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从抗体检测到复工还有多远 解析美国防疫方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4月中旬,来自美国的疫情消息在不断刺激着观察家们的神经。全境封城的美国染疫患者已接近60万人,日均病亡人数均接近两千人,美国各地每天仍会新增两万名左右的感染者。在疫情的中心纽约州,进入特护病房(ICU)的重症患者稍有减少,竟会被视为“好消息”。当美国人听到医学界人士说美国可能会因为疫情病死6万人,而非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4月1日时宣布的20万人时,甚至会认为情况似有好转。

与此同时,来自美国的另一些消息则让外界感到惊诧。也就在4月12日,美国防疫行动的领军人物,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也作“福西”等)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称如疫情防控效果理想,美国各地或许从5月开始迎来“解封”,开始复工。当福奇在接受CNN等媒体采访时还暗示会“发放免疫证明”时,这个信号很快被敏感的外界第一时间捕捉到了。

+3
+2

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而来,美国的防疫方案难道出现了重大调整了吗?这种方案的制定是以经济优先,还是以人命优先呢?在追寻答案的过程中,外界也能发现美国的实际问题。

非常时期 非常便宜

必须承认,福奇谈及的“抗体检测”是疫情肆虐下的美国目前可以选用的快速、廉价的对应手段。根据中国技术,最新型的“新冠抗体胶体金试剂盒”大小与验孕棒相仿,成本不过50人民币(约合7.09美元)。

检测人员可以根据试剂盒上的显示信息,判断接受检测者代表产生免疫性持久性抗体的免疫球蛋白G(Immunoglobulin G,简称IgG),与代表因染病造成的应激性抗体的免疫球蛋白M(IgM)两种抗体的情况,确认被检人员的感染状态。

如被检测人员IgM呈阳性,IgG无论结果如何,此人都需隔离治疗;如被检人员IgM呈阴性,IgG呈阳性,这则代表被检者或已感染后恢复。由于这一过程只需要15分钟,因此,该方案在美国可以通过不下车检查等方式尽快将新冠患者甄别出来。也能避免医护人员的消耗。

但是,这种大规模调研只能确认被检验人员的既往经历,且不说新冠肺炎的康复者抗体和病毒免疫力至今仍无研究定论,更不用说抗体检测只是新冠检测中确定患者病程的一个方面。按照中国国家卫建委发布的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就要求患者至少需要经过核酸、抗体与血清或病毒测序的两种检测才能确诊,核酸与抗体也是目前采取最多的联合诊断方式。

在疫情的非常时期,纽约人面对走上最后一程的同乡,已经很难确保其体面,图中的这位包裹着防护材料的死者,其下一程很有可能是哈特岛的集体墓地。(美联社)

根据武汉方面提供的检测材料与经验显示,核酸与抗体的联合检测一般会出现8种组合,分别对应8种不同病程。而这其中核酸检测的不同状况就有可能发现此前“IgM呈阴性,IgG呈阳性”的“安全”患者的潜在问题。

如患者核酸检测阳性,若其IgM呈阴性,IgG呈阳性,这一局面就意味着患者有可能处在感染中晚期或复发感染;即便其IgM和IgG均呈阴性,这也有可能意味着患者正处于感染窗口期,更需要隔离观察14天。这两类在单独抗体检测中的“安全人群”显然会对群体健康造成威胁,更不用说其免疫安全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福奇提出的“全民抗体检测”可能也只是个权宜之计,美国是全球新冠疫情的震中,其感染者人数已膨胀到难以妥善预计的程度。如果完全靠对采样技术有要求,且美国自身检测产能有限的核酸检测法,无疑难以满足需求。利用低成本、速度快的抗体检测方式来筛查疑似患者,加快摸排患者力度无疑是相对可取的。但它无法保证感染者在新冠疫情下的免疫能力。

美利坚的苦衷

此外,福奇此举也有其苦衷,因为以特朗普当局为首的美国政府已经受不了经济的损害,希望美国能在疫情之下尽快结束停摆。

在熙来攘往的城市中看见天际线是极为奢侈的享受,但在疫情期间的堪萨斯,门可罗雀的大街就让路人和摄影师都感受到了这一百感交集的瞬间。(美联社)

特朗普方面此前曾希望美国在4月12日,即复活节前后复工,但疫情的现状使这一计划被迫延后。福奇此举在于推广一个相对折中的方案,尽量能借抗体检测方式,在筛查患者的过程中尽量放出去一批风险较小的人员恢复工作。为此,美方也仍在继续坚持核酸检测。

当下,华盛顿方面在经济上的压力可能越来越大。穆迪(Moody's Analytics)公司已经指出,自美国各地为防疫执行封锁措施,使非必要性商业活动暂停三周以来,美国的日经济产出跟较之3月第一周尚未封锁前下降了近三成,该公司还发现,由于封城地区占据全美经济产出的96%,这导致美国经济遭遇了直接打击:相对于9·11事件对美国带来的约1,110亿美元损失,美国各地封城三周后,其经济产出累计减少约3,500亿美元。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赞迪(Mark Zandi)认为,美国的这种颓势虽然不太可能持续一个季度,但一旦疫情导致美国持续停摆,则该国的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将下跌约75%。因此,外界有可能看到美国“经济活动出现令人头晕目眩的下滑”。高盛(GoldmanSachs)公司也认为,美国的第二季度GDP可能会下跌24%。

此外,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也显示,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美国的失业人数持续增加。截至4月第一周,总计有660万美国人首次申领失业救济金,这意味着过去封城的三周里,美国初请失业金的人数达到1,600万人。

虽然为了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美国国会3月通过了史上最大的2.2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该计划直接向大多数美国人提供现金、并给小企业以及受疫情损害严重的行业提供贷款或资金。但“美国经济不能长期停滞”已经成为美国政界财经界的共识。

事实上,特朗普当局已经在4月中旬已经组织了一个以经济官僚和亲信为主的“复工委员会”。这其中除去他本人、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之外,就是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商务部长罗斯(Wilber Ross),其中并没有一个医疗、卫生官员。

这种现状也从客观上展示了白宫对经济问题的急切态度,或许,相对于已经难以收拾的新冠疫情,美国更有必要维持其经济的正常运转,而这一切可能也将成为美国在疫情中存活下去的关键。考虑到特朗普也一直强调,美国要全力渡过这次危机,必须重新开放以恢复正常运作,“不能一直封闭下去”,此后的事情或许将是可以预料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