都有记者会,除了公布具体的数据,有几场记者会是幻灯片演示数据?有几个官员敢于承认还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有哪些困难是有待解决的?很多时候,并不是一味报喜就能够让民众相信的,坦诚交流反而可以赢得理解。

在同民众沟通方面,纽约州州长科莫给中国的省长们上了一课。美国发生了什么,中国不可能视而不见,中国的民众不可能看不到。在疫情防控告一段落时,中国需要进一步反思疫情防控期间的各种乱象,其他国家做得好的地方也同样值得中国学习。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不是一蹴而就的,疫情防控成果显著,并不能掩盖疫情防控期间的各种不足,中国需要有不断自我改革、提高的勇气。

中国后来进行了湖北人事调整,中国官方称要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这些都是对疫情防控工作的反思,意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现代化的治理是一个复杂的体系。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处理问题的方式,往往也会对治理效果产生重要的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