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锁喉”特朗普 油价关键在4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原定于4月6日召开的OPEC+会议正式被推迟至4月9日。据报道,目前关于减产的具体分配细节仍不明朗。

毫无疑问,不论沙特、俄罗斯还是美国,都不希望国际油价在如此低价的位置徘徊,但这场博弈正处最关键的时间点。各方的要价与底牌都愈发清楚,答案即将揭晓。

沙特开价 特朗普威胁加征关税

为何原定于4月6日召开的OPEC+会议会延迟到4月9日召开?恐怕还需从4月2日找答案。

4月2日,特朗普(Donald Trump)亲自与沙特王储穆罕穆德(Mohammed bin Salman)通了电话。通话后特朗普对外宣称,沙特和俄罗斯已经相互洽谈,双方都想要达成减产协议,可能减产1,000万桶/天以上,他本人则希望减少力度达到1500万桶。此话一出,国际油价一度暴涨近50%。

若真是特朗普所说的每天减产1,000万桶,就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10%-15%。也几乎是要让沙特和俄罗斯减少近45%的产量。激动过后仔细判断,特朗普很可能是在信口开河。市场在“兴奋”过后,也立刻冷静下来。随后,油价便大幅回落。

沙特和俄罗斯也迅速做出了表态。俄罗斯断然否认普京(Vladimir Putin)与穆罕穆德王储通过电话;OPEC代表则称沙特和俄罗斯没有达成任何规模的减产协议,并随即表示,全球原油减产1,000万桶/天是一个现实的目标,沙特希望非OPEC+产油国也能参会,“美国应该加入新的OPEC+减产协议”。

可见,沙特呼吁的“非OPEC+的产油国”不单指俄罗斯,还有美国、加拿大、巴西。而后,有媒体消息称,只有不属于OPEC+的一些大型产油国加入减产,沙特才会准备减产。

基本上,这等于是沙特最清晰的价码:美国亦需减产。

回望过去几年,由沙特领衔的OPEC以及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联合减产确实显著推高了油价。然而,这些产油国最终发现,事实明显偏离了当初的预期。美国趁着油价走高大肆扩产,产量增长到创纪录的1,300万桶/天,抢夺了越来愈多的市场份额,成了豪夺巧取的胜利者。

在沙特亮明价码后,特朗普态度反而转为强硬,于上周六(4月4日)的记者会上声称“如果我们需要向外国进口的石油加征关税,从而保护我们成千上万的能源工人以及提供这些就业的伟大企业,我会做我需要做的事”。

威胁加征关税非常符合特朗普的风格。但别忘了,沙特穆罕默德王储和普京是两位政治强人,这种“硬碰硬”的招数好用吗?不得不提醒特朗普的是,莫要一不小心反而被他们推至风口浪尖。

美国的左右为难 特朗普如何选

其实,这场价格战明显是沙特、俄罗斯两国的默契“逼宫”,就看特朗普在压力之下如何出牌。特朗普急于宣布胜利,急于放狠话,都反映出他越来愈焦虑。

2月1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左)在华府与沙特外长朱拜尔(Faisal bin Farhan Al Saud )会晤。数日前,俄罗斯与沙特石油企业展开密切会晤,洽谈规模百余亿美元的合作项目。(Getty)

毫无夸张地讲,如今油价价格在20美元上下,美国页岩油几乎“全军覆没”。 4月的第一天,美国页岩钻探公司Whiting Petroleum就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这是科罗拉多州和北达科他州巴肯页岩地质带最大的石油企业。Whiting Petroleum只是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如果油价持续低迷,将导致更多页岩油生产商破产或者重组。

挪威能源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在沙特刚刚开打价格战的时候就警告:在31美元的油价上,绝大多数页岩油开采商无法盈利,数量有100多家。据悉,像Whiting Petroleum的开采成本就在每桶50美元上下,其他页岩油公司的成本在50至55美元之间。

页岩油行业十多年来都是靠大量借债来提高产量。当行业不景气的时候,高负债自然意味着更高的风险。比起财务实力有限的能源企业倒下,更让人担心的是能源债券。

油价暴跌考验着能源公司的债务状况。几家信用评为BBB级的能源企业发行的投资级公司债已经开始遭遇抛售,收益率升高至类似垃圾债的水平。一旦BBB级能源债券被降到垃圾级,同时公司债利率暴涨、企业借款成本高企,形成恶性循环,就有可能加速企业走向死亡。

因此,特朗普若想避免美国页岩油走向灭亡,就必须对沙特及俄罗斯的“价码”,也即减产,做出回应。可是,相较于沙特和俄罗斯政府对国内原油产强大的控制力,特朗普可做不到这一点。

俄罗斯与沙特近期就石油减产一事迟迟未能达成协议。图为普京及穆罕默德2018年11月在阿根廷G20峰会上的互动。(Getty)

美国国内大小油企、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各自有各自的利益。要协调所有人利益,弄出一套大家认可的减产方案,难度堪比登天。特别是,已经进入大选期,特朗普还想收获这一群人的选票。再退一步讲,如果特朗普真的能拿出减产方案,那就是对沙俄做了重大让步,民主党必会就此大做文章。

可见,眼下最扛不住低油价的,并非穆罕穆德王储和普京,而是特朗普。沙特与俄罗斯已然做出“默契棋局”,就看特朗普如何接招。

稳定市场的协议遥不可期

因此,4月9日(周四)的会议未必能促成减产协议,但4月期间一定会见分晓。最终,相信各国会达成一个协议,至于会否如特朗普所说的减少1,000万桶至1,500万桶/日之间?这将会是博弈的结果。

但更需要看到的是,按照荷兰托克(Trafigura)首席经济学家Saad Rahim的预测,4月份原油需求将减少2,500万桶至3,000万桶/日之间,相当于全球消费的三分之一。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速度最快的需求破坏,至少是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的6倍。

也即表示,考虑当下全球石油需求所面对的严重冲击,稳定市场所需的那种协议是遥不可及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