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英女王罕有全国讲话 危难中的发言何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英国的新冠肺炎迄今未见缓和,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当地周日(5日)晚上发表特别电视讲话,勉励国民在逆境中迎难而上,乐观面对疫情。在21世纪民主化国家,王室仅属传统和历史传承的象征,实质角色似有还无,但在疫情严峻、个人交际断裂之际,英国君主此际尝试打破弥漫社会的忧愁气氛,团结民众齐心抗疫,无疑说明了疫情当前超越日常政治的需要。

在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发表讲话前,新冠肺炎已在英国造成4,934人死亡,单日新增死亡人数更达六百余人。即便是现年71岁的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及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皆成为确诊病例之一,约翰逊的怀孕女友西蒙兹(Carrie Symonds)亦现病征。在国家陷于水深火热之际,英女王在98岁的菲利普亲王(Prince Philip)陪同下,周一在温莎堡发表全国特别讲话,鼓励国民凭着“自律、沉着和善的决心”,迎接疫情的挑战和破坏,并借此感谢前线工作人员的付出,强调同心抗疫的重要性,以表对防疫工作的乐观。

英女王第五次特别讲话

然而除了例行圣诞文告,英女王在位68年间,仅有第五次特别讲话。在此之前的四次场合分别为1991年英国加入第一次海湾战争、1997年戴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葬礼前夜、2002年母亲伊丽莎白王太后(Queen Elizabeth)葬礼前夜,以及即位60周年的“钻禧”庆典,可见英国君主的低调和沉默。

由于英国在17世纪“光荣革命”后,君主的绝对统治权已转让至议会,王室的存在仅成了国家象征,没有实际权力,更不容在党派政治斗争发声,以免予人干政的解读。 梁启超亦曾在《新中国建设问题》中,描述“虚戴君主之共和政体,英国是也⋯⋯浅人骤闻之,或且讶为不词,不知英之有王,不过以为装饰品,无丝毫实权,号为神圣,等于偶像⋯⋯”英女王在位68年间,虽然英国政治危机时有发生,如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英法两国与以色列联手入侵埃及遭美国反制、1970年代国内大罢工,以及2003年伊拉克战争等,无一不是使陷入社会撕裂、两元对立的情况,但其亦没有介入或表态,见其角色低调而超然。

约翰逊政府权威旁落

可是,新冠肺炎不是一般的政治或管治危机,而是不分党派、不分阶层同须面对的生存难题。故此即使英女王在传统上必须为“佛系”领袖,其走到台前鼓励抗疫,尝试凝聚国家向心力,亦没有令人反感,甚至获得广泛欢迎。英国跟不少国家一样,早已实施封城令,减少社交接触,但从不少民众外出郊游野餐和聚集可见,民众现时仍漠视禁令的抗疫态度,有欠同甘共苦的精神。这不但是因为警方执法力度或法规阻吓力不足,也可能因为民众早已无视政府的权威,尤其近年英国陷于脱欧争议,半个政府不认同极惹争议的约翰逊。

纵然王室多年来屡现丑闻,如查尔斯王子的婚姻问题、哈利王子(Prince Harry)与梅根“离家出走”及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的性丑闻等,令王室有如民众茶余饭后的八封对象,但女王的反对率迄今仍维持在一成,远低于首相约翰逊的47%。可见王室虽然逐步被揭穿“神圣”面纱下的人性,但在英女王长期稳定的象征下仍然获得肯定,限制了社会上的反王室共和势力。

英女王在此次全国演说中,内容亦相当温和,撇开了所有的争议。“我们国家的生活遭遇破坏,这种破坏使一些人感到悲伤,许多人遭遇经济困难,并给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他们(医护人员)无私地履行日常职责来帮助我们所有人,感激你们辛勤的付出,让我们离回归正常生活更近了一步。”当没有民主选举认受性的英国君主,也能起稳定社会之用,既反映出此次危机超越日常政治、近乎战争般须全国上下团结,也抑射出约翰逊政府权威旁落、缺乏领导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