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看戏”到“问罪” 西方谈论中国疫情变化的背后

撰写:
撰写:

全球疫情持续发酵,截至4月9日19时,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1,601,302例,其中欧美地区疫情最为严峻。美国确诊人数超46万,是中国的5.6倍,美国纽约市确诊和病死人数已经超过中国全境,死亡率超过武汉。欧盟确诊人数超过65万人,死亡5.46万是中国的16.4倍,死亡率8.4%是中国的2.06倍。在疫情的阴云之下,欧美地区的民众早已从此前的“看戏”的旁观者变为了“剧中人”,他们对中国疫情的舆论风向也随之出现了三次转变。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扩散至美国以来,特朗普多次试图淡化疫情所带来的风险。图为特朗普3月2日在白宫内阁会议室会见制药公司高管。(AP)

自疫情发展以来,欧美对中国疫情的舆论变化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看戏”心态。

2019年12月底,新冠性病毒肺炎(COVID-19)在中国武汉市爆发,中国也成为了最先爆发疫情的国家。但在疫情爆发初期,西方国家起初并不以为意。仅仅是采用严格的出入境管制,限制亚洲国家人口进入国内,以此企图将疫情阻挡在自家国界之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是在2月26日就新冠病毒疫情召开记者会时强调,新冠病毒的风险对美国依旧很低。

意大利一位官员也曾对媒体透露,此前看到中国官员发出新冠疫情的警告、看到武汉封城,就像看一部科幻片,觉得离他们好远。不仅如此,不少西方媒体和国家政客还狠批中国封城、停工、停学的手法过于强硬,不符合人权。例如《纽约时报》1月23日就以“专家称武汉‘封城’规模史无前例”为题大谈中国人权问题,

但这样的心态也并没有维持太久,不识国界的凶猛疫情最终在欧美国家爆发,意大利、纽约市等地迅速成为了这场疫情大片的“重要主角之一”,西方对中国疫情的讨论从“看戏”的心态进入了第二阶段:淡化疫情严重性,这其中最大代表便是美国。

虽然有不少进步派媒体和部分政客一再提醒美国防疫的重要性,譬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2月份就开始对美国纽约州及各地的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进行报道。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也早在1月29日、2月23日在政府内部的备忘录中警告,指出新冠肺炎病毒可能会演变成大规模全面爆发性的传染病,却遭到白宫的忽视。

但同时亦有诸如福克斯等保守派媒体一再配合特朗普口径,淡化病毒威胁。例如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在3月初期一直批判美国左翼媒体过激宣传COVID-19的危害性。美国不少政客也对COVID-19不以为然,美国众议院议员努涅斯(Devin Nunes)3月15日便说道:“现在是你和你的家人出门吃饭的最好时机。”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3月2日也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风险仍然很低,人们应该用“常识”作出决定。3月10日时,他还暗示自己与特朗普不会停止握手。尽管公共卫生官员警告,前述两项做法都存在风险。另外,美国总统顾问凯莉安·康威 (Kellyanne Conway)3月6日在做客Fox News时还在不断强调COVID-19已经得到了控制。

此外,英国和欧洲部分舆论和政客也在淡化COVID-19的严重性,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还提出“群体免疫”的概念,就是说让足够多的人感染新冠病毒,最后形成集体免疫力。如此消极的防疫理论其实便反映出了政府企图淡化COVID-19严重性的最好体现。

4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为疫情祷告。(AP)

遗憾的是,这样的“乐观”心态也没有持续太久。随着欧美国家疫情形势越演越烈,美国3月27日的确诊病例就达到了85,840例,超过了中国当时的82,213人,成为了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这样的排名不仅让西方舆论界一片哗然,也让他们在讨论中国疫情的口径上出现了改变:对中国发出了质疑。

随着欧美疫情成为世界疫情的新震中,大量的感染病例出现让他们开始对中国产生了质疑。特朗普3月26日就在记者会上强调,他对北京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提出质疑,并强调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还指责中国在这方面不够透明。美国媒体也乘胜追击,彭博社4月1日引述了三名美国官员的话说,白宫上周收到情报机关提交的机密报告中,认为中国隐瞒COVID-19国内疫情,确诊个案和死亡数字也有漏报的情况。

美国部分共和党更是在国会提出议案,要求调查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不足和可疑态度”。并要求追究“中国给国际社会带来的伤害”,成立一个机制确保流行病受害者从该国得到赔偿。“中国数据不可信,美国并非全球确诊首位”的言论也频繁出现。

除了美国,法国《世界报》也对此发出质疑,到底多少武汉人死于新冠疫,是2,535人,还是更多?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homas Tugendhat)在《星期天邮报》也发表评论说,中国“像传播病毒那样迅速传播不实信息。”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6日更是发布了一份健康调查报告,建议首相约翰逊向中国索赔价值3,510亿英镑(1英镑约合1.25美元)的疫情赔偿。

从看戏到现在的质疑中国数据、埋怨中国谎报,西方对中国疫情的态度变化诚然与其傲慢心态和意识形态有关,但更多的是他们在应对疫情时的一种情绪宣泄。要知道,西方国家一直习惯以领导者的姿态自居,并坚信着自己的医疗水平处于世界顶端。此前中国疫情爆发时,他们的“看戏”行为正是受到这一心态的影响,而在中国成功控制疫情之后,欧美国家疫情却越发严峻的现实也是他们在心态上难以接受的。

值得注意的是,欧美国家虽然嘴上都在质疑中国的数据和做法,但防疫行动上还是“认同”了不少中国的防疫做法,其中包括发布禁足令、封锁城市要道、戴口罩、呼吁全面收治病人等。毕竟中国防疫模式是否奏效,欧美其实早已心知肚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