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资助企业撤离中国 被高估的反华经济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日益严峻,截至4月14日全球累计确诊人数飙升至191万,死亡将近12万。抗疫已成为美欧各国的主流,但疫情之下的政治斗争仍然持续。

美日新动作

美国威胁暂停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拨款,并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偏袒中国;美国质疑中国隐瞒疫情数据;美国开始支援意大利称美国的国际援助比中国多,种种现象的背后是疫情之下中美政治斗争日趋激烈的现实。问题的根本仍然是中美结构性矛盾,美国不希望中国借疫情扩大影响力,不希望中国成为疫情管控的楷模反衬美国的失败。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福克斯(Fox)商业新闻电视台报道称,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4月9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说到让企业回流的政策,我们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例如,可以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结构、装修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我们希望更多的美国公司回到美国”。

费用化处理(immediate expensing)的意思是允许企业将这包括厂房、设备、知识产权、搭建、翻新在内的支出项目作为费用,在财务上对这部分金额进行税前列支,抵扣应缴税款总额,减少税负。

美国补贴企业从中国撤离,成为中美经济脱钩、美国制衡中国的又一佐证。

4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戴着口罩出席在东京举行的议会上院全体会议。(AP)

且美国并非鼓励企业撤离中国的唯一国家。据彭博社等媒体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推出了总额高达108万亿日元(1日元约合0.0093 美元)的抗疫经济救助计划,约占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大约两成。其中有一个“改革供应链”的项目,专门列出2,435亿日元资金,用于资助日本制造商将生产线撤出中国,以实现生产基地的多元化。在2,435亿日元当中,有2,200亿日元将用于资助日本企业将产线迁回日本本土,235亿日元将用于资助日本公司将工厂转移至其他国家。

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两者官方层面鼓励企业撤离中国,显然非同小可。这是否预示着美日要在经济层面联手反华?一些媒体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预测,认为“以美国、日本为代表的西方发达经济体,不再认可中国是他们休戚与共的重要合作伙伴,也不再相信中国发展到最后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可能是比2015年美欧日共同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和2018年贸易战更不友好的行为”。

从中国物资质量问题,到中国数据疑团,再到中国援助他国抗疫动机不纯,国际社会从不缺和中国相关的争议事件。但这次,美日鼓励企业撤离中国,真的是西方从经济层面打响的对华战斗吗?

在笔者看来,这样的情况似乎与反华无关。

库德洛出席白宫疫情简报会。(AP)

引申解读的反华意图

从库德洛的原话来看,他的表述是“我认为(政府为企业)立即支付100%开销将会是邮件很好的事”(I think 100% expensing would be a very good thing)。“Would pay”,在语法上是虚拟语态,也说明是他个人的看法,而且决定权还在于企业,并非强制要求,也并非政府官方政策。

库德洛希望产业链回流美国,代表了美国政府近年来的意图,此前3月16日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也曾说,正推动美国领导人提交行政令,以推动医疗供应链从其他国家转回美国,以降低对外国的依赖。

日本政府公布的“新冠肺炎紧急经济对策”文件,未提到“中国”二字。文件关于日本企业供应链改革的部分,主要是支持日本企业把产能搬回国内,或者是向东盟国家分散,但是并没有具体指明从中国撤离。文件表示,新冠肺炎大面积传播的影响,凸显日本口罩等医用品供应链的脆弱。为了支持产业链回归日本国内或者实现区域多元化,日本政府将对企业供应链重组进行援助。

中国是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参与全球经济分工,已经是全球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物资供应大多和中国密切相关。美日意在重塑产业链布局,多元化产业链供应,这可能造成的结果是企业从中国撤离,进而被引申解读为针对中国或者反华。但行为的初衷并非是反华。

事实上,美日的行动只是疫情之下各国原有经济结构弊端的再次凸显。如果医疗物资的产业供应大都来自非洲、拉美甚至是欧洲,美日同样会有这样的行动,不会因为中国而改变。

口罩等医疗物资供不应求,一些国家的民众只能用塑料袋遮掩口鼻。(路透社)

疫情之下的脱困之策

和美日一样担忧医疗物资供应的还有欧洲。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4月6日在欧元区财长会议上为欧盟制定经济救助计划时说,从大流行中可以吸取的教训是,欧洲需要在制造口罩等重要医疗器械方面发展“自给自足”的能力,“不管目前这个市场是不是在亚洲建立的……我们都需要一定的自给自足,或者至少是我们自己的制造业作为支柱。”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3月份发表讲话,反思医疗体制,计划取回民生医疗行业的控制权,将其置于市场规则外。他说,“疫情大流行揭示的是,我们必须将某些商品和服务置于市场法规之外。把我们的食物、保障、照料生活环境的能力交给他人是疯狂的行为。”

疫情之下医疗物资挤兑,各国互相截留物资的情况非常普遍。如何解决紧缺问题,各国能够想到的对策是本国具备自给自足的能力。而如何短时间就具备这种能力?从已经具备生产能力的国家转移产业链是选项之一。这也是美日的行动被解读为鼓励企业从中国撤离的原因。

一些媒体倾向于将此包装为对华不利或者反华,有媒体操作的考量,但也要看到,目前医疗物资的全球产业链分工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产业链会否在疫情之下重塑有待观察。

抗疫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任务。(多维新闻制作)

疫情对全球化的深远影响

同时,不可否认,疫情会带来某些改变。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莱特(Robin Niblett)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迫使政府、企业和社会加强长期应对经济孤立的能力。一旦各国再无意愿保护全球经济一体化所带来的共同利益,那么20世纪建立起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将迅速萎缩。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会长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预计,由于供应链的脆弱性,国家将朝着选择性的自给自足(以及随之而来的脱钩)迈出更大的步伐。

而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则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经济方向。它只会加速已经开始的变化:从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转向更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

从这个视角看去,自由贸易同保护主义、多边主义同单边主义的斗争会越来越激烈。积极倡导全球化的中国需要面对新形势下的新挑战。但中国需要分清楚什么是蓄谋已久的反华行动,什么是国际社会内生的对华可能造成某种影响的行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