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经济负增长 供应链外移会给中国第二波冲击吗

撰写:
撰写:

采访:多维新闻特约记者、《世界观》总编辑 李翔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还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国际合作抗疫的现实需求越来越迫切。4月14日,东盟-中日韩领导人特别峰会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举行,会议结束后各国发表了《东盟与中日韩抗击疫情领导人联合声明》,释放了积极的合作信号。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中心主任苏浩教授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分析指出,这次会议具有十分特别的历史意义,在全球化遭遇挫折的时候,以区域性合作为基础的合作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无论是抗击疫情,还是未来的经济发展。以下为访谈实录,此为上篇。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为中方代表参与了此次东盟-中日韩领导人特别峰会。(新华社)

多维:4月14日东盟与中日韩(10+3)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领导人特别会议召开,这是继二十国集团峰会(G20)之后又一次多边会议,可以看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各国已经开始寻求全球性的抗疫合作,你如何评价这次以区域性合作为基础的多边会议?

苏浩:我认为这次会议开得很及时。首先,新冠疫情正在全球爆发,各国目前还是各自为政,虽然中国向世界分享了经验并且提供医疗力量援助,但全球抗击疫情的主要方式还是以国家为单位。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召开在先,并没有提出具体合作措施,现在东亚国家有必要紧密联系,探讨10+3制度框架下,区域内的多边合作,共同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

新冠疫情对国家、地区乃至全球的经济都造成了巨大冲击,东亚国家是联系紧密的经济合作体,产业链和供应链联系尤为密切,这些目前都受到了影响。经济发展、东亚经济共同体目标的实现也被疫情拖累。

所以,10+3国家的领导人坐在一起,除了讨论如何形成区域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的方式之外,还需要商量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问题,这是非常及时且必要的。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这次10+3特别峰会还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全球化正处于转折点,传统的全球化已经出现逆转趋势。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等逆全球化的行为给全球化造成了很大挫折,中国和东亚国家正在努力推动新的全球化,也就是以区域一体化为基础的全球化,推动形成以欧洲、非洲、北美、南美、东亚以及南亚等区域合作为基础的全球化,更立体的全球化。

过去西方国家主导下的平面全球化正在迷失方向,疫情中欧洲出现抢口罩物资的行为都是十分自私的。东亚国家应该率先在全球形成区域一体化,加强经济整合来适应新的全球化发展,这是一个积极示范。

多维:目前为止,与会各国已经发表联合声明,展现出了合作抗疫的态度。疫情发展到现阶段,这是国际合作的一个积极信号,在你看来这种转变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对于下阶段的抗疫工作有哪些作用?

苏浩:各国已经意识到了,在疫情面前,没有种族、国家和边界的区分,这是全人类当下面临的最大挑战,单靠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成功阻击疫情,所以,只有采取实质性的多边合作,人类最终才有战胜病毒的希望。

这次会议各国都提出了应对疫情的具体方案,比如在区域内建立卫生公共医疗机制化合作,建立安全医疗合作研究中心、保持疫情信息透明、及时分享应对新冠肺炎的技术成果等等。各国在会议上应该就进行制度化合作达成了共识,后续会有具体安排。

多维:普遍认为,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让各方坐到了会议桌前,中日韩三国对东盟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如何看待疫情对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影响,这次会议最重要的共识是什么?

苏浩: 中国是东亚所有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彼此之间的贸易关系十分密切,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供应链,此外,中国和东亚地区的国家形成了一个巨大市场,区域内的贸易量甚至超过了区域外。

疫情对市场和贸易都造成了冲击,各国人员往来减少、贸易活动放缓,商品不能及时交货,中国为了阻击疫情此前甚至按下了经济的暂停键,这些已经严重波及了区域经济的发展。疫情之下,各国开始反思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比如日本就开始考虑重新布局供应链,如此一来,区域经济的整体产业链建构势必会遭受负面影响,这次会议也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会议上,各国就如何巩固产业链达成了基本共识,减少贸易壁垒,为贸易便利化创造条件也都是会议的重点。可以看出,疫情加强了各国推动区域经济伙伴关系(RCEP)落地的意愿,这是本次会议的重要共识。

多维:疫情会促使各国反思对中国产业链的依赖,其实产业链转移的话题在中美贸易争端中就引起了广泛讨论,这次会议就整体产业布局做出了哪些安排?面对产业外移的担忧,中国应如何应对?

