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病毒肆虐 末日求生主义者暴起

撰寫:
撰寫:

由于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肆虐,造成感染人数不断暴涨、死伤无数,传统定义的欧美日等传统强国更是受到严重打击,不仅产业濒临崩溃,死伤人数逐渐攀升,各国相继祭出严格的壁垒封锁主义,使得人际关系间的改变,可能造成百年来的大改变。此时,有关美国本土,民众抢购枪枝的新闻不断浮现,而欧陆国家一些允许私人有限拥有枪械武器的国家,也形成了某种程度的社会现象。这场疫情,虽未有任何国家,正式承认其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是民间对此疫情的灾荒恐惧感,已经濒临战时状态,也因为此种末日灾难感逐渐攀升,在欧美社会焖烧许久的“末日生存主义”(Survivalism / Preppers)的独特现象,如今渐渐成为显学。

所谓的“末日生存主义”,指的是个人或者团体,积极地为突发事件做好准备。包括从国际到地方小区范围,可能破坏社会或者政治失序的事件,在事前进行紧急状况的准备。例如,因为失业、灾难、极端气候以及战争状态下,能够采取自力更生、囤积储备用品,并且运用相当复杂的生存知识以及技能。

一个典型末日主义者的背包,叫做“拿了就跑”(bug out bag)包,所有的Preppers都会在家中、车上和不一定的隐蔽居处中,存放数个放满生存物品的求生背包,一旦面临灾难,拿了就跑。(Wikipedia)

这些被称为“求生者”(Preppers)的人,拥有一定的武器使用能力,受过紧急医疗、自卫训练,积极储备食物雨水,搭建撤退地下掩体、甚至特殊打造的撤退交通工具,可以在灾难一旦来临时,第一时间获得度过灾难的机会以及存活的资源。这种“对政府不信任、强调自保”的生活哲学,事实上在欧美社会,与“本土恐怖主义”(Domestic Terrorism)的相似度,仅在一线之间。

所谓的“末日主义”兴起,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全球性流感爆发、死伤无数,加上随之而来的1920年代经济大萧条,造成英国与美国的末世主义者突然增多。其后,在二战之后的冷战时期,末日主义逐渐兴起,并且加入了对核战的恐惧、宗教经典的异端解读甚至外星人入侵恐惧、新兴宗教兴起等,经由传播媒体如报纸、小说、收音机、电影与电视文化里面,对于这些现象的推播报导,使得此种恐惧成为一种次文化,深信“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ies)者渐渐与末日主义者合流,形成更加庞大、且更质疑政府权威的一种生存思想,加上军火科技进步、技艺发达,各种生存主义者需要的特殊知识、器具,经由商用市场可以轻易取得,故抱着此种末日感的族群与个人,借着冷战的启发,突然扩展成一股庞大数量的人群。

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全球大流感爆发,随之而来的经济大萧条,使得末日生存主义文化,得以从以往的文学领域精神,一跃而成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次文化。(Wikipedia)

经过1974年全球石油危机之后,末日主义者的囤积行为,逐步升高成为一种显学。美国作家Howard Ruff的一系列虚拟小说作品,更使得此种囤积、自卫、离群索居、生存主义的概念,获得爆炸性的扩展,经典者例如《如何在即将来临的21世纪坏年代照常生存下去》(How to Prosper During the Coming Bad Years in the 21th Century),甚至牵涉到末日时代的金融秩序崩溃中,如何保有个人的金融优势,更将此种哲学上升至令人不可思议的层度。

末日主义者典型的囤积物资地下碉堡,拥有可以独立生存起码数年的资源以及足够的自卫武器。(Wikipedia)

此种由美国独立年代的“民兵”(Minutemen)文化结合美国西部拓荒主义的所谓“田园文化”(Arcadianism),转而成为不信任政府、抗税、认为全球被阴谋论所宰制、必须囤积寻求自保、自卫的族群,事实上以20世纪的经济大萧条开始成长、茁壮于冷战时代,终于在后冷战时代,成为美国本土恐怖主义的一个最大根源。而欧陆国家也都有类似的本土恐怖主义组织,但是以将人民拥枪权列入宪法修正案的美国,受害最深。如1993年的戴维教派惨案(Waco Siege)和1995年的美国俄克拉荷马市联邦大楼爆炸惨案(Oklahoma City bombing),都是此种末日主义者本土恐怖极端主义者所造成。

由于欧美等国甚至日本、韩国,都有此种文化的流行,这些国家多半都在一次、二次大战、核战恐惧、恶战环境中生存过来,故其国民的末日主义思想都相当浓厚。欧美等国都有不同等级允许民众拥有枪械的法律,甚至日、韩等亚洲国家,也有允许民众合法拥枪的管道,故枪械市场需求爆增,首度在允许拥枪的美国爆炸,逐渐蔓延到欧陆,最后可能感染到日、韩等国,应该是一个不可逆的现象。尤其欧陆等医学古国,病情纷纷崩溃,原本被预期为医疗先进国的日本、韩国,也都纷纷传出疫情无法管控的政府失能现象,也都可能引起一定程度的末日主义兴起与恐夯的现象。

对于大中华文化圈来说,由于儒学的发达以及宗教信仰的多样化,故此种末世主义思想,顶多引起对于政府处置能力的质疑,还未有引起类似质疑政府、反政府的情况,这是由于儒学教条压抑个人主义、强调威权正确的思想所致。但是,一旦新冠病毒肺炎在未来一段长时间内都不可控,造成社会秩序崩溃、政府失能和经济瓦解的现象,则末日生存主义是否会在大中华文化圈发酵,则还有待时间观察。

推荐阅读:

美国3月枪支销量飙升85.3% 美国医生呼吁停止枪击

【新冠肺炎·金融市场】3月外资抛售超千亿美元美债

【新冠肺炎·粮食危机】国际米价创六年半新高 食品供应链承压

【新冠肺炎·中西应对】疫情全球大爆发与破灭的“西方迷信”

粮食告急:越南禁止出口中国 大米将涨价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