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脱钩的前提

撰写:
撰写:

脱钩,这个概念早在2019年中美贸易战期间便被广泛讨论,意指切割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在此次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期间,各国口罩、呼吸机、防护服等抗疫物资异常短缺的窘状,令多个国家皆发出了“制造业回流”的呼喊。

恰如贸易战未能对中美经济造成明显冲击,疫情却令两国乃至全球经济陷入停摆,这个新冠病毒,也令人们更为严肃地评估“脱钩”之前景,考虑潜在措施。

疫情之下,各政府都陆续推出救市刺激计划。4月7日,日本经济产业省亦推出总额高达108万亿日元(约1万亿美元,约占日本GDP两成)的抗疫经济救助计划,其中一项规模2,435亿日元(约22.63亿美元)的“改革供应链”内容即刻引发各界关注。

该笔款项包括用于资助日本企业将产线迁回日本本土的2,200亿日元,以及用于资助日本公司将工厂转移至其他国家,以实现生产基地多元化的235亿日元。这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彭博社4月8日发表“日本政府将资助企业将产能撤离中国”(Japan to fund firms to shift production out of China)一文,被广泛转载。

无独有偶,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4月9日在接受采访时提及美国政府让美国企业回流的政策,表示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例如美国政府可以对美企从中国迁回美国所发生的所有成本,在当年进行100%的当期费用化处理(100% immediate expensing),也即允许企业将这包括厂房、设备、知识产权、搭建、翻新在内的支出项目作为费用,在财务上对这部分金额进行税前列支,抵扣应缴税款总额,减少税负,“我们希望更多的美国公司回到美国”。

世界第三大和世界最大经济体同时颁出类似政策,俨然为外资撤离中国吹起号角。这也就值得我们进一步分析现况。

4月9日,库德洛在白宫接受媒体访问。(Getty)

日本及东亚的制造业前景

首先看日本。在日本政府这份“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紧急经济对策”文件中未提及“中国”二字,关于日本企业供应链改革的部分,主要是支持日本企业将产能搬回国内,或者是向东盟国家分散。

观乎亚洲供应链现况,中国是日本、韩国、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随着中国制造业升级,部分产业将向东南亚等国转移,尤其是下游组装部门。但是,东南亚国家有限的劳动力规模使得他们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得不依赖从中国进口。

因此,未来数年将发生的情况既可以说是“部分产业从中国转移至东盟等国”,但更准确地讲,是地区供应链体系变得更为紧密。以中国为轴心的亚洲上下游产业链,将进一步强化,亚洲地区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更加巩固。

美国产业回流的前提

再看美国,白宫鼓励美资企业将工厂回迁至美国本土,值得肯定,这将是解决美国实业空心化、失业率高企等问题的关键方法。问题在于,愿景很好,实现起来很难——目前美国综合制造的成本远高于中国及东南亚国家,这不仅是因为人工费用,也是因为美国缺乏对应的制造业人才及配套产业链。

孕育一条完整产业链需要经年累月的投入和精力,且在此过程中需要有大量的成本投入,务必需要有几个前提,包括企业放弃追求利益最大化,又或是由政府承担这部分投入成本,乃至直接以政令将实业限制在国内。这在美国皆万难实现。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对于企业来说,生产靠近市场往往更具竞争力。因此,对于美资企业来说,100%的税项减免固然有吸引力,却依旧不如直接依赖中国产业链。

目前,这只是库德洛的个人建议,尚待政府落实为政策。“中美经济脱钩”依旧只是一个落实可能性较低的概念。其实,在过去几年中,美国也一直在推动“制造业回流”,但是实际上收效甚微。归根结柢,更多美资企业仍然以自身利润而非国家利益出发。

3月30日,美国户外家具制造商NorthCape位于芝加哥的工厂转为生产个人防疫物资。(Getty)

企业并不想回迁

相较于日本的情况,美国与中国之间还夹杂了太多大国博弈等政治维度,中美两国的产业结构更多受到政治及舆情因素影响。那么,美国企业当下又是怎样态度?

3月25日,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布一项问卷调查,该调查于2020年3月14日至18日进行,共有119家会员企业代表参与。绝大多数受访美国企业表示其中国业务盈利,且中国业务收入在过去一年继续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国业务是否盈利”这一问题,有97%的受访美企连续在2018年和2019年的两次调查中表示盈利,为2010年以来的最高比例。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调查还显示,76%的企业对中国市场业绩的前景感到悲观,然而只有3%的企业表示正考虑将全部或部分产能迁出中国。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大约有220名成员,包括波音、沃尔玛、亚马逊、通用汽车等知名企业。

事实上,在中美贸易战最为激烈的2019年里,多个美国企业投资的标志性工程是在这一年敲定:美国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决定出资100亿美元在广东建设大型独资石化项目;特斯拉(Tesla)的上海超级工厂动工,现已正式投产;福特(Ford)宣布未来五年,在中国投资114亿用于研发,以适应中国消费者的需求……

经过多年的产业集群深耕,中国现在有成熟的产业链集群、有最大的消费市场,且社会稳定,只要资本逐利,就很难转移,这并不是个别政治领袖发表意见就可以改变的。

白宫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右)3月27日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发言。纳瓦罗是白宫内有名的对华鹰派,主张“中美脱钩”。(Getty)

难以放下的“自由市场”的执念

当下,3月以来,各国政府为了挽救本国经济,都在纷纷释放各种资源,不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当大量资金进入全球市场后,除了部分财政性资金可以用来购买抗疫物资,解决本国民众的生活问题,此外大部分资金还是金融性资金。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些资金必然要追求回报率。从全球来看,能够接纳这部分资金,并满足投资方回报需求的市场并不多。中国市场是目前疫情控制的最好、也是投资风险最小的地方,未来一段时间,全球流动性资金涌向中国市场,恐怕反而会是大概率事件。

如今,各国政府皆肩负重大压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并且采取提振措施,为国民生计及企业正常运转提供缓冲,乃至譬如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那样,强调“我们必须将某些商品和服务置于市场法规之外”,将关键产业回流至国内。

与此同时,美国方面既因为既有的中美结构性冲突,又由于美国正迈入2020总统大选,“中国问题”必然会一再被舆论、政界借题发挥,“脱钩”、“去中国化”这种议题,也都会一再出现。这是很容易理解的。

但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正如数十年前全球企业涌入中国,随着中国的产业升级,产业链结构必然还会再发生转变。但没必要过度讨论“去中国化”的前景,只要美国等国社会依旧将“自由市场”奉为圭臬,并追求利益最大化,那么“中美脱钩”便难以成为现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