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大作战】达芬奇手稿中的“飞碟” 从马车到坦克的进化史

撰寫:
撰寫:

自诞生人类文明以来,下至各人、上至国家,总免不了因利益划分(如水源、土地)不均而发生冲突。在发明“数人头”(民主制度)以前,个人与个人间的冲突,经常用最原始的方式─打破人头等武力解决;群体与群体间的冲突则是打群架;部族乃至于初具国家雏形的政治体之间,免不了有一战。要如何在资源匮乏的自然条件快速下打败敌人、初期致胜?人们把目光转向了常见且速度极快的畜力─马,运用马匹的快速的机动力打击对手。但光有马还不行,在马鞍、马镫等装备发明前,想要有速度、还要有足够的杀伤力,人们发明了战斗车辆─马车,这也是现代坦克、机械化步兵战车最原始的模样。

1927年,奉系军阀使用的雷诺FT-17坦克,为世上首款可360度旋转的炮塔坦克。(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万乘之国 从车战到骑射

《吕氏春秋》记载,约公元前1600年,商汤起兵灭夏桀时,动用了兵车70乘、死士6千人以攻夏:“殷汤良车七十乘,必死六千人,以戊子战于郕,遂禽移大牺。”在鸣条之战(在今山西省运城市夏县西)中,商汤一举击溃夏军的主力,最后获得诸侯拥戴,商汤成为天下的共主。不过比夏商之际更早出现辐轮战车的,是公元前2100年到公元前1400年、分布于今西西伯利亚和中亚草原地带的安德罗诺沃文化(Andronovo culture),在该地考古发掘了公元前2026年,亦是迄今最古老的双轮战车,比商朝初年马战车早了至少400年。

经过商代的蓬勃发展,到了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东征商纣王时,周的主力部队已经可以动员“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 军事史家推测,周自己大约拥有三百乘战车,到了牧野(今河南省新乡市)与诸侯会师时,兵车达到4,000乘之多!此时的战车多为四马两轮式,木质结构,重要部位一般还饰以青铜车器﹐西周和春秋时期战车的形制大致相同,而车上配有三名甲士,这就是“一乘”的编制。周制国家有事,诸侯出车千乘,故以“千乘”为诸侯的代称;战国时称小诸侯为“千乘”,大诸侯则为“万乘”,后“万乘之国”泛指大国。

战国初期,虽说中原各国依旧以车战为主要作战方式,但在车战中双方疲敝或一方溃败的情况下,就会让为数众多的徒卒冲入战场进行肉搏战。然而车战有许多缺点,一是车辆必须在开阔的平原上才得以快速行驶,否则容易翻覆;二是接触的双方在靠近时除了相互射箭、以长兵器刺击外,战车调转车头不如直接骑乘马匹来的灵活,在与北方游牧民族作战时相当吃亏。当赵武灵王(公元前356─前295年)大力提倡“胡服骑射”后,能造成敌方巨大战损的骑射战法迅速风靡各国,车战渐渐被舍弃;后来在公元前1世纪左右,中亚游牧民族发明了马镫,不仅解放了骑士的双手,使其可以手持长兵器冲锋陷阵,或以精湛的射箭技术杀敌,战车暂时告别了东方的历史舞台。

运用在15世纪波希米亚王国境内的“胡斯战争”,胡斯派反抗军发明了“胡斯马战车”。(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为对抗重装骑兵而来的“胡斯马战车”

公元1415年,神圣罗马帝国领地波希米亚(Bohemia)的宗教改革家扬·•胡斯(Jan Hus,1371─1415年)在康士坦斯大公会议(Council of Constance)中,被罗马天主教会判决为异端并以火刑处死,支持他的地方贵族及民众(被称为胡斯派)于1419年起兵反抗“罗马人的国王”(Rex Romanorum)兼波希米亚国王西吉斯蒙德(Sigismund of Luxembourg,1368─1437年)。由于胡斯派大量兵源多为穷苦平民,缺乏军事训练,亦无盔甲、马匹等装备,难以抵挡重装骑兵的攻击,于是他们以四匹马拖拉的四轮农场大车改装成“胡斯马战车”(Hussite Wagenburg),配合步兵、少量骑兵与野战炮,组成拥有极佳防御力的车垒阵型,多次瓦解了条顿骑士团(Deutscher Orden)以及其他十字军的攻势。

状似飞碟、今日坦克的前身─中世纪达芬奇所绘的装甲车手稿。(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像飞碟的“坦克”雏形

在近代坦克发明前,早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出现如飞碟般的坦克前身,而且是出自有“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年)手稿。达芬奇长年在米兰担任军事工程师,他也创造了一台外壳坚固、可移动式的圆锥体武装装甲车,辅之以数门火炮,不仅敌人无法接近,进而移动深入敌阵中,兼具安全性和攻击性于一体。然而,装甲车的设计是需要搭载8个人同时驱动并操作炮管,但内部空间太过狭窄,无法在兽力驱动时,同时载人操作火炮,否则肯定是划时代大杀器。

冲破壕沟战对峙 研发“大水柜”掩人耳目

坦克真正问世,是距今百年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战场上广泛使用马克西姆重机枪(Maxim gun)与刘易斯式轻机枪(Lewis gun),形成强大的火力网,加上铁丝网的运用,交战双方陷入旷日费时的壕沟持久战中,每每往前推进,都会造成惨痛的伤亡。英国陆军军官欧内斯特·斯温顿(Ernest D. Swinton,1868─1951年)在履带式拖拉机的启发下,多次上书建议研制装甲车。为了保密起见,他将装甲车取名为水柜(Tank,音译为坦克),让工人误以为在建造军舰装淡水的大水柜,并对外宣称它们是用来装载水和食物的容器。

1916年,在法国北部的索姆河战役(Battle of Somme)打响,这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将坦克用在实战的先例。英军使用18辆坦克、配合步兵进攻,德军面对不断放炮、喷吐火蛇的庞然大物目瞪囗呆,用枪扫射也不能伤其皮毛,坦克震撼了守方的心理,使其放弃阵地溃退,英军成功将战线往前推进了4至5公里,但由于坦克技术还在草创阶段,使用坦克并未达到打开突破口的战略目标,反而让德军开始学习如何来对付坦克。尽管如此,坦克的威力还是得到认可,各国纷纷开始仿制。1918年,法国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款可以360度旋转的炮塔坦克─雷诺FT-17(Renault FT-17),从此世界各国在军事领域展开了现代机械化建设。到了二战期间,德军陆军第七装甲师师长、“沙漠之狐”隆美尔(Erwin Johannes Eugen Rommel,1891─1944年)在西线率装甲车发动闪击战,打得盟军措手不及而名垂青史,更是装甲车在现代战争上大放异彩的时刻。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