苏浩:产业链转移的问题不是现在才出现,近一两年来,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口号,不断号召美国企业和其盟国将一些产业链从中国转移出去。此外,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的确也有一些产业从中国转移到了东南亚国家,但这是正常的经济活动。

中国是世界上生产要素最完整的国家,有着无与伦比的生产能力,有的国家可能考虑不成熟做了产业的矫正,但最后发现得不偿失,各国都在重新反思。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产业向全球过度扩张,导致国内产业空心化的同时,北美区域制造业的建构也逐步弱化,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号召制造业回归可以理解也有必要。

对于本区域的日本而言,提出了将高端产业从中国转回日本,以及部分转移到东南亚地区如越南等国,以此分散产业供应链。从日本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也可以理解,但效果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因为也有人发现,转移出去之后生产成本反而比在中国时更高了,所以还需要思考更合理的产业布局。

这一次10+3峰会,各方可能提出了这个问题,即如何巩固现有的有效产业链和供应链。我认为,如何合理布局东亚整体产业链,认真落实安排,都是各方关注的首要问题。

对于中国而言,一定程度的产业转移,其实是低端产业的转移,这是由经济发展规律决定的,中国也没有必要过分担忧。因为中国有制造业和全产业链的优势,这一点应该自信,有的产业链是无法脱离中国的。中国应该利用这个机会,优化现有产业,这次会议提供了思考的契机,中国应该考虑建构一个更合理、更扎实的东亚产业链。

多维:从中国转移产业是一种思考的趋势,对于中国来说,有哪些利和弊?

苏浩:从中近期来看,确实有一些消极作用,美国的经济部门已经开始提出制造业回归的问题,欧洲也有类似的想法,尤其是疫情照出这些国家基本医疗设施、防护物资的生产能力不足,所以它们肯定会考虑将相关产业转移回国内,加强自身的生产能力。

从长远来看,中国除了有全产业链的优势之外,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需要靠近市场的产业可能就不会选择转移,这些产业需要考虑中国优越的产业链条件和中国的巨大市场之外,甚至还会考虑与中国经济结构紧密结合。

全球需要一种合理、完整的良性产业布局,包含国家、区域以及全球这三个层面在内,中国也有能力和优势加入到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布局当中。

多维:在供应链调整的过程中,是否会增强东盟国家、东北亚国家与中国的竞争关系?

苏浩:疫情的冲击,让东南亚国家感受到更有必要与中国合作,在这次10+3峰会之前,东盟也召开了一次峰会,可以看出,东盟成员国单独应对疫情的能力较弱,需要中日韩等基础设施较为完善的国家的援助和支持。

应对疫情本身,东盟国家需要与中日韩合作,甚至需要直接的援助。中国在峰会上已经承诺给予东盟包括口罩、防护服等大量物资援助,这也体现了东北亚、东南亚国家在疫情面前合作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东盟虽然有十国,也在试图进入各自的市场,但客观来看,由于东盟是相对分散的区域,整合程度较低,所以经济上也需要与中日韩等国家合作。

前面提到,日本将一些产业转移到东南亚,实际上也不能彻底转移,原料还是要靠中国提供,东盟和整个东北亚国家的产业链是一个相对固定的整体,无法改变。

疫情让各国意识到产业链的重要性,部分产业中断会导致整体生产活动受到限制,这也是各国为什么要讨论整个东亚区域内产业链部署的原因,东盟国家实际上更需要与东北亚国家更好地进行生产上的连接、更好地形成合理产业布局。尤其是在粮食供应问题上,东南亚粮食供应市场需要与东北亚整合,东盟只靠自己很难解决问题。

多维:联合国也就粮食安全发出了警告,称可能由于疫情扩散导致粮食减产。本次峰会上,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也特别提及粮食短缺的问题,在你看来,这次峰会是否提出了解决方案?

苏浩:粮食安全,特别是维持大米市场的稳定,也是峰会的一个重要议题之一。东亚国家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以大米为主粮,中国、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都是世界上重要的大米市场供应国,中国同时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米进口国。大米涉及民生问题,涉及到人民的口料问题,各国都非常重视。

由于疫情爆发,劳动力居家隔离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粮食生产,就像菲律宾所说,加上供应链受阻,粮食供应不顺畅,就会导致有些国家从国家利益出发,限制粮食出口,对地区粮食市场的问题造成消极影响,所以本次峰会将大米供应问题作为重要议题讨论。

关键在于东亚国家形成政策和市场的供应协调来稳定大米市场,就出口和进口问题进行协商,保证地区粮食供应顺畅。必要的话还需要探讨大米粮食储备等问题,就长远风险做安排。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