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福山:新自由主义已死 但中国模式难复制

撰写:
撰写:

新冠病毒(COVID-19)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给世界的人民带来严重危机。而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那种国家体制更有优势成为舆论讨论的话题。

法国《观点周刊》4月9日刊登著名美国政治学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专访。

译文:李加平

现年68岁的福山因于柏林墙倒塌和冷战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后,在1992年发表第一部作品《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而名声大噪。(Getty)

《观点周刊》:柏林墙倒塌后,您断定自由民主制国家的胜利。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国家对抗病毒时竟表现得如此差?

福山:我不认为政体的类型与应对疫情的治理效果之间有任何联系。唯一的例外是中国,它本可以表现的更好,但是在它提供的数据方面却仍然存在一些疑点,而且它还使病毒传播到了其领土外。在民主政体中,有些国家表现的很好,例如韩国、德国和北欧国家,有些则要糟得多,例如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

如果一定要找到关联的话,大概要着眼于民粹主义国家或由民粹主义领导人领导的国家,例如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的美国,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的巴西,洛佩斯・奥夫拉多尔(López Obrador)在的墨西哥,欧尔班(Viktor Orbán)在的匈牙利。这些国家的情况都很糟,因为他们的领导人一直否认这场疫情,为保持统治者的声望而故意淡化疫情。因为拒绝采取必要的行动,他们使整个国家走向了灾难。同样,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等独裁政权也将受到疫情的重创。

《观点周刊》:真正削弱西方的敌人竟是一场流感,您是否对此感到惊讶?

福山:我并不觉得这令人惊讶,它只是一系列意外事件的一个,我们不知道这些事件何时会发生,但却考虑过有这个可能性。我们可以将这类事件与气候变化进行比较,尽管气候变化的节奏会更慢些。我们知道所有国家在解决过程中都将遇到很大的困难,但同时也知道这是我们未来生活的一部分。

《观点周刊》:国家能力难道不是应对疫情的主要准则吗?

福山:确实,国家能力是关键。这一切都取决于国家对公共卫生和紧急情况作出反应的能力,但这同样也依赖于人民对其国家、领导人及领袖才智的信任。于是问题就变成了:为什么有些民主国家快速、高效,而另一些却相反?

真正的分界线在于,有的国家国力强大并拥有高效的卫生政策(无论是以何种形式),而另一些国家国力较弱且没有这种卫生政策(例如印度次大陆或非洲),后者将会经历一场灾难。

《观点周刊》:虽然中国采取的措施仍受到一些质疑,但中国难道不是再次证明了,它是自由民主模式的真正替代方案?

福山:中国模式是非西方模式中最成功的一个:国家干预和准资本主义的混合体。这个国家所关切的,即便不能说是实现人民福祉,至少也是向人民提供帮助。

我们不要忘了中国悠久的权力集中的历史,这一传统在日、韩等一些邻国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但是,这种模式无法被亚洲以外的国家复制借鉴,例如在拉丁美洲,这种强大政府的传统并不存在。

像中国这样的政权更有能力应对紧急情况,但韩国等其他国家若想取得同样好的成绩,则不必诉诸这种强制手段。因此,这次疫情并不能证明中国制度的优越性。

+2

《观点周刊》:我们正处于剧烈的逆全球化趋势中。您对其未来有何预见?

福山: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全球化已经达到了它的最大界限,我们正在考虑遏制全球化。这次疫情将促使人们思考。

不过在许多公司都打算调整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供应链,以便优化资源时,如果仍认为整个经济领域将把产业调回本国,以实现自给自足,那无疑将是荒谬的。要世界退回到五十年前的发展水平,这是不可能的。尽管逆全球化极有可能出现,但这只是程度问题。

《观点周刊》: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最近在美国发表了一篇题为《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历史的复兴》的文章。您是否也相信这个体系已走向迟暮?

福山:在这篇文章中,斯蒂格利茨把我列为新自由主义者之一,并对我进行了攻击,原因仍在于我写的书《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但是,并不能说因为我描述了一个体系(自由主义者将国家视为主要敌人的体系)的绝对地位,就意味着我赞同该体系的价值观。

相反,我认为如今我们看到了这种新自由主义的彗星之尾,它已经死了,我们将回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自由主义,即市场经济、对私有财产的尊重、以及通过干预手段减少社会及经济不平等的高效的国家三者并存。

大流行再次表明,一个强大的国家是必要的。

《观点周刊》:若要颠覆您的书名,这可能是个新故事的开始吗?

福山:这一定要谨慎。我们不会因为听到蛊惑,就完全抛弃自由主义模式,但是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改变自由主义、社会保障和国家干预之间的平衡。

《观点周刊》:在您的书名中,“最后一个人”使人想到尼采,也想到那些没有“权力意志”、沉迷于无聊和安逸中的虚无主义者。我们是生活在这种情况中吗?

福山:在民粹主义政权和民粹浪潮抬头的欧洲及美国社会尤其如此。民粹政权向人民保证了现状,但并不真的关心人民的主要诉求,也不为争取地位和获得承认而进行斗争。

我认为,这些民粹主义进一步证明了我们确实经历着“历史的终结”,因为它们以削弱了的形式重演着那些已经存在的想法:民族主义,法西斯主义。但是这种重演也适用于社会民主主义……

特朗普政府在应对疫情时的表现并不被外界认可。(AP)

《观点周刊》:法国正在围绕口罩问题争辩不休。目前我们缺少口罩,美国是什么情况呢?

福山:真糟糕,我们似乎有着同样的担忧。口罩和呼吸机的短缺从1月份起就已经被预料到了,但是人们没有采取任何重启相关生产的措施。

这证明一个国家为了生存,首先需要专家,需要一个无私致力于公众利益的人,然后还需要能听取前者意见并做出相应决定的领导人,而我们的总统却花了两个月时间在说大流行与我们无关。

《观点周刊》:从目前的事件中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教训?

福山:一个政治教训。作为美国人,我坚持认为,我们绝不能相信像特朗普这样的总统。在他当选之前,这个罔顾事实真相并且自恋无知的跳梁小丑已经让我们十分担忧了。但是真正考验这类领导人的,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

此外,他并未能建立起克服危机所必须的团结和集体信任。如果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他仍能在11月连任,那么美国人的问题就真的很严重了。

如果是别人当选,那我们就可以将此作为重要的教训铭记在心。

推荐阅读:

法国议会主席谈口罩被美国截走 讽刺中国卖家趁火打劫

为谋求南海压制力 美专家建议中国周边美舰实施群体免

英媒质问中方是否会反思瞒报疫情行为 北京回应

美国允许进口中国KN95口罩 但使用者不受法律保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