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伊朗开始质疑中国数据说明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的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人数目前已经超过140万。相比之下,疫情最初暴发的地方——中国已经基本控住了疫情,新增的确诊病例基本是中国境外输入。

对于中国的数据,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ush Jahanpur)4月5日表示,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似乎是一个“惨痛的笑话”(bitter joke),让世界上许多人认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且死亡率更低。

贾汉普尔还表示:“如果中国说疫情在两个月内得到了控制,人们应该认真考虑一下。”

贾汉普尔的表述被不少媒体解读为“批评中国”。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表示,中国每天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贾汉普尔应该仔细关注中国的数据再做结论。

对中国数据的质疑

伊朗并不是唯一一个对中国数据存在疑问的国家。西方国家也多有质疑的声音。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4月1日表示:“我们没收到任何情报表明中国瞒报疫情数据,“我们真的不知道,不管他们怎么报数据,我们怎么会知道他们瞒报还是实报了。”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则认为:“(美国)第一个病例,出现在1月下旬,1月20日左右,当时这个人在中国。现实情况是,如果中国能更加乐于提供信息,我们本可以更好。”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更是屡次在公开场合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和共享信息不充分。

彭博社4月1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美国情报界的秘密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故意少报了该国新冠肺炎病例和死亡总数。

同样,3月29日,英国保守党重臣之一内阁办公室部长戈夫(Michael Gove)在被问及英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准备工作时说,中国方面的报告没有清楚地说明病毒疫情的规模、性质和传染性。

除了政府之外,西方媒体同样也怀疑中国的数据,比如《时代周刊》在一篇报道的标题上直接发出了:“中国说正在打败新冠肺炎,但我们能相信它的数据吗?”的疑问。

质疑背后的含义

对于中国的数据,为何西方并不相信?如果说西方带有意识形态的眼光来看待中国,此次疫情之下也不例外,可问题在于:相比之下,伊朗与中国关系比较好,在中国暴发疫情之后,伊朗还是首个向中国发出慰问的国家。为何现在伊朗也站出来对中国表示怀疑?

2月15日,中国外长王毅(右)与伊朗外长扎里夫会晤,当时,王毅称扎里夫是国际上第一个向中国人民发来慰问的外长。(新华社)

如果看一下美国、英国和伊朗的表态,这背后的含义还是不同的。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质疑明显带有政治动机,尤其是在美国疫情日益严重之后,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一开始淡化疫情的影响等招致了美国国内的批评。为了转移国内的注意力以及指责,特朗普政府便将矛头对准了中国,比如他一度称新冠肺炎为“中国病毒”等。

与美国指责中国瞒报数据不同,英国抱怨的是中国没有清楚地说明病毒的“规模、性质和传染性”。英国不满的是,中国可能向英国通报时,并没有清楚表明这场疫情的严重程度,没有足以让英国引起重视。英国的这种表述也可以理解为为自己的防疫不力找借口。

而伊朗的质疑一来认为中国用如此之短的时间控制住了疫情,是与世界开了一个玩笑,让世界误以为疫情并不严重。二来,中国用两个月的时间控制住疫情不太可信。毕竟美欧国家的医疗水平要高于中国,而目前这些国家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在赶超中国。中国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稳住疫情,这对于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不太容易实现的。

伊朗对中国数据的指责更大程度上是站在己方经验论上的一种质疑,伊朗在疫情爆发后对中国抗疫经验的采用非常充分,现如今发出质疑,可能是措施并未达到伊朗的预期效果所致,是实践之后产生的质疑。伊朗对中国措施有着充分的了解,这种疑惑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与其说是对中国的攻击,不如说是对中国式措施抱的期望过高所致。伊朗官员并未考虑到中伊制度的差异以及相同措施可能产生不同效果的现实。这和美国英国的质疑有着本质的不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