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中美或互为老师 美国最大挑战恐在病毒之外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COVID-19)的全球扩散加速了人们对于世界秩序变革的讨论,不久前,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当前疫情已经改变了世界的既有秩序,未来不可能再回到疫情之前的国际秩序了(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Will Forever Alter the World Order)。《纽约时报》专栏专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也认为,这次疫情把世界分为“前疫情时代”和“后疫情时代”,世界将会在价值观层面做出大改变。

美国感染新冠肺炎人数已突破60万人,为全球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新华社)

舆论对于世界秩序的解读随着疫情的发展变化,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及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最近的分析中,将未来国际局势概括为三个不确定性以及四个确定性。

三个确定性包括:第一,世界疫情什么时候得以控制不确定;第二,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不确定,包括是否会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全球经济“停摆”多长时间;第三,全球秩序朝哪个方向发展不确定,当前局势下,还不能肯定的说,病毒疫情就会带来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等,可以参考这些说法,但是需要进一步观察。

四个确定性包括:第一,公共卫生会被当成一个国家安全的问题,在未来公共政策的讨论中会越来越重要;第二,围绕国家安全与公共卫生安全目标,重构过去30年所形成的全球供应链,很多国家在疫情中认识到,药品、防护等装备非常重要,需要进行更多本土化生产,不能过于依赖其他国家,这种思路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很大影响,对中国的影响尤其大;第三,国家与市场的关系、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会发生较大调整,对于欧美国家来说,可以肯定的是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会上升,中国模式的影响会扩大,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欧美国家也会有更多的人主张借鉴中国的模式,与中国展开竞争;第四,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意识形态竞争、发展模式竞争、地缘政治竞争等,将在新的全球形势下加剧。

如果将目光缩小一点,关于国际秩序的变革,大部分讨论聚焦的还是中美关系的变化,以及中美的权力转移,这是过去一年多被讨论无数次的话题,同样是基辛格的话语“中美关系回不到过去了”被广泛引用,也是极大多数人的共识。

而今,新冠肺炎这只开年最大的黑天鹅,让基辛格将他的判断扩大至“世界秩序回不到过去了”。其中的核心问题并没有改变,即中美关系正在经历调整,危机之下的中美关系沿着本来的轨迹加速下滑,这也是影响国际秩序的最大变量。

疫情发展伴随着中美的口舌之争,在媒体和官方层面,先是疫情初期《华尔街日报》使用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亚洲病夫”一词指代中国,再到美国疫情大规模爆发之后,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使用“中国病毒”意图转移疫情控制不力的国内矛盾,引发的病毒源头争议至今还未完全消减。

这些具体层面的争端,渐渐造就一个更为撕裂对立的中美关系,从民间舆论层面来看,在推特上搜索中国,负面的评论和消息占据大多数;同样,中国的主流社交平台微博上关于美国疫情的报道,其下评论揶揄讽刺往往占据榜首。

当然,没有必要苛求民间情绪都是理性的,但民间舆论的确最为直观的反应了两国关系的恶化。在王勇看来,人类要汲取历史的教训,不要重蹈覆辙。一战、二战和冷战的教训是很深刻的。人道主义要超越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实际上,抗疫首先是救人,这一点中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在中国疫情刚刚好转的时候,就派医疗专家帮助其他国家。从目前情况看,抗击疫情最主要的还是超越狭隘的意识形态偏见。

文明间的对话,治理模式的对话非常重要。中美之间,中国与西方的分歧,很多是由于相互不理解造成的。不同体制文化需要相互借鉴、取长补短,世界发展才能更加丰富。中国不能自满,还要继续学习借鉴。同样,美国也要意识到其治理模式当中的问题,要学习借鉴中国一些好的做法,但他们是否会形成这样的认识是对他们自己的挑战。

不同的视角下,同样的命题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思考。王勇认为,基辛格是现实主义者,与中国沟通良好,但是,读他最近的文章,能够感到他对美国可能失去领导世界地位的深深忧虑,这种情绪在美国精英层十分普遍。

与此同时,也有声音备受这种观点的鼓舞,认为率先走出疫情的中国将会在这轮危机中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获取更多主动权,但多维新闻在此前《【新冠肺炎•国际舆论】指责与质疑齐飞 中国该如何应对》一文中指出,当前国际舆论场上充斥着对中国的责难,向中国索赔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主要是因为疫情带来的焦虑与恐慌的情绪无处安放,而“中国”这一疫情最先爆发地,就成了最好的宣泄口。

国际秩序的调整已成定局,调整的方向和细节则需要进一步观察。在王勇看来,未来“去美国中心化”的趋势将进一步加速。过去,人们更多地将美国的经济、政治体制、思想、流行文化作为世界的标杆来看待。但是,通过这次疫情、这场考验,实际上使得世界对美国的真实情况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美国好的方面,中国和其他的国家会继续去学习借鉴。中国现代化道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未来一定不是把美国作为标准,而是要更多地注重符合国情的制度建设与文化建设,其中包括重构价值观、意识形态、社会与政治制度、国家治理形态等。中国的制度与文化应当是开放的,面向世界的,中国要有信心,相信自身能够对世界做出更多贡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