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外援抗疫急先锋 古巴的医疗外交

撰写:
撰写: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未见缓和,多地医疗体系更陷于崩溃边缘,大多国家自顾不暇,更遑论是顾及家门外的疫情。目前中、俄两个大国行有余力,能在疫情仍继续抱有国家彼此的共同利益,推动医疗外交。

但原来远在加纳比海、长年被美国封锁的古巴,同样在此刻踏入国际舞台,肩负起抗疫急先锋的国际职责。

截至周三(4月1日),人口逾1,100万的古巴共录得186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六人死亡,情况远较邻国巴拿马和多明尼加乐观。在全球医疗人员和物资短缺时,古巴难得行有余力,继续抱有半世纪前建立的医疗国际主义,四出派遣医疗人员支援抗疫工作。据安道尔的卫生部指,一行39人的古巴医疗团队已在周一(29日)抵达公国。在此之前,哈瓦那更已派出团队到意大利、委内瑞拉、尼加拉瓜、格林纳达、苏里南,牙买加和伯利兹,协助多国对抗新冠肺炎。

疫情期间,高度仰仗商品进口的古巴亦面临一定物资紧迫的情况,却未出现诸如其他国家的医疗困境。(AP)

古巴四出相助

出口医疗服务能成为古巴的经济产业的引擎之一,背后亦有其遥远的历史成因。早在1960年古巴革命后一年,该国派出一支医疗队伍,到访刚遭受大地震影响的智利协助救援;三年后,哈瓦那再派遣医疗人员,帮助刚从法国独立的阿尔及利亚建立医疗体系。虽说1960年代古巴仍是百废待兴,但其医疗服务一支独秀的表现,其实是1959年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在革命时期,视免费医疗为普遍人权的善政之果,同为日后的医疗国际主义奠定了物质基础。

随后半世纪,由于古巴在美国经济封锁下遭国际社会孤立,医疗外交便成了哈瓦那与他国互动的主线。例如,同属革命政党出身的查韦斯(Hugo Frías)上台后,古巴便开始“出口”医务和教育人员到委内瑞拉,以换取低于市价的进口石油,同时古巴亦在南非、巴西、厄瓜多尔和卡塔尔等地成立设常驻医疗团队,以购取外汇收入。据泛美卫生组织(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的统计,单是2005年至2017年期间,古巴的医疗团队已向21个受天灾和流行病影响的国家提供帮助,包括2014年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疫情,惟国际社会却一直忽略古巴在医疗方面的贡献。

独有的医疗优势

不过古巴出口医疗服务的形式,也不是其他国家能轻易“仿效”。有不少人权组织过去曾指责,哈瓦那的医疗外交是基于剥削其医疗人员,同时也有报道指,该国驻外的医疗人员经常只能获得10%至25%的议定工资,其余则据称被当局扣起。这或许能解释为何2006年至2016年期间,有多达七千多名医疗人员在执行任务期间叛逃。

尽管天下并无免费午餐,政治家亦非教宗,在“去全球化”的抗疫大环境中,哈瓦那也有剥削之嫌,但其贡献亦远较不少发展中国家为多。一如上月18日,一艘载有数名新冠肺炎患者的英国游轮,惨遭多个加勒比海国家连环拒绝靠岸要求后,却只有古巴愿意伸出援手,让680名乘客从首都乘搭包机返国。纵然古巴医疗外交的声誉绝非完美,但单纯在对抗新冠肺炎的疫情上,国际社会理应给予古巴应有的掌声,而非继续屈服于美国的压力下,无视其对国际社会的贡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