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会否成为下个“火药库”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大陆爆发后,越南在2月初就向中国伸出援手,包含该国红十字会以及政府分别捐赠了价值10万美元与50万美元的物资,一时间看似中越关系得到一定的舒缓与升温;然而到了4月,双方关系又因南海问题再度紧张起来。为什么用“再度”紧张起来?因为2019年中越才在南海有过数个月的海上对峙。

中共于4月19日公布一批南海岛礁与海底地理实体(海底地物)的命名,将经纬度标注在地图上,其中橘色为新命名岛礁、蓝色为海底地物,岛屿集中在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海底地物则集中在靠近越南的南海周遭,绿色为台湾控制的南沙最大天然岛屿太平岛。(底图:Google Earth/标注:多维新闻)

越南的企图

2020年恰好是越南作为东盟轮值主席的一年,同时其也在2020年至2021年担任联合国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国,早在2019年11月,越南外交部副部长阮国勇即表示,该国担任2020年东盟轮值主席将致力加深东盟团结一致与提高对世界局势的因应能力,并促进东盟与中国《南海行为准则》(COC)的谈判进程。越南并将“齐心协力与主动适应”作为2020东盟年的主题。

在南海问题上,2019年10月21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率团出席北京香山论坛时,即针对南海问题(越方称东海)表示立场,据越南“人民军队报”报道,吴春历当时提到“东海问题应以和平方式解决,不动辄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本着国际法和尊重各自国家的合法利益以及发挥伙伴精神和社会共同体责任感”;而据台媒“联合报”报道,他还引用孔子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暗示中共。当时,中越双方已经在万安摊(越方称思政滩)有着数个月的对峙,起因于中国大陆2019年7月派遣探勘船“海洋地质八号”等船只进入南沙群岛最西侧浅滩万安滩探勘石油,引起越方不满以及出动海警船、“阮惠号”护卫舰跟随,直到香山论坛结束中方才撤离。

2020年是美越建交25周年,此前美国航母罗斯福号前往越南庆祝,图为美国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右)2019年11月20日访问越南,越南防长吴春历(左)接待。(Reuters)

除了越南之外,2019年12月下旬,中方渔船还跟印度尼西亚船舰在纳土纳群岛有过对峙,这些渔船被视为“海上民兵”;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Rody" Roa Duterte)2019年8月底访问北京回国后,更称“除了与中国开战外,有听说过其他明智的解决方案吗?”暗示若没有凭借战争,则南海问题无解;近期美媒“路透社”更引述消息来源指出4月17日中方海洋地质八号调查船在南海尾随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的一艘探勘船。

美国的自由航行

看似有点缓和的南海局势,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仍是暗潮汹涌。美军第七舰队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邦克山号(CG-52)3月16日在南海执行方阵快炮实弹射击;伯克级神盾驱逐舰贝瑞号(DDG-52)3月19日则在靠近南海的菲律宾海进行飞弹实弹射击,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希洛号(CG-67)不久也实弹射击。

对于中越4月撞船事件,美国国务院在4月6日发表声明,称“该起事件是中国长期以来维护其非法海权,侵害其位于南海的东南亚邻国的最新举措”,美国国防部也在4月9日表示对事件严重关注,指中方的行为“与美国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的目标形成强烈对比”。美国国务院4月18日进一步发布电子邮件声明,称“有报道指出,中国一再锁定其他声索国的外海油气探勘活动予以挑衅,美方对此关切”。美方不承认南海是哪一个特定国家的领海,因而美军每个一段时间就会组织军事行动,彰显其自由航行权利。

2019年9月美国与东盟首度举行联合海上军演,图为该年9月2日时的泰国春武里府梭桃邑海军基地。(AP)

4月18日南海区域的卫星照片更显示,美军“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USS America LHA-6)周围,出现了至少8艘舰船,而根据中共海军稍早前的说法,辽宁舰航母编队共6艘军舰已经抵达南海海域进行战备训练,中美军舰疑似发生包围的局面。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在功能上几乎等同于一艘航母。

中国大陆的动作

中共官媒“新华社”于3月20日宣布中国科学院岛礁综合研究中心(简称“岛礁中心”)永暑站、渚碧站正式启用,两站均设有生态、地质、环境等多个功能实验室。岛礁中心是由中国科学院南海生态环境工程创新研究院(筹)负责运维管理,面向院内外科研团队提供保障服务,服务于中国及南海周边国家,推动“海洋命运共同体”建设。

就在启用岛屿中心不久,4月2日越南渔船QNg 90617 TS号和8名渔民在西沙群岛(越方称黄沙群岛)与两艘中国海警船发生碰撞并沉没,引发两国外交关系紧张,而随后的4月18日,中国大陆民政部宣布批准在位于南海海域的三沙市设立西沙区和南沙区。

4月18日,中国大陆民政部宣布成立海南省三沙市南沙区,驻在永暑礁上,同地也设立了岛礁中心永暑站。(南海研究论坛供图)

仅隔一日,中国大陆民政部于4月19日更公布新一批南海岛礁及海底地物的命名,这是继1983年“中国地名委员会”公布“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后的最新一次,其中岛礁25座、海底地物55个,岛礁分布于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而海地地物则几乎由越南外海北部延伸至南部,形成包围之势。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重申越方强烈反对“所谓的三沙市”的成立及相关活动。

寻求新共识 势必更加棘手

为何会有那么多龃龉甚至是冲突?一个关键在于南海各方并未达成一致的行为规范,从2002年中共与东盟各国外长在东盟金边峰会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至今已18年,但该宣言并不具备强制力,没办法得到各方一致的遵守与互信,特别是对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适用,以及宣言强调的“自我克制”,“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都遭到各方很大程度的破坏,如今南海区域内遍地皆是人工岛礁。

2017年11月13日,东盟(ASEAN)和中共领导人在第31届东盟马尼拉峰会宣布,启动《南海行为准则》(COC)之文本内容磋商,到了2018年李克强出席新加坡举办的东盟峰会时,再度强调中方希望能在3年内协商完成。到了2019年7月31日,中共外长王毅表示,中国和东盟已提前完成《南海行为准则》单一文本磋商草案的第一轮审读,东盟也发布声明表示“乐见”;2019年东盟曼谷峰会时,李克强也再发声明表示:“我们愿意与东盟合作,按照设定的3年时间表,以已达成的共识为基础,共同维系南海长期的和平与稳定”。

中共总理李克强多次表示希望能在2021年完成签署《南海行为准则》,其2019年11月4日在泰国曼谷出席第22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时表示,中国和东盟已完成《南海行为准则》单一文本磋商草案的第一轮审读,这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新华社)

目前距离原订完成《南海行为准则》的期限,只剩不到20个月,但南海问题却再度复杂化,也让该谈判能否完成充满变数。从整个区域来说,近年来各方不遗余力在南海填海造陆,以及美军“自由航行”与实弹演习频频,都让未来南海地区寻求和平的新共识更加棘手。

2019年北京香山论坛上,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就曾表示,随着美中两个大国愈来愈疏远,所有国家就愈来愈难保持中立的原则立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更在2019年5月31日香格里拉对话中提醒,中美两国如何处理彼此的紧张关系和摩擦将决定整个国际环境的未来走向,两国如果持续紧张将为全球带来巨大破坏。

而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蒂尔(Tun Mahathir bin Mohamad)更曾以“萨拉热窝”为喻,称大国军舰在南海航行可能引发大型事故,甚至可能引发不必要的冲突。放眼南海诸国的摩擦,背后实不无中美博弈的影子,若不慎引爆“火药库”,后果不堪设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