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文在寅借抗疫胜选给欧美政客的启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以来,无意参照中国方案,并力推抗疫“韩国经验”的西方诸国一直把关注的目光对准韩国,该国在疫情中的一举一动都引发了外界的高度关注。

4月16日,韩国新一届国会选举已在新冠疫情的风波中结束。在2020年初一度民怨沸腾的现任总统文在寅及其执政党“共同民主党”阵营赢得了压倒性胜利。这一局面不仅在韩国呈现了历史性的意义,对苦于疫情影响的西方诸国来说,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正面教材。

+4
+3
+2

文在寅及其反对者们正在以亲身经验劝告包括特朗普(Donald Trump)、约翰逊(Boris Johnson)、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欧美政要,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之际,防疫工作上的实绩可以被切实转化成为政治能量,任何阻碍防疫行为的活动都将为相关阵营的政治前途带来毁灭性打击,而病毒造成的巨大伤亡亦不受党派的狂妄之言所影响。

积极抗疫 绝地求生

对外界来说,此次在新冠疫情期间的韩国选举是反常的,根据韩方官方数据显示,本次国会议员选举投票率为66.2%,为韩国“第六共和国”(即1988年后)时期第三次投票高潮。这种特殊现象也有其原因,它不仅与韩国政坛自2019年后朝野阵营之间的极端对立有关,也和韩国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民意变化有关。

资料显示,自2019年末以来,文在寅当局先后遭遇了前法务部长曹国辞职引发的“曹国事件”、经济民生工作落实不到位等现象的冲击,其盖洛普民调支持率在2019年11月后一直徘徊在40%上下,最低时一度跌至39%。

尽管文在寅在2019年12月依靠外交活动一度赢得了舆论的好感,但到2020年1月,低迷的韩国经济还是让文在寅的反对者占了上风。从2020年1月开始,韩国各大反对党阵营就积极联合,喊出“审判文在寅政权”的口号。

文在寅当局一直积极介入疫情防控,2月下旬发生的“新天地”教团疫情事件也成了他扭转危机的关键。(美联社)

到2020年2月初,新冠疫情在韩国的小规模扩散更加剧了民间的不安情绪,文在寅的支持率也因此不断跌落深谷,到2月第一周,这一数据竟只有24%。面对这种狼狈局面,以前执政党“自由韩国党”为首的反对党团在2月17日集合发力,为4月的大选组建联合新党“未来统合党”。

但从爆发新冠病毒危机以来,情况便发生了变化。在疫情之初,与反对党团合作的宗教团体不顾病毒蔓延,强行聚集的景象与积极行动的文在寅政府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当政府于2月下旬向民众宣传戴口罩等防疫措施时,与在野党团有利益输送关系的宗教团体反而组织大规模集会,这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一度力挺前总统李明博、朴槿惠的“新天地”教团。

相比之下,随着文在寅政府从2月25日开始对疫区实施封锁,26日起拟定并通过用于防疫的“冠状病毒三法”,3月1日起推广“得来速”(drive thru)式的流动检查诊所,采取已经在中国证明有效的抗体-核酸联合检测,并开始大量收治病患,同时全面监控隔离人员,民意的天平就逐渐向文在寅当局倾斜,到3月第一周,其民调支持率就回升到37%。

炒作舆论 没有出路

到了这个时候,“未来统合党”却还做着借疫情炒作舆论,试图借势掀翻文在寅当局。以前总理黄教安为首的“未来统合党”政要在3月上旬仍坚持批评文在寅,称他“至今未停止中韩航运”,“导致中国人将疫情传入韩国”。

图为一处“得来速”检查站,韩方在大邱等地设了多处站点,图中的检查人员手持的是用于检测核算的咽拭子。(路透社)

与此同时,文在寅当局却在3月中旬通过拨款救济中小企业、限购口罩、为隔离人员和患者家庭发放救济等手段赢得了更多民意。到3月下旬,在韩国盖洛普等机构的民意调查中,文在寅的支持率回升到55%,到四月第一周,更上升到56%,而“有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业已成为韩国民众支持文在寅的最大理由。

相形之下,欧洲政要们可能也没有从韩国防疫的正面经验中学到什么,欧美国家仍然沉浸在舆论工具中。但舆论工具在不讲政治、不讲意识形态的新冠病毒面前毫无作用。

在美国,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高层防疫团队在3月期间非但没有加大检测、隔离和治疗的力度,特朗普本人在美国疫情加剧的3月下旬还就病毒来源一事大打其口水仗:他先在3月12日称病毒是“外国来的”;16日,又改口称“中国病毒”;到18日,特朗普又强调是“中国向美国卫生部门告警太晚”导致疫情蔓延;虽然到20日和23日,特朗普又收回此前的说法,但美国疫情的爆发已经无法阻止。

在法国,类似的情况有过之无不及。自冠状病毒暴发以来,马克龙通过几次演讲,在法国的支持率一度达到最高点。在3月12日的第一次演讲中,马克龙高调介绍了法国民生与企业国有化的相关内容,并热情洋溢地谈及了法国应“避免个人主义”、“避免民族主义”;到16日,他在第二次演讲中更称法国进入“战时状态”。但这一系列表态并不能阻碍法国自3月18日后染疫人数的激增。

在英国,首相约翰逊“患上重症”后,他也借几次发言,令其政府也大受欢迎。但无论如何,随着约翰逊本人在入院后继续出现持续性症状,英国疫情正迅速恶化,英国政界和医学界人士已经开始引领新一轮舆论。西方世界的防疫漏洞似乎正因此被越撕越大。

于是,在疫情并没有因舆论而中断之际,公众逐渐失去耐心,一些领导人正在从高峰中滑落,譬如马克龙在4月13日的第三次演讲后,随着他宣布封城前期的决策失误,且法国的病死与染疫人数仍不断攀升,很快,民意调查即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从其政府在3月13日的历史最高点59%迅速降至四月中旬时的43%。

可以想象,在无止境和未知的病毒攻击仍在持续时,西方世界如果不能利用“巧妙而积极的公共卫生政策”遏制疫情蔓延,这种因舆论热度而来的支持终将会迎来某种秋后算账的结局,而韩国在野党团的惨败,似乎也就成了某种可以观测到的预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