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德国印度拉响对华警报 谁是疫情下的抢劫者

撰写:
撰写:

随着新冠疫情在4月中下旬的加剧,从欧洲、美国乃至印度、东南亚的很多企业都在遭遇现金流及公司业务的负面影响。

当相关企业急于需要得到外部资金的援助时,西方观察家也开始津津乐道于“中国资本抄底”之类的言论,随着某些国家也开始采取相关的贸易壁垒手段,一时间,似乎中国资本真的浸润了疫情下的诸国一样。问题也随之而来,中国资本真的会趁疫情“抄底”,甚至“抢劫”各国资产吗?

来自西方的超现实忧虑

4月17日,印度工业与内部贸易促进部(DPIIT)率先发布新规,要求“所有邻国”对印投资必须经过新德里审批,变更现有外国投资的印度企业所有权也需要获得政府批准。

+3
+2

由于印度的陆上邻国中,只有中国在印度的经济生活中占据突出地位;在印度30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中,至少有18家有中国投资背景,一种民族工业可能为中国攫取的风险就吸引了印度各界人士,该国各大主流媒体也第一时间认为此举实为“给中国投资设置壁垒”。对此,中国大使馆已在20日表示了不满。

印度此举并非孤立行为,远在欧洲,德国也已在4月上旬对“外国兼并德国企业”做出了某种近乎于应激性的回应。当时,德国联邦内阁一度召开会议,商讨修订德国对外经济法的相关条款,以“更好地保护德国具有战略意义的企业不会轻易被外国兼并”。

与此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最信任的幕僚,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也在该国总额6,000亿欧元(约合6,503亿美元)的的新冠救助计划中专门拿出一项1,000亿欧元(约合1,084亿美元)的收购计划,以期在必要时扶持“对国计民生意义重大的德国企业”。德国媒体还积极造势,认为德国汽车业的翘楚,戴姆勒公司或有可能被两家中国企业收购。

对观察家们来说,德国早在2018年12月后就禁止外资介入汽车等关键领域,这意味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企业都不可能从德方的命脉行业中取得更多份额。(路透社)

无独有偶,到4月中旬,现任欧盟秘书长,前任德国防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亲自提拔的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也表示,欧洲国家应通过购买企业股份来化解中国收购的“威胁”。考虑到维斯塔格曾在2019年2月以“反垄断”为由,否决了德国西门子(Siemens)公司和法国阿尔斯通(Alstom)公司合并列车业务的计划,这种“此一时、彼一时”的态度变迁是令人哑然的。

一时间,从印度到德意志,西方世界似乎营造出了一种中国资本即将大举前来抄底的气氛,即便这种气氛可能只是一种近乎于“狼来了”的呼声。因为在本次风潮中试图“设置壁垒”的德国也不会出售其汽车、航空、机械等命脉行业。

相对于早就开放市场,欢迎中国资本的法国、意大利等国,德国不仅在钢铁铜铝、化工、机械、汽车、光学、医疗器械、绿色科技、国防、航空航天和3D打印等项目上有针对地“扶持重点工业领域”,还从2018年12月开始审查外资收购德国企业状况。这使得外资尤其是中国资本“抄底德国企业”并不现实。

事实上,在从欧洲到印度的一系列“设置投资壁垒”的似是而非的呼声中,可能只有印度的忧虑是客观存在的。新德里发现,随着中国资本、企业大举进入印度,同时在印度建立以中国企业为主导的产业链,这将让印度的民族企业扮演为中国产业链供货的角色,并被困在中国产业链的中下游位置。但这较之中国与欧洲以及德国之间的局面,就已是另一个问题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默克尔治下的德国其实不允许任何国家来“抄底”其产业,中国对此也是有所耳闻的。(路透社)

抄底给中国带来的教训

进入21世纪以来,来自西方世界的压力和阻力已经让多次碰壁的北京记取了足够的教训。西方的“优质”资产以及渠道固然诱人,但欧美等西方国家并不会将资源拱手让人。

譬如在中国海洋石油公司于2005年出价185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九大石油公司尤尼科(Unocal)一案中,在美方的政治压力之下,尤尼科便拒绝中方的高价收购,转而接受美国雪佛龙(Chevron)公司170亿美元的收购竞价。

更糟的是,中国取得的资源也有可能在嗣后变成不良资产。类似的案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已不胜枚举。

如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公司)在2007年5月曾斥资30亿美元和56亿美元购买美国黑石集团10%的股票和摩根士丹利公司的债券,并在次年的金融危机期间分别亏损25亿美元和30亿美元。

此外,中国企业还发现收购西方企业与工厂付出的成本与回报并不般配。如中国TCL公司在2004年收购法国汤姆逊(Thomson)公司电视业务后,就发现欧洲的运营成本、工资成本过高,合并后的新公司也在2007年倒闭。

很显然,中国企业已经在海外“抄底”的尝试中积累了足够的失败经验,当本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干扰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时,伴随着全球经济有可能遭遇类似金融危机式的系统性错位,这使得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有过失败“抄底”经验的中国更不会冒着被视为“抢劫者”的代价贸然出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