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欧尔班紧急法揽大权 匈牙利正步入专制政体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全球急速扩散,各国政府不论何种政体,多采取前所未有之强硬手段,行禁足、封城、锁国等紧急法令,为求阻止疫症继续蔓延。此严厉之“德拉古式”(Draconian)手法令人想起以严刑峻法称著之古希腊政治家德拉古(Draco),引起不少舆论忧虑此会否侵害人权。

诚然,大部分人权都在法律上非绝对权利,若有合理而充分之需要,个人渡让某种权利以让政府施行法律令社会运作,此亦为文明社会之基础。非常时期采用非常手段,似是不可避免之必要之恶。

然而究竟为了社会整体之长远福祉,政府权力之手应该伸到多长?而一旦人民为求性命安危之保障,将其余权力悉数上缴当权者,霍布斯《利维坦》下之君主专制国度会否成为现实?近日东欧国家匈牙利政局发展,足以发人深省。

匈牙利自3月4日发现首宗新型冠状病毒案例以来,至月底累计有492宗个案,当中16人死亡,环观欧洲多国来说疫情不算严重。然而匈牙利国会于3月30日以137票对53票之差,通过紧急法案,赋予总理维克托(Orbán Viktor)近乎不受制约之权力,包括无限期之紧急状态、国会选举中止、总理以法令形式执政、发放“假新闻”及“谣言”者最高刑罚监禁五年、违反隔离令者最高监禁八年等。欧尔班可绕过国会自行颁布法令,对于任何反对声音,维克托亦可以“假新闻”或“谣言”为由打压,其权力可谓无远弗届。对此欧美媒体大为震怒,称之为“新冠病毒政变”。

坐落于多瑙河畔的“匈牙利国会大厦”。(HungaryToday)

2010年一路走来

维克托之独裁倾向早非新闻,虽然青年时代为反共民运领袖,然而其2010年第二度担任总理以来,愈加打压国内异己,扩大其个人权力,包括加设传媒管理机构对审查国际媒体、通过亲信购入国内大部分媒体、修宪增加宪法法庭之法官人数及降低司法人员退休年龄以利安插其亲信掌控司法机构、又改变选举规例及划界令其仅以45%选票便可掌握逾三分之二之绝对多数议席、修改国会议事规则令法案毋须审议更快速通过。维克托选举前夕亦曾 以违法财务问题等,起诉或调查反对党打压异己。其亦对匈牙利出生之犹太美国富商索罗斯(George Soros)穷追猛打,称其秘密操纵国际政治,以开放边境之移民政策淡化欧洲人血统,迫使其开办之中欧大学迁离布达佩斯。

维克托善于在国内操弄民族主义及反欧盟情绪。2015年难民危机中维克托公开跟欧盟(EU)之开放政策对着干,更自行宣布紧急状态封锁边境血腥驱逐闯关难民。而当中不少紧急权力如取缔反对媒体至今依然生效。维克托此次亦似是食髓知味,借抗疫时机扩大其个人权力,延续为其过去十年以来之专制主义倾向,更凭着此次之新冠病毒为自己加冕。对此国外媒体虽然大力挞伐,甚至主张革除其欧盟及北约(NATO)会籍,欧洲议会各党派亦严词谴责,但欧盟及美国政府竟噤若寒蝉。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Leyen)发表软弱无力之声明,称紧急措施不可凌驾我们基本原则及价值至为重要,却连维克托或匈牙利皆没有被点名。对此匈牙利法律部长更回应称,感谢欧盟明白各国政府应迅速行动以保障公众健康,可谓讽刺之极,美国更加未有任何回应。

事实上欧盟可以扣起56亿欧元(1欧元约合1.08美元)之抗疫援助,甚至动用《欧盟条约》第七条,当欧盟成员国持续违反欧盟尊重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成立精神时,可中止该成员会籍,包括投票及参与代表,但此机制要欧盟成员国一致通过,只怕不会成事。而北约虽亦有符合《华盛顿条约》之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精神之要求,然而北约成员国中如土耳其者,早已偏离西方自由民主体制多年,亦不见北约诸国有任何行动,此亦因土耳其极为重要之战略价值。匈牙利地缘或军事价值虽远不及土耳其,不过一旦匈牙利退出欧盟或北约,亦会在中欧开一个大洞,成为俄罗斯可渗透之空缺。然而欧盟及美国之软弱无力,亦正显示美国为首之自由民主体制及欧盟之欧洲大一统理念正受严峻挑战。

2018年匈牙利反政府示威:示威人士于首都布达佩斯总统府外集会,燃点烟雾抗议“奴隶法”。(路透社)

紧急状态后恢复正常?

而且维克托虽然被视为打压自由之旗手,其仍在上届大选中获近半选票,刚好坐拥三分之二大多数议席,令其措施即使专制亦可以国会甚至选民支持为名。再者在此抗疫战中,西方亦占不到任何道德高地。英国赋予政府之权力包括无限期隔离国民、禁止示威在内之公众集会、关闭港口及机场,权力如同亨利八世(Henry VIII)“令人垂涎”,未有经国会反复辩论便通过。美国司法部亦寻求国会赋予废除对难民之法定保护,以及毋须经过审讯亦可无限期拘留。民主大国纷纷采取德拉古措施,其他国家便更加肆无忌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授权情报机构追踪国民手机以调查其有否违反隔离令,又关闭法庭把自己之涉贪官司延期。因去年示威而下台之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其有意参选之现任代总统艾尼兹(Jeanine Anez)亦延迟总统大选。智利政府宣布大型灾难状态并派兵入城,使得持续多月之反政府示威销声匿迹,泰国及约旦亦声言会打击假新闻,被视为镇压言论自由之借口。

一个《利维坦》之景象仿佛突然从书本中成为现实——政府突然权力庞大,个人为了保住弱小之性命亦因此甘之如饴。匈牙利不知会否成为首个因新冠病毒而死去之民主政体,而大大小小之政府亦在不同程度为其紧急权力拆墙松绑,此仅为暂时抑或长期状态现时难以预料。维克托强调“紧急状态结束后,所有权力将回复正常”,惟紧急状态何时结束也得由他决定。昔日因重大事故而行使之紧急法令,亦常常成为尾大不掉之永久制度。如美国“9·11”后国会通过之《动武授权法》(Authorization for Use of Military Force),便授权总统可以打击“9·11”恐怖分子名义动武,至今依然生效,有如令国会独有之宣战权部分转让予总统。香港殖民地政府部分紧急法令于战后亦一直长期生效,用以对付左派分子。此次维克托借紧急法黄袍加身,又是否如像骨牌一样朝四方八面倒下,成为另一波民主化逆潮之起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