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连番质疑中国数据 伊朗需要认清三大现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截至4月9日,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50万,其中美国确诊人数突破42万,是中国的5倍。欧洲多国确诊人数飙升到10万以上,远超中国。医疗卫生水平较为发达的国家颇为费力仍无法控制疫情,中国两个月就控制住疫情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多。连日来伊朗多位政要、医学专家公开指责中国数据有问题。

伊朗新型冠状病毒防疫工作小组成员莫拉兹(Minoo Mohraz)4月6日在会议上指出,病毒扩散后与中国通报的情况不符。莫拉兹质疑要么是病毒突变并变得更致命,要么就是中国提供的数据有问题。

工作小组另一名成员、流行病学家苏里(Hamid Souri)亦怀疑中国数据的可靠性,因为证据表明事态比中国通报的更糟糕。他表示,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会被中国的数据误导,因而制定错误政策,以至确诊人数增加。

此前4月5日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oush Jahanpour)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新冠肺炎疫情批评中国,称中国官方关于疫情爆发的数据为“笑话”。随后他还在推特(Twitter)发文称,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似乎是一个“苦涩的笑话”(bitter joke),让世界上许多人认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且死亡率更低。“如果中国说疫情在两个月内得到了控制,人们应该认真考虑一下。”

伊朗并不是第一个质疑中国数据真实性的国家,美国上至特朗普(Donald Trump)蓬佩奥(Mike Pompeo),下至参议员科顿(Tim Cotton)卢比奥(Marco Rubio),都曾多次公开质疑中国数据的真实性。说中国故意瞒报疫情爆发程度、故意散布虚假情报企图转移视线的言论十分常见。伊朗的指责之声一出立刻引发人们的热议,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有意识形态、大国竞争的因素,而伊朗作为同中国友好国家,公开指责中国,非比寻常。

如何看待伊朗对中国的指责?中国真的故意隐瞒疫情了吗?

质疑毫无意义

伊朗在疫情爆发后对中国抗疫经验的采用非常充分,现如今发出质疑,可能是措施并未达到伊朗的预期效果,是实践之后站在己方经验论上的一种质疑。与其说是对中国的攻击,不如说是对中国式措施抱的期望过高所致。

伊朗官员并未考虑到中伊制度的差异以及相同措施可能产生不同效果的现实。毕竟国情不同,同样措施在不同国家的落地情况也不同,出现偏差在所难免。随着借鉴中国经验的国家增多,未来认为中国经验管用的声音会有,认为中国经验不行的也会有,这样的热议不会缺席。

有内部政治压力的国家会向中国推卸责任,但众所周知疫情防控关键还在本国,是否成功最终还要本国埋单。谁能够迅速走出疫情,迅速在危局中站起来,就赢得了先机,赢得了主动。真正的失败者,真正犯错误的国家,等疫情结束之后自然会见分晓。质疑他国是否管控得住疫情毫无意义,对伊朗也不例外。

中国湖北武汉市将于4月8日起解除封控措施。图为武汉高铁动车组整装待发。(新华社)

中国迈出重要一步

以美国为代表的各方指责中国隐瞒疫情,既怀疑中国确诊病例数量的真假,也质疑中国死亡人数的真假。不得不承认,以往中国在重大灾害性事故发生时有着不良的记录,瞒报死亡人数、隐瞒损失状况,非常常见。各级政府上报的死亡人数往往卡在事故划分等级的边缘,以降低事态避免被追责。这一点中国人也非常清楚。

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和以往明显不同。数万人确诊、数千人死亡、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武汉封城、湖北高层人事地震,一连串重大事态的背后是中国最高层直接指挥了整个疫情防控。传染病防控的严峻程度并非一般性的事故可比。如果控制不住局面,谁也无法承担后果。

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官员人为造假已不现实,官方集体政治性造假也很难。确诊总数和死亡人数已经庞大到了没有遮掩的必要。各级地方政府隐瞒数据的空间已不复存在。社交媒体的发达导致与事实相去甚远的隐瞒难以为继。

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回应质疑的速度非常快。一开始互联网上沸腾的民怨倒逼武汉医疗资源挤兑的状况得到迅速改善;李文亮事件在疫情还未结束时就已经被官方纠偏;各方质疑中国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导致疫情二次爆发后,中国随即就公布了无症状感染者的数量。

无论外界是否相信,中国的防控成果都已经取得了大多数大陆民众的信任,这也是为什么欧美疫情爆发后,中国留学生、身居他国的华人纷纷回大陆避难的原因。中国人在围观欧美疫情时,是带有一定程度的自信情绪的。

中国防控成果还未获得其他国家的认可,这中间有国际政治斗争的因素、也有中国自身的因素。中国需要打破刻板不良印象,重塑同他国的互信关系、重塑自身国际形象,此次疫情或许是一个新开始,并且迈出了获取国内民众信任的第一步。

武汉正在复苏。(Reuters)

必须面对的治理能力极限

各方对于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的质疑事出有因,毕竟欧美多国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中国,且死亡率非常高。但如果数据有所隐瞒或者防控情况不乐观,社会重启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从整个中国社会已经开始复工复产看,防控的成果得到了验证。因此,很难相信中国在确诊总数、治愈人数这些关键的数据上造假。

不过,无法否认,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并不是实际的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一开始湖北武汉有不少人在未得到及时治疗时就已经死亡,这部分一共有多少人未可知。同期死亡人口中有多少是死于新冠肺炎很难确定,在疫情防控期间也很难一一进行确认。

中国公布的死亡人数是根据官方公布的确诊标准,可以统计到的人数。从客观现实看,中国确实面临无法进行完全准确无误统计的难题,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保证统计数据准确无误。这和美国十年前难以统计有多少国民因为H1N1猪流感死亡一样,和美国很难追踪到有多少人1月份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一样,和英国由于检测数量有限并未掌握全部确诊患者规模一样,现实中许多事情超出正常的社会治理能力,存在合理偏差是正常的。这不是有意隐瞒数据。

中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率较低,这是站在中国已控制住疫情的今天来回望整个疫情得出的结论。在疫情高峰阶段,中国武汉的死亡率也并不低。欧美等国人口的老龄化严重,且正处于疫情的高位运行阶段,死亡率等数字很难同中国有横向对比的必要。对于疫情的反思,留待疫情结束之后进行也不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