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议世厅:起诉中国——老对手的新交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中美围绕病毒源头进行过数轮交锋,一开始,特朗普(Donald Trump)蓬佩奥(Mike Pompeo)等美国政要言必称武汉病毒、中国病毒,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曾抛出过美军病毒说。中国提出交涉后,特朗普曾公开称自己将不再说“中国病毒”,不会继续在这个事情上大做文章。

在不少专业人士看来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而是自然产生,病毒来源于哪里并不清楚,有待进一步科学论证,因此中国病毒源头论完全站不住脚。但近来美国媒体引述美国官方的消息源大量报道武汉病毒实验室相关文章,一些智库学者议员更以中国病毒源头为依据向中国索赔。

蓬佩奥是制造中国病毒说、中国隐瞒疫情说的源头。(AP)

起诉中国事件

今年3月,美国的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内华达和加利福尼亚州发起了至少4份针对中国的起诉。其中一份甚至提出“生化武器”的说法,控告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军方。3月19日,蓬佩奥表示,目前先全力以赴遏制中国病毒蔓延,将来一定要查清此次疫情的来龙去脉,而且美国有权要求中国索赔。3月24日,美国印第安纳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等议员提出跨党派议案,要求中国政府对早期掩盖中国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行为负责,并为给美国和美国人造成巨大的经济和健康损失,支付巨额赔偿。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在3月24日同天引入法案。

4月15日彭佩奥在福克斯新闻频道上说,美国确定新冠病毒源自中国,“我们知道武汉有个病毒研究所……有很多事情有待查明。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弄清真相。”4月16日,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以及共和党籍众议员丹·克伦肖(Dan Crenshaw)发起草案,称中国应该为美国爆发疫情而负责,还说美国公民可以把中国政府告上美国联邦法院,想让中国政府为美国人的死伤以及美国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

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近日刊文提出是不是应该“要求中国为新冠肺炎疫情给各国造成的损失买单”的问题。蓬佩奥在接受《图片报》在线采访时,再次强调了中国在这场全球疫情中的“肇始”责任不可推卸,“必须在全球层面进行讨论”。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日前对媒体表示,“到目前为止,有关病毒的起源问题仍然没有定论,尽管证据的权重似乎表明是源自自然。但是我们不确定。”美国国防部长艾斯珀(Mark Esper)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大多数的看法是,病毒是自然产生的。但他说,需要对此进行更多的调查。

4月5日,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Jackson Society)发表了一份题为《冠状病毒赔偿?评估中国的潜在罪责以及法律回应途径》的研究报告。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师协会(AIBA)近日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就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损失做出赔偿。澳大利亚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提出让中国“割地赔偿”,提议收回达尔文港和中国公司租用的土地作为赔偿,“无论是过失还是故意的,中方做错了事”。

调查中国、起诉中国、索赔,成为由病毒源头争论发酵而来的最新话题。一些媒体认为中国的对外关系不会恢复如常、中国面临严重的全球脱钩危机,一些声音指出中国对国际追责索赔的辩解看起来很绝望,还有的媒体已在讨论美国政府会不会向中国提出索赔将事情闹大。

从声音的密集程度来看,指责中国的声浪确实很大,各方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但是这些声音也经不起推敲:为什么针对中国的声浪突然变大了,到底是什么人和组织在问责中国?

特朗普在中国病毒一说上多次改口。(AP)

新见解背后的老偏见

从官方层面看,除了美国官员言必称中国病毒、武汉实验室,其他各国官员都没有这样的定性言论。

从智库看,主张索赔的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是位于伦敦的保守派智库,在日本收购之前该协会的官方网站鲜有涉华内容。但在日本收购之后,这家智库不仅在网站上开辟“中国”专栏,推介与中国有关的研讨会、论坛等,而且持续散布反华言论。此次该智库的言论本身和其过去数年反华言论一致。

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曾多次发表西藏人权、西藏独立调查报告,反华立场常态化,有冷战斗士之称。印度律师协会是总部位在英国伦敦的非政府组织,而非印度律协官方机构印度国家律师协会。

美国安全政策网站“War on rocks”发表题为《中国要为Covid-19承担法律责任 赔偿要求可能高至万亿》的文章,该文出自哈佛大学的国际法专家克拉斯卡(James Kraska)之手,他是美国海军战争研究所斯托克顿国际法中心主席,同时也是国际海事法教授。

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于3月17日对中国政府发起诉讼。克莱曼是“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创办人,后两者都是保守派组织,克莱曼本人也是知名的保守派律师社会活动家。

从议员看,美国印第安纳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吉姆·班克斯长期关注涉华议题。1月2日他曾在推特(Twitter)上转发中国打压异见人士的新闻报道。2019年12月20日他致函众议院行政委员主席佐伊·洛夫格兰(Zoe Lofgren)说,中国国有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已成功地向美国新闻媒体和美国的执政立法机关注入了中共的宣传,淡化了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班克斯去年9月曾要求国会行政管理部门禁止《中国日报》进入美国国会。

美国参议员科顿曾得到保守俱乐部PAC、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的支持。他2019年曾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政治行动委员会(超级PAC)是支持候选人的私人政治组织,最大的“特权”是有“花钱无上限,抹黑无底线”的自由。卢比奥为美国参议院中的对华强硬派的代表人物,在其任期内大力推行《新疆人权政策法案》及《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在4月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籍众议员丹·克伦肖共同推出议案之前,2月份,科顿就曾说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是武汉实验室的生化泄露。

澳大利亚克里斯滕森是知名的保守派政治人物。

从媒体看,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并不受有高等教育背景民众欢迎。该报喜欢用挑衅和简单化、佐证偏见的手法报道评论时事。批评者则指责该报耸动的标题,缺乏可信度和客观性。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发表文章说,虽然世界卫生组织(WHO)投靠了中国,但国际社会可以让中国付出法律和政治的代价。而《国家评论》是美国知名的保守派杂志,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曾经为《国家评论》撰稿。早在2011年《国家评论》就曾发文称“不要对中国存在错觉”,今年3月《国家评论》刊文“别让中共利用冠状病毒取得优势”。

中国在全球医疗物资的供应上不可或缺,中国的影响力不因美国的言论而改变。图为口罩等医疗物资供不应求,一些国家的民众只能用塑料袋遮掩口鼻。(路透社)

深究那些要求向中国索赔的主体,不难发现,调查中国、起诉中国、向中国索赔的智库大多是传统反华智库,议员大多是传统反华议员或保守派议员,媒体也是不入流媒体或反华媒体。这些机构和个人对华立场早已固化。

不是他们对新冠病毒的见解高超,他们认定中国是病毒源头,是其传统立场的现时表达。同时在起诉中国问题上,一些保守派组织和个人也有博出位的现实考量。

这一波对华舆论攻击看似凶猛,实际并没有什么新意。只要有围绕中国的话题,这些组织和个人就会发出不利于中国的声音。伴随着中国发展,这样的反对声音一直存在,未来也会一直持续。中国的舆论环境不会因为这些现象而变坏,中国也不会因这些而面临压